头条新闻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背后:不良贷款“双升”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背后:不良贷款“双升”

去年12月,威海农商行就曾因存贷款增长乏力、不良率高企并超过监管要求、身陷东北特钢债券违约事件等,被中诚信国际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威海农商行为何经营状况迟迟未改善?这一轮农商行“降级潮”背后的症结是什么?[详情]

国际金融报|2018年07月29日  21:12
批量甩卖股权 村镇银行从“破局者”到进退两难
批量甩卖股权 村镇银行从“破局者”到进退两难

村镇银行的“打包出售潮”引起了业内的广泛讨论:管理难、发展难、盈利难似乎成为村镇银行的标签,也被看成是村镇银行成长过程中翻不过去的“高山”。[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2018年07月29日  14:35
农商行“困局”求解 不良激增资本待补
农商行“困局”求解 不良激增资本待补

近期,除大连农商行外,还有3家农商行不良激增,5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农商行经营情况备受关注。多数受访人士认为,目前看农商行不良贷款暴露或将持续,但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详情]

中国经营报|2018年07月28日  06:42
降级潮来袭银行未幸免:农商行成重灾区今年已有6家
降级潮来袭银行未幸免:农商行成重灾区今年已有6家

临近7月末,企业定期跟踪评级结果披露的高峰期已进入尾声。梳理最新评级结果发现,今年银行类机构信用等级仍以持稳或上调居多,但也出现了部分下调案例,这在往年极为少见,进一步看,遭到降级的银行尤以农商行为主。[详情]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2018年07月27日  03:25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净利润降37% 不良贷款倍增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净利润降37% 不良贷款倍增

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该行发行的一期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理由是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07月27日  01:57
青岛农商行支行强制职工买自建房 翻番后要求原价退
青岛农商行支行强制职工买自建房 翻番后要求原价退

房子不好卖的时候强制要求职工“内部消化”,等到未交付的房子涨价了,又反悔找职工“谈话”,要求其退房。近日,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胶州支行职工李先生向半岛网反映,当初交了13万元认购款购买了均价5000元左右的商品房,现在均价涨到了12500元/米,销售完毕的200套房源如今却要求购房者全部原价退房。[详情]

澎湃新闻|2018年07月26日  18:19
农商行屡亮红灯:IPO应阶段性搁置 不良率仍是焦点
农商行屡亮红灯:IPO应阶段性搁置 不良率仍是焦点

在经历一年的平淡期后,各地农商行又开启IPO的大门,但却并没有收获两年前的光景,2018年7月以来,已有两家计划IPO的农商行都被临门叫停,而不良贷款率激增也成为农商行必须面对的问题。[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2018年07月26日  00:30
农商行频亮红灯:不良率飙升 信用风险或进一步暴露
农商行频亮红灯:不良率飙升 信用风险或进一步暴露

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7月,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信用等级被调降的背后则是诸多农商行不良率“节节升高”的态势。[详情]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2018年07月25日  02:04

农商行?;?/h2>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增至5.83% 评级展望被下调为负面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增至5.83% 评级展望被下调为负面

近日,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简称中诚信评级)对景德镇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末的4%上升至今年6月末的5.83%。[详情]

证券时报|2018年07月30日  01:20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背后:不良贷款“双升”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背后:不良贷款“双升”

7月25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理由是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详情]

国际金融报|2018年07月29日  21:12
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未达标
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未达标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此外,拨备水平不足,对其资本造成一定消耗,且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对其资本消耗将加快,核心资本面临补充压力。[详情]

蓝鲸财经|2018年07月26日  16:02
山西侯马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仅1.98% 不良连续2年超26%
山西侯马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仅1.98% 不良连续2年超26%

近日,山西侯马农商行披露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且拨备覆盖率仅33.5%。[详情]

蓝鲸财经|2018年07月26日  17:57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降四成 此前不良率飙升至近20%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降四成 此前不良率飙升至近20%

贵阳农商行发布半年报,今年上半年,贵阳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0.5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2.47%;实现净利润1.65亿元,下降40.90%。此前该行因不良率飙升至近20%而备受关注。[详情]

新京报|2018年07月25日  15:07
乌当农商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负 减值损失大增近3倍
乌当农商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负 减值损失大增近3倍

7月23日,贵州乌当农村商业银行(下称“乌当农商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银行合并口径资本充足率为1.4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详情]

澎湃新闻|2018年07月23日  23:06
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26% 区域不景气造成资产质量速降
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26% 区域不景气造成资产质量速降

山西侯马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率高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资产质量堪忧。[详情]

新浪银行综合|2018年07月22日  13:09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飙升超20% 多位股东被列为失信人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飙升超20% 多位股东被列为失信人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达到了20.74%,拨备覆盖率仅43.4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均不符合当前监管要求。与此同时,该行多位企业法人股东被列为失信企业。[详情]

国际金融报|2018年07月17日  22:39
茅台农商行以IPO之名融资 真出内鬼还是另有隐情?
茅台农商行以IPO之名融资 真出内鬼还是另有隐情?

日前,一份以贵州仁怀茅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农商行”)IPO为名义融资的文件流传于网络,融资主角为茅台农商行监事。[详情]

投资者报|2018年07月16日  07:40
山东邹平农商行信用等级遭下调:去年净利润猛降九成
山东邹平农商行信用等级遭下调:去年净利润猛降九成

7月9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发布对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邹平农商行)及存续期内相关债项跟踪评级。评级报告将邹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17邹平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至A。[详情]

每日经济新闻|2018年07月12日  00:28
继青岛农商行后 瑞丰农商行IPO上会审核也被取消
继青岛农商行后 瑞丰农商行IPO上会审核也被取消

7月9日,证监会公告显示,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详情]

国际金融报|2018年07月11日  07:52
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规模飙升4.7倍 核心资本为负
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规模飙升4.7倍 核心资本为负

银行业最为引人瞩目的消息莫过于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19.54%,在银行股行情低迷的情况下,这引发了不少投资者对银行资产质量的担忧。[详情]

券商中国|2018年07月04日  07:26
寿光农商行年报被出具非标 账面赚6千万实际亏6.8亿
寿光农商行年报被出具非标 账面赚6千万实际亏6.8亿

近日,山东寿光农商行发布了2017年年报。审计机构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在其年报中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2017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元。[详情]

每日经济新闻|2018年07月08日  18:30
厦门农商行一年内股权倒手千次 营收净利双降挑战IPO
厦门农商行一年内股权倒手千次 营收净利双降挑战IPO

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2.42%、1.08%。此外,由于自然人股东人数太多,股权较为分散,股权变动成为该行的“家常便饭”[详情]

投资时报|2018年07月06日  17:51
亳州药都农商行IPO之路:急需补充资本金
亳州药都农商行IPO之路:急需补充资本金

截至2017年9月30日、2016年底、2015年底、2014年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1%、1.16%、0.79%、0.61%。另外,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的下滑幅度亦略快于上市农商行[详情]

投资时报|2018年07月04日  11:14
海安农商行冲A股 股权质押率偏高不良贷款连年攀升
海安农商行冲A股 股权质押率偏高不良贷款连年攀升

6月8日,江苏海安农商行预先披露了A股IPO招股书,拟在上交所上市。招股书显示,该行本次拟发行不超过3.28亿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以提高本行资本充足水平,增强综合竞争力[详情]

时代周报|2018年06月19日  04:43
大丰农商行11.7亿贷向关联企业 IPO前核销不良逾7亿
大丰农商行11.7亿贷向关联企业 IPO前核销不良逾7亿

报告期内,大丰农商行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66亿元、10.10亿元和9.78亿元,呈现出波动上升的态势;当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3.64亿元和4.31亿元,也呈现出稳步上升的态势。财报显示,利息净收入是大丰农商行利润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分别为7.62亿元、8.73亿元和9.85亿元。[详情]

新浪银行综合|2018年06月07日  00:12
马鞍山农商行冲刺IPO 资本充足率下滑贷款不良率高企
马鞍山农商行冲刺IPO 资本充足率下滑贷款不良率高企

近日,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公布了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该行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5亿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详情]

时代周报|2018年05月22日  04:47

相关评论

莫开伟:农商行如何才能修成经营正果
莫开伟:农商行如何才能修成经营正果

农商行近来却传出了一些令人忧虑的信息:贵州贵阳农商行和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大幅上升,经营情况不容乐观;此外,还有更让人失落的是山东青岛农商行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在IPO上会的前一夜被证监会取消审核,令人深感蹊跷。[详情]

新浪财经|2018年07月13日  12:11
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专家称行业整体风险可控
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专家称行业整体风险可控

除了不良贷款率高企,今年以来,至少有5家农商行被第三方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等级。深耕地方经济成为影响农商行发展的双刃剑:一方面扎根本地网点深度下沉可分享地方经济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农商行业务单一、风险承受能力差的弊端。[详情]

投资者报|2018年07月23日  12:08
村镇银行大败局
村镇银行大败局

村镇银行所面临的发展困境与后来的社区银行、民营银行有着本质的相似。它们大都没能凭借政策给予的先发优势和资本开放的红利走出一条可持续的商业化路径,没能冲破物理网点少和品牌优势弱的局限。[详情]

新浪财经|2018年07月16日  12:39
农商行存量风险上浮 专家称整体风险仍然可控
农商行存量风险上浮 专家称整体风险仍然可控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暴露出来的个别农商行资产质量恶化属于极端案例,并不代表整个农商行群体。整体来看,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风险可控。[详情]

新浪银行综合|2018年07月20日  00:19
华而诚:农商行不良上升是个案 不足以引发系统性风险
华而诚:农商行不良上升是个案 不足以引发系统性风险

目前来看,不良率的上升,应该还是短期波动,不会上升为系统性的问题,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的下降也是某一家银行或某一类银行所面临的局部考验。之所以这样判断,原因是从实际来看,中国银行业的不良率长期维持在1%~2%这个区间,不是很高。[详情]

每日经济新闻|2018年07月19日  23:11
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19.54% 专家:该行属极端案例
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19.54% 专家:该行属极端案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整个我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上来说是良好的,贵阳农商行属于极端案例。[详情]

中国网|2018年07月04日  13:35

最新新闻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跃升至27.2%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跃升至27.2%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持续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大幅跃升至27.2%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20.07个百分点至27.2%,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 “昨日傅粉何郎,今朝疤脸汉子?!币欢绕奈钤镜呐┥绦腥禾?,正在亮出它的真正面孔。 “农商行就是由过去的农信社改制而来,如果靠天吃饭的根本业务思路不改变,作为银行生态链上最底端的节点,生存状态和它前身的农信社并无二致?!币晃灰幸底噬钊耸咳涨岸浴锻蹲适北ā诽孤势兰?。 早在农信社和城信社脱衣换袍纷纷改制为农商行和城商行时,该人士就对上述两类银行未来的风险持谨慎态度。事实证明,所有的担心正在兑现。 经过2017年至今一波不良贷款的强制暴露和消化后,大中型银行资产质量正在企稳,但不少地方性银行走向了反面?!吧桃狄姓寰纯鱿蚝?,但受经营区域集中、风险管理水平偏弱等因素影响,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压力?!逼兰痘苟浇鸪显谝环萜兰侗ǜ嬷腥缡欠治?。 这当然还是较为“含蓄”的说法。真相是:在地方性银行中,没有实现跨区经营且本地区风险敞口偏大的银行,资产质量正在持续恶化,而农商行是其中主流。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六家银行的信用等级遭到调降,其中五家,为农商行。 地域经济恶化以及监管压力升级,成为这类银行头上“两座大山”。近期,山东邹平农商行即因不良率飙升而被下调评级,亦由此成为农商行坏账风暴中的某种典型。 在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推出的“农商行不良风险榜”中,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为8.7%,在纳入统计的117家农商行中高居第二位,较2016年末提高6.4个百分点。 另据东方金诚发布的评级报告,该行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 邹平,隶属山东滨州市,东接淄博,西邻济南。因当地拥有以铝为主重化工业,经济相对发达,以GDP计甚至超越济南、青岛部分区县。在2017年发布的“中国县域经济50强”中邹平排名第38位。而这个常住人口为80.7万人的地区亦曾被评为“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 然而,恰是以此地作大本营的山东邹平农商行,其主体信用及2017年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因风险过大均被调低,其中主体信用等级调降至A+,评级展望至负面,2017年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调降至A。同时据记者了解,东方金诚早在半年前就将该行纳入观察名单。 地域风险传导压力 在跨区经营还未受到严格限制之前,早期改制完成的地方性银行纷纷跨区开设分支机构?!爸凶室芯J缴喜畋鸩淮?,主要靠做大规模、赚取息差??缜亲龃蠊婺1冉现苯拥氖侄?,而且从风险角度讲,地域过于集中的话风险也大?!庇幸的谌耸恐毖?。 农商行中却几乎少有跨区经营者,而且即便在当地也基本不占优势?!耙话闱榭鱿屡┥绦卸际羌衤?,大中型银行挑选相对大型优质的客户,城商行客户次之,农商行客户则再次之?!币的谌耸勘硎?,一旦当地经济形势恶化,农商行受到的冲击最大。 邹平农商行就是如此。据了解,邹平县传统产业占比较高,近年来钢铁、焦化等重工业结构弊端逐步显现。而随着国内产业升级、环保整治等政策的深入推进,邹平县工业企业经营压力进一步上升。2017年以来,邹平县域内的齐星集团、西王集团、魏桥创业集团等行业龙头企业连续曝出负面事件,其中齐星集团更出现70亿元债务?;?,并将该公司最大债权人西王集团拖入泥潭,至今年6月26日由邹平国资系统出资61.6亿元入主齐星集团,上述连环警报方告解除。 “跟踪期内,受产业结构调整、环保整治等政策推进影响,邹平县工业企业经营压力上升,区域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区域企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并逐步向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传导。作为地方农村金融机构,该行信贷投放主要集中在区域内中小微企业,面临的信用风险较大?!倍浇鸪戏矫娉?。 从邹平农商行贷款结构看,邹平农商行贷款投放集中于制造业,行业集中度较高,且该行大额贷款占比较高,风险不易分散。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制造业贷款主要分布在金属制品、纺织、农副食品加工等细分行业,基本与区域产业结构吻合。2017年末,该行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和农林牧渔业贷款余额占对公贷款(含个人经营性贷款)的比重分别为64.74%、15.14%和11.74%,其中制造业贷款占比近年来均超过60%。 区域风险直接导致邹平农商行资产质量明显恶化。 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20.07个百分点至27.2%,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而拨备覆盖率却下降至59.28%,2017年拨备消耗巨大。这些指标都已严重偏离监管要求。 强监管带来压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除了地域风险,近年强监管带来的压力也让地方性银行难以招架,尤其是资管新规的落地,影响更是强烈。 相对于大中型银行,地方银行揽存难度大、成本高,而保本理财就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手段。以邹平农商行为例,2017年该行营销力度加大,对公保本理财产品发行增加,对公存款保持了较快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对公存款余额同比增长13.85%至61.58亿元,增速同比上升6.51个百分点;其中保本理财余额同比增加3.32亿元至18.72亿元,占对公存款的比重为30.4%。 不过,随着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出台,邹平农商行通过保本理财吸收对公存款的模式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而过渡期内结构调整势必冲击其对公存款业务。 但目前看来,储蓄存款不仅难以弥补冲击,反而同样遭受资管新规影响。东方金诚分析认为,由于存款产品较为单一,且银行业金融机构竞争较为激烈,邹平农商行储蓄存款余额增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截至2017年末,该行储蓄存款余额为94.07亿元,同比增长4.14%,增速同比下降6.99个百分点,其中定期和活期存款占比分别为77.28%和18.71%。此外,重要揽存手段之一的结构性存款在资管新规影响下,也面临着调整压力。 存款难收、贷款风险难控,这都预示着未来邹平农商行还将走过一段艰难历程。 “如果农商行不真正做特色、不真正进行金融创新,传统经营思路下还会进入死胡同?!鼻笆鲆幸等耸砍?。[详情]

投资时报 | 2018年08月07日 11:19
47家农商行不良率攀升 山东广饶农商行高居榜首
投资时报 | 2018年08月07日 11:18
威海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不良率突破4% 踩雷东北特钢
新浪财经综合 | 2018年08月07日 07:30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率高达8.37% 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率高达8.37% 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主体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每经记者 王小璟    每经编辑 姚祥云     又一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亮起红灯。 近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2018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此外,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贷款质量仍存下行压力 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发布《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寿光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将该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新世纪评级表示,评级结果反映了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在当地政府支持、区域市场竞争力及资金来源稳定性等方面所继续保持的优势,同时也反映了该行在区域和客户集中度、拨备计提、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及风险管理等方面面临的压力与风险增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寿光农商行2018年以来,资产质量继续下滑,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8.37%。 评级报告显示,针对不良贷款规模大幅上升,寿光农商行成立不良资产经营中心,推动不良贷款的集中管理。同时,该行借助市联社搭建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通过自身核销、打包处置和土地置换等多种手段,加大了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跟踪期内,该行与当地政府积极沟通,研究多种处置方案。 2018年上半年,寿光农商行核销不良资产2.06亿元、抵债资产0.71亿元,无不良贷款转让。但2018年以来,该行资产质量依然继续下滑。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亿元,不良贷款率更是高达8.37%。 此外,寿光农商行较大规模的关注类贷款使得该行资产质量仍存在下行压力。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余额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47.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27.54%。 逾期贷款方面,截至2018年3月末,寿光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31.79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12.45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重为87.02%。通过现金清收、转贷盘活等手段,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为27.68亿元,较2018年3月末有所减少,但仍面临下行压力。 今年盈利面临很大挑战 资产质量的继续下行,大额核销和拨备计提压力对寿光农商行的利润形成侵蚀。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寿光农商行合并口径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和2.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和0.6亿元。 寿光农商行2017年报因未按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而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若足额计提,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已经降至100.84%。新世纪评级指出,该行2018年仍存在很大拨备计提压力。 另外,寿光农商行2017年净息差与2015年相比,明显收窄。新世纪评级分析称,寿光农商行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利息净收入,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较低,投资收益对该行盈利形成重要补充。其中利息收入以贷款利息收入为主,2017年,合并口径贷款利息收入占比为63.36%。该行贷款定价水平相对较高,但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该行信贷投放速度明显放缓,且资金业务投放增加,叠加利率市场化政策,使得其净息差明显收窄,2015年~2017年净息差分别为3.58%、2.36%和2.49%。 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资本充足率方面,寿光农商行主要通过股东增资和内生资本转增方式来补充资本。此外,2015年6月该行发行了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资本实力得到增强。截至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母公司口径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2%和9.96%。 评级报告显示,2018年,寿光农商行启动增资事宜,预计增资5亿元,其中,2亿元增加股本,3亿元置换该行不良资产。目前,该行增资事宜已上报监管部门。 数据来源:评级报告邹利制图[详情]

每日经济新闻 | 2018年08月03日 02:14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 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 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去杠杆、非标回表、盈利下降令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资本金压力加剧,多家城商行陆续发行金融债券、优先股等补充资本。然而,近日南京银行持续一年的140亿元定增预案未获证监会通过,市场颇感意外。 7月31日,南京银行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快报。上半年年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19.62%,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60个百分点;上半年不良率0.86%,环比持平,但伴随贷款总额增长,分析师预计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将有所增加;公司拨备覆盖率463.01%,环比下降约2.45个百分点,仍维持高位。根据一季报,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09%,比2018年底的达标要求仅高约0.59个百分点。 “一直以来,南京银行的资本金压力较大,计划了很长时间的定增方案被否,各方人士都感到意外,但预计这与二级市场波动和监管罚单关系不大,后续是否会针对此事发布解释公告还要再观察?!蹦暇┮心诓咳耸慷缘谝徊凭钦弑硎?。 定增被否 日前,南京银行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未获得证监会核准通过。南京银行原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扣除发行费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发行对象包括紫金投资、南京高科、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均以现金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 第一财经记者随后询问南京银行内部人士、分析师,各方对此次定增被否颇感意外,尚不确定是因资本市场波动,还是因为监管收紧定增审批,抑或该行的定增计划存在瑕疵。 南京银行内部人士对记者回应称,是否之后会发布关于定增被否的原因和后续安排,还要看后续沟通。 也有市场人士猜测,此次定增方案被否可能与南京银行此前收到罚单有关。 今年1月29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镇江分行收到江苏银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镇江分行违规办理票据业务违反审慎经营原则的行为???230万元。当时,银监会依法查处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在1月底披露了相关细节,共计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罚没2.95亿元。被?;拱ㄉ苄艘?、南京银行镇江分行、厦门银行、河北银行、长城华西银行、湖南衡阳衡州农商行等。 有接近江苏银监局人士对媒体回应称,南京银行定增被否和此次行政处罚的必然关联不大。 此外,去年初,宁波银行、贵阳银行和南京银行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前两者被取消2017年度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资格,而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三个月。不过,各方都认为,此事与此次定增方案被否并无必然关联。 资本金压力 根据南京银行2018年半年度业绩快报,上半年该行年化加权平均ROE为19.62%,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60个百分点,维持较高增速。但另一方面,资本金的压力仍是该行以及诸多中小银行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广发证券认为,2017年,南京银行全年净资产收益率(ROE)约17%,如维持此ROE,按照30%的分红率,核心资本每年内生增长约12%。在外生规模增长受限的情况下,公司内生增长必要性提升,预计公司将更加注重风险资产投放效益。 此外,南京银行贷款投放力度加大,存款增速有所回升。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资产总额11936亿元,同比增长5.37%,其中贷款总额4361亿元,同比增长18.34%,公司信贷资产配置力度加大。负债端,存款余额7613亿元,同比增长5.69%,环比增长3.07%,存款增速有所回升。 总体而言,南京银行在不良贷款率方面的控制较好。此次半年度业绩快报也显示,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率0.86%,环比持平。相比较资产总额同是万亿级的城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盛京银行、上海银行、北京银行的不良率处于1%~1.5%的区间。但是,该行资本充足率三项并不理想,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8.09%,且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41%,资本充足率为12.79%,三项资本充足指标处于连年下滑状态。 此外,2017年年报显示,南京银行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下滑99.22%,年报说明称,这是由于报告期内存放同业款项等净增加额减少所致。 虽然定增方案被否,但在上周,南京银行成功发行了2018年第一期金融债券,共80亿元,分为三年期和五年期两个品种,三年期债券额度60亿元,票面利率4.28%,五年期债券20亿元,票面利率4.5%,评级为3A。募集资金用于增加中长期负债来源并支持新增中长期资产业务的开展。 城商行“资本困境” 近期除了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嘉兴银行等城商行都成功发行了金融债券,加强资本补充;此外,7月间,张家港银行25亿元可转债、贵阳银行50亿元优先股和宁波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获得批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需求较为迫切。 今年以来,银行表内非标监管穿透和表外非标回表带来资本压力。海通证券测算显示,假设2019年以14%的ROE和75%的利润留存比例,每年通过未分配利润可以使核心一级资本增长10.5%左右,在保持资本充足率不变的情况下,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率约在8.4%左右,低于2017年底的10.7%。只通过未分配利润来补充资本,难以支撑银行资产的扩张速度。 目前,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多样,用未分配利润补充资本,包括降低分红比例;控制成本项,如此前银监会下调了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要求,可以使银行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规模降低,相当于降低成本、释放利润,从而达到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效果;通过各项资本工具补充资本,具体而言,定增和可转债可用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永续债等可用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工具等可用来补充二级资本。[详情]

一财网 | 2018年08月02日 08:08
不良贷款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不良贷款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不良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记者 顾志娟 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对山东寿光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一季度末上升至7.94%。农商行近来被曝出不良率激增的浪潮,似乎仍在延续。随着评级机构近两个月陆续公布对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山东广饶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被曝不良率大增,部分银行增至10%甚至超过20%。农商行是否进入了风险暴露期? 新京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除了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这一直接原因外,区域经济发展、农商行客户结构、风控能力等,是不良资产暴露更深层的原因。 一季度农商行整体不良率升至3.26% 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近20%引发了对农商行不良暴露潮的关注。6月29日,中诚信国际一份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中诚信认为,该行不良率飙升的原因是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 贵州乌当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率由上年的2.02%猛增至14.96%。联合资信7月26日的评级报告指出,该行不良率大升同样源于2017年末一次性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入不良贷款。 河南修武农商行的不良率更高。据该行2018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2017年不良贷款率达20.74%,较上年上升16.24个百分点。 三家山东的农商行也暴露出问题。据东方金诚7月9日发布的评级报告,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末的2.43%激增至2017年末的9.28%。根据年报,广饶农商行的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2.47%上涨至2017年末的13.90%;寿光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升至4.22%,且因未足额计提相关减值准备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据大连农商行2017年年报,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末的2.91%增至2017年末的4.95%。联合资信7月23日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被列入关注类贷款科目。新京报记者计算发现,若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该行不良率或达12.93%。 山西侯马农商行的不良率之高震惊市场。据其6月18日公布的2017年年报,该行2017年不良率为26.28%,这还是在2016年末28.34%的基础上有所下降的结果。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近期多家农商行的不良率上升,直接原因是监管对不良贷款的统计口径进行调整。此前部分银行没有严格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现在将这部分全部纳入不良,导致短期内不良贷款快速增加。 据银监会数据,2017年农商行整体不良率一路上升,从一季度的2.55%增至四季度的3.16%。今年一季度,大型商业银行、股份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50%、1.70%,城商行不良率1.53%,农商行不良率升至3.26%。商业银行一季度整体不良率为1.75%,农商行不良率远高于行业整体水平。 农商行受制于地方经济 多位受访农商行人士提到了地方经济对农商行资产质量的直接影响:地方经济下行,企业还款能力下降,农商行贷款的区域集中度较高,导致不良率上升。 一位东北地区农商行的副行长直言,农商行属于中小金融机构,最容易受到外部经济环境影响,“其实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只不过体格弱的先倒”。 以邹平农商行为例,东方金诚报告指出,2017年邹平县地区生产总值较上年增长3.6%,增速同比下降2.9个百分点,增速分别低于山东省和全国平均水平3.8和3.3个百分点。该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纺织服装业产值下降14.8%、装备制造业产值下降21.6%,而这些产业恰恰是邹平农商行的贷款主要投向,且主要客户为中小微企业。 北京农商行一位支行行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农商行客户群体中小企业较多,对经济下行的敏感性更强,“不像四大行面对的都是大客户,可能对经济下行的康复性能力更强一些”。 “政策层面对于去杠杆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企业资金链越来越紧张,很多中小企业持续借新还旧,靠银行的资金来周转,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下,一旦企业周转不开,就形成银行的不良贷款。再加上农商行的贷款集中度高,容易引发不良风险?!鄙鲜霰本┡┥绦心持行谐に?。 广饶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分布在橡胶轮胎、化工、纺织、汽车配件等产业。东方金诚评级报告指出,由于轮胎行业产能过剩和环保政策限制,当地部分轮胎企业破产,并逐渐通过担保链条传导至整个行业和全县区域。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9亿元的第一大不良贷款客户,基本处于停产状态;部分关注类贷款客户也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 “农商行资产质量较大程度上受制于当地经济发展的情况,不良率激增的银行所在地区大多存在产能过剩、贷款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下降、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杠杆较高等问题,这些都直接影响到农商行的资产质量?!焙惴嵋醒芯吭貉芯吭毖钴潜硎?。 先天短板:风控、化解不良能力弱 重规模扩张速度,轻经营管理能力提升,是业内认为农商行普遍存在的问题。天津地区一位农商行副行长表示,农商行体量小,同时因为人员、技术、管理体制、业务结构等原因,本身风险管理能力相对较差,化解不良的能力也较弱。 贵阳农商行就被中诚信指出,存在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农商行由原来的农信社改制而来。一位农商行支行行长表示,改制前农信社的不良资产包袱较重,改制中已经考虑过不良资产的处置,现在不良率方面出问题,不能简单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主要原因还是这些银行自身的管理问题,包括风险把控不到位、客户结构不合理等。 杨芮也表示,农商行此前发展模式比较“狂野”,存在信贷业务结构不合理、业务管理粗放、贷款集中度较高等问题,化解不良的能力有待提高,方式有待多样化。 “农商行的贷款企业可能存在一些互保行为,在区域内如果出现企业违约,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导致银行坏账升高。在不良贷款处置方面,农商行的手段较为单一,回收难度大,也较难覆盖不良贷款的损失?!彼漳鹑谘芯吭焊呒堆芯吭闭郧浔硎?。 专家称非全行业风险,区域特征明显 市场担心,近期出现的不良率上升的多个案例是否为农商行风险集中爆发的前兆?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表示,不良率的上升并非农商行全行业情况,仅部分地区面临风险压力。据其统计,65家有发行同业存单且已披露2017年财报的农商行,平均不良率2.57%。在31家不良率上升的银行中,仅3家银行不良率升幅超过3%。 肖斐斐认为,农商行风险暴露的区域特征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而非全面性的爆发。65家农商行分布的22个省市中,平均不良率前五为贵州、河南、辽宁、山东和吉林,北京、四川、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均在1.5%以下。 有监管部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北京地区农商行资产质量相对其他地区较好,包括村镇银行在内,今年以来整体不良在下降。上海农商行人士透露,该行今年以来的不良率有所降低,外部评级也有上升。 “逾期90天以上的全部纳入不良,是一个重要的直接导火索?!碧旖蚰撑┥绦懈毙谐け硎?,农商行一千多家,有一些不良管得不好的冒出来很正常。只有原本资产质量管理就存在问题的农商行才会暴露出来,原本资产质量较好的农商行,并不会受影响。 “不良统计趋严并不影响银行的实际风险,只是使得银行的不良情况更加真实地暴露出来?!惫医鹑谟敕⒄故笛槭腋敝魅卧毡硎?,这一变化影响的不仅是农商行,此前通过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计入不良的手段来有意隐藏不良的银行,都会受到影响。 杨芮预计,短期内农商行不良的暴露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资本的补充需求也会加大。长期看,随着农商行优化业务结构、客户结构,改善业务模式、管理模式,提高化解不良的能力,不良率整体偏高的问题会有所缓解。[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08月02日 08:03
区域风险加速暴露 两地区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证券时报 | 2018年08月02日 07:31
吉林蛟河农商行评级再被下调 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吉林蛟河农商行评级再被下调 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吉林蛟河农商行被连续下调信用等级,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来源:澎湃新闻 曾卷入邮储银行79亿票据案、“侨兴债”案的吉林蛟河农商行,半年内信用评级被第二次下调。 7月31日,一份由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新世纪评级”)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调整为A-,评级展望被调为负面;该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则由A-调整为BBB+。 今年2月,新世纪评级曾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评级展望和二级资本债券评级调整为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A-。在这次评级之前,吉林蛟河农商行已深陷两件大案。 1月27日,原银监会网站披露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邮储银行,1658.HK)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79亿元违规票据案件。作为违规购买理财的机构,吉林蛟河农商行被罚没7744万元,该银行董事长姚金明、行长钟原被取消2年高管任职资格,监事长于友焕被警告,资金运营官、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张金丛、杨子亭分别被禁止2年从事银行业工作。 在广发银行“侨兴债”违规担保案件中,吉林蛟河农商行作为出资机构被罚。罚单显示,该银行因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投资活动被罚200万元。 新世纪评级报告对上述两起案件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描述。2016年以来,蛟河农商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大幅上升,主要投资于信托产品、银行理财和资产管理计划或受益权等。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为41.54亿元,共有36.001亿元暂时无法收回。 具体来看,吉林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先后8次购买邮储银行武威支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合计30亿元,利率为5%左右,期限一年。该笔理财资金被邮储银行武威分行内部作案挪用,目前已全部逾期。截至评级报告出具日,吉林蛟河农商行已委托律师事务所通过通道方对邮储银行武威分行依法进行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目前该行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涉及“侨兴债”案方面,吉林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分两次购买陆家嘴国际信托发行的侨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侨兴集团”)应收账款债权信托受益权,合计6亿元,其中一笔为3亿元,已于2017年10月到期,侨兴集团未偿还全部本金和部分利息;另一笔为3亿元,将于2018年9月底到期。上述两笔投资均由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提供担保。不过,截至评级报告出具日,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以相关事件存在内部流程漏洞为由,拒绝按原合同履行代偿。吉林蛟河农商行已对相关单位提起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目前该银行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除此之外,由于受国家去产能、去库存以及环保政策影响,蛟河地区传统制造业企业、石材加工企业利润下降,部分小型石材加工企业由于环保不达标,停产整改环保存在的问题,严重影响到期贷款回收,蛟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和关注类贷款比例均大幅上升。 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吉林蛟河农商行并未对不良贷款进行核销。截至2017年末,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关注类贷款余额分别为1.10亿元和6.66亿元,分别较2016年末大幅上升45.79%和73.12%,贷款质量下降较为明显。 逾期贷款方面,蛟河农商银行逾期贷款总额上升较为明显,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良贷款自2016年末起维持在100%。同时,该银行逾期贷款以逾期90天以内贷款为主,信用风险仍将持续暴露,贷款质量向下迁徙的可能性较大。 新世纪评级表示,吉林蛟河农商行贷款质量下行压力较大,大额应收款项类投资利息未能收回,同业负债成本上行,且大额??钪С鲈ぜ平?019年上缴,将面临很大的扭亏压力。 截至2017年末,蛟河农商行资产总额为120.80亿元。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该银行净利润为-0.08亿元,不良贷款率3.19%,关注类贷款比例20.95%,拨备覆盖率180.73%。资本充足指标方面,该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0.1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5.12%。[详情]

澎湃新闻 | 2018年08月02日 07:11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本报记者 李玉敏 北京报道 导读 这样的一个资产置换像是“以物易物”的商业交换行为,把不良剥离给地方平台公司。地方农商行大股东是地方政府,这些平台公司也是地方政府的,说直白点就是“左口袋”换到“右口袋”。 又一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7月31日,上海新世纪评级将山东寿光农商行的评级由A+下调为A,主要原因是该行自2015年以来,资产质量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增幅较大。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 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0 亿元,不良率8.37%。关注类贷款余额为47.70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27.54%。 寿光农商行可谓是监管对不良认定要求更严格以后,不良贷款逐渐从“关注类”中浮出水面的典型。 2013年,该行的关注类贷款就高达50.16亿元,占比达到27.99%,此后的五年中,除了2016年大幅处置外,其他年度的关注类贷款占比一直处于20%以上高位(具体数据变化见图表)。 不过该行的不良贷款2013年仅认定了1.65亿元,不良率为0.92%(2014年至2017年不良率和不良贷款增减情况见图表)。 受不良贷款规模大,大额核销和计提拨备,该行的利润被大幅侵蚀。该行的2017年审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保留意见称,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度的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而寿光农商行的年报显示, 2017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拨备前利润6.66亿元,净利润0.66亿元。如果按照会计政策足额计提减值准备,该行的净利润将显示为亏损约7亿元。 12.93亿的不良资产置换 寿光市位于山东省潍坊市下辖的县级市。寿光农商行是一家资产规模约400亿的小型农商行,前身是 2005年11月成立的寿光农村合作银行。2008年8月,寿光开始组建农村商业银行,次年3月正式成立。 新世纪评级公布的最新评级报告显示,2015年以来,寿光地区部分产能过剩行业企业经营困难影响,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增幅较大。 2015年末,该行合并口径不良贷款余额为11.44亿元,同比增长339.46%,不良贷款率为 5.55%。此外,该行关注类贷款规模高达53.42亿元,占比为25.9%。其实早在两年前的2013年,寿光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就高达50.16亿元,占比为27.99%。不过当时该行的不良贷款仅为1.65亿元,不良率为0.92%。 随后的几年中,该行的不良可谓“有序”暴露中。 2016年不良大规模处置后,不良贷款余额为6.94亿元,不良率为3.62%。2017年不良贷款余额为8.33亿元,不良率为4.22%。 2017年监管对不良的认定要求更加严格,该行不良暴露也更加真实。截至2018年3月末, 该行逾期贷款余额31.79亿元, 较2017年末增加12.45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重为87.02%。通过现金清收、转贷盘活等手段,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为27.68亿元, 有所减少,但仍面临下行压力。 新世纪评级的报告也显示, 寿光农商行前五大行业贷款投向集中度较高,截至2018年6月末,占比为80.88%,前五大行业不良率分别为 11.94%、12.94%、0.88%、5.68%和 8.99%。 值得关注的是,不良的处置方式中有约13亿的资产置换或仅是“账面腾挪”。 寿光农商行表示, 2016年以来,依托市政府在不良贷款消化过程中给予的支持和市联社搭建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该行积极采取核销、土地置换和打包处置不良资产等方式来应对上升的信用风险管理压力。 具体做法是: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依据2015年12月寿光市政府市长办公会纪要及2016年7月寿光市政府会议的决定,该行分别与寿光市金海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寿光市金财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签订资产置换协议,以表内不良贷款换入采矿用地和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账面减少贷款12.93亿元,抵债资产增加12.93亿元。 同时,该行通过打包处置贷款2批次,涉及账面贷款余额减少8.45亿元,收到打包处置款2.46亿元,打包处置损失5.99亿元计入贷款损失准备,2016年末该行资产质量有所好转。 某股份制银行法律保全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样的一个资产置换像是“以物易物”的商业交换行为,把不良剥离给地方平台公司。不过平台公司没有给钱而是以采矿权和土地使用权等资产进行交换,这些资产在银行手里也难以处置。地方农商行大股东是地方政府,这些平台公司也是地方政府的,说直白点就是“左口袋”换到“右口袋”里。 拨备覆盖率多年不达标 随着不良的逐步暴露,寿光农商行的拨备计提压力凸显。 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寿光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和2.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和0.60亿元。2017年在拨备计提金额较低的情况下,该行继续实现较小盈利。 不过由于拨备覆盖率很低,该行如果拨备达标实际已经处于亏损水平。 2015年,寿光农商行合并口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8.71亿元。受此影响,该行拨备覆盖率快速下降,2015年末为128.02%,已经低于银监会150%的法定要求。 2016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5.06亿元,并通过资产处置、 转让以及以资抵债的方式处置不良贷款使得其不良贷款率及拨备覆盖率有所好转,拨备覆盖率回到158.23%。 2017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5.08亿元,但是由于不良大幅上升,拨备覆盖率又下降到100.84%,再次低于银监会150%的法定要求。 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给寿光农商行2017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主要原因是该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净值将因贷款损失准备而减少4.33亿元、抵债资产因抵债资产减值准备而减少3.21亿元,2017年度的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今年以来,该行的拨备情况进一步恶化。 根据2018 年一季度寿光农商行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截至 2018年3月末,该行资产总额404.23亿元,股东权益41.63亿元,存款总额为343.68 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0.6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3%,拨备覆盖率下降到53.99%。 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抵债资产总额14.47亿元(包括2016年换入的 12.93亿元和2017年换入的1.55),部分需2年内摊销完毕,部分需5年内摊销完毕。2016-2017年,该行计提总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3亿元和2.26亿元,2017年末尚有3.21亿元缺口。 拨备计提压力很大,寿光农商行表示正积极与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协商,一方面,拉长抵债资产摊销年限;另一方面,积极需求抵债资产变现途径,并通过增值部分继续换出表内不良贷款。 为了补充资金,2015年6月,该行发行了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2018年,寿光农商行表示已启动增资事宜,预计增资5亿元,其中,2亿元增加股本,3亿元置换该行不良资产。 (编辑:李伊琳,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年08月02日 01:53
兰州银行评级上调至AAA 寿光农商行评级下调至A+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 2018年08月02日 01:50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跃升至27.2%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跃升至27.2%

  邹平农商行不良风险持续暴露 逾期贷款占比大幅跃升至27.2%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20.07个百分点至27.2%,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 “昨日傅粉何郎,今朝疤脸汉子?!币欢绕奈钤镜呐┥绦腥禾?,正在亮出它的真正面孔。 “农商行就是由过去的农信社改制而来,如果靠天吃饭的根本业务思路不改变,作为银行生态链上最底端的节点,生存状态和它前身的农信社并无二致?!币晃灰幸底噬钊耸咳涨岸浴锻蹲适北ā诽孤势兰?。 早在农信社和城信社脱衣换袍纷纷改制为农商行和城商行时,该人士就对上述两类银行未来的风险持谨慎态度。事实证明,所有的担心正在兑现。 经过2017年至今一波不良贷款的强制暴露和消化后,大中型银行资产质量正在企稳,但不少地方性银行走向了反面?!吧桃狄姓寰纯鱿蚝?,但受经营区域集中、风险管理水平偏弱等因素影响,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压力?!逼兰痘苟浇鸪显谝环萜兰侗ǜ嬷腥缡欠治?。 这当然还是较为“含蓄”的说法。真相是:在地方性银行中,没有实现跨区经营且本地区风险敞口偏大的银行,资产质量正在持续恶化,而农商行是其中主流。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六家银行的信用等级遭到调降,其中五家,为农商行。 地域经济恶化以及监管压力升级,成为这类银行头上“两座大山”。近期,山东邹平农商行即因不良率飙升而被下调评级,亦由此成为农商行坏账风暴中的某种典型。 在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推出的“农商行不良风险榜”中,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为8.7%,在纳入统计的117家农商行中高居第二位,较2016年末提高6.4个百分点。 另据东方金诚发布的评级报告,该行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 邹平,隶属山东滨州市,东接淄博,西邻济南。因当地拥有以铝为主重化工业,经济相对发达,以GDP计甚至超越济南、青岛部分区县。在2017年发布的“中国县域经济50强”中邹平排名第38位。而这个常住人口为80.7万人的地区亦曾被评为“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 然而,恰是以此地作大本营的山东邹平农商行,其主体信用及2017年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因风险过大均被调低,其中主体信用等级调降至A+,评级展望至负面,2017年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调降至A。同时据记者了解,东方金诚早在半年前就将该行纳入观察名单。 地域风险传导压力 在跨区经营还未受到严格限制之前,早期改制完成的地方性银行纷纷跨区开设分支机构?!爸凶室芯J缴喜畋鸩淮?,主要靠做大规模、赚取息差??缜亲龃蠊婺1冉现苯拥氖侄?,而且从风险角度讲,地域过于集中的话风险也大?!庇幸的谌耸恐毖?。 农商行中却几乎少有跨区经营者,而且即便在当地也基本不占优势?!耙话闱榭鱿屡┥绦卸际羌衤?,大中型银行挑选相对大型优质的客户,城商行客户次之,农商行客户则再次之?!币的谌耸勘硎?,一旦当地经济形势恶化,农商行受到的冲击最大。 邹平农商行就是如此。据了解,邹平县传统产业占比较高,近年来钢铁、焦化等重工业结构弊端逐步显现。而随着国内产业升级、环保整治等政策的深入推进,邹平县工业企业经营压力进一步上升。2017年以来,邹平县域内的齐星集团、西王集团、魏桥创业集团等行业龙头企业连续曝出负面事件,其中齐星集团更出现70亿元债务?;?,并将该公司最大债权人西王集团拖入泥潭,至今年6月26日由邹平国资系统出资61.6亿元入主齐星集团,上述连环警报方告解除。 “跟踪期内,受产业结构调整、环保整治等政策推进影响,邹平县工业企业经营压力上升,区域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区域企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并逐步向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传导。作为地方农村金融机构,该行信贷投放主要集中在区域内中小微企业,面临的信用风险较大?!倍浇鸪戏矫娉?。 从邹平农商行贷款结构看,邹平农商行贷款投放集中于制造业,行业集中度较高,且该行大额贷款占比较高,风险不易分散。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制造业贷款主要分布在金属制品、纺织、农副食品加工等细分行业,基本与区域产业结构吻合。2017年末,该行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和农林牧渔业贷款余额占对公贷款(含个人经营性贷款)的比重分别为64.74%、15.14%和11.74%,其中制造业贷款占比近年来均超过60%。 区域风险直接导致邹平农商行资产质量明显恶化。 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20.07个百分点至27.2%,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而拨备覆盖率却下降至59.28%,2017年拨备消耗巨大。这些指标都已严重偏离监管要求。 强监管带来压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除了地域风险,近年强监管带来的压力也让地方性银行难以招架,尤其是资管新规的落地,影响更是强烈。 相对于大中型银行,地方银行揽存难度大、成本高,而保本理财就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手段。以邹平农商行为例,2017年该行营销力度加大,对公保本理财产品发行增加,对公存款保持了较快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对公存款余额同比增长13.85%至61.58亿元,增速同比上升6.51个百分点;其中保本理财余额同比增加3.32亿元至18.72亿元,占对公存款的比重为30.4%。 不过,随着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出台,邹平农商行通过保本理财吸收对公存款的模式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而过渡期内结构调整势必冲击其对公存款业务。 但目前看来,储蓄存款不仅难以弥补冲击,反而同样遭受资管新规影响。东方金诚分析认为,由于存款产品较为单一,且银行业金融机构竞争较为激烈,邹平农商行储蓄存款余额增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截至2017年末,该行储蓄存款余额为94.07亿元,同比增长4.14%,增速同比下降6.99个百分点,其中定期和活期存款占比分别为77.28%和18.71%。此外,重要揽存手段之一的结构性存款在资管新规影响下,也面临着调整压力。 存款难收、贷款风险难控,这都预示着未来邹平农商行还将走过一段艰难历程。 “如果农商行不真正做特色、不真正进行金融创新,传统经营思路下还会进入死胡同?!鼻笆鲆幸等耸砍?。[详情]

47家农商行不良率攀升 山东广饶农商行高居榜首
47家农商行不良率攀升 山东广饶农商行高居榜首

  117家纳入统计的农商行中,山东广饶农商行以13.9%的不良贷款比例居于榜首。值得注意的是,排名最高的10家农商行有6家来自山东 标点财经研究员 黄凤清 彼一时,此一时。 2016年9月2日,江阴银行(002807.SZ)正式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掀开了农商行A股上市的帷幕。随后5个月内,又有四家农商行在A股成功上市,分别为无锡银行(600908.SH)、常熟银行(601128.SH)、吴江银行(603323.SH)、张家港行(002839.SZ)。 如今,这种积极的情况发生了实质性转变。 今年7月,有两家农商行IPO被临门叫停:7月2日,证监会发布《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4次工作会议公告的补充公告》,表示“鉴于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4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一周后的7月9日,证监会公告称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原因同样是“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 尽管监管层并未进一步给出取消审核的具体缘由,但市场猜测与农商行的不良风险有关。无独有偶,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诚信)的一份评级报告亦把农商行推向了风口浪尖。 6月29日,中诚信对贵阳农商行的最新评级报告显示,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增长64.69亿元至78.43亿元,不良率较年初大幅提升15.41个百分点至19.54%;由于不良贷款反弹幅度过大,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截至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年初锐降127.10个百分点至34.15%,远低于监管要求。最终,中诚信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 这并非个例。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东方金诚表示,下调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的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在跟踪期内,由于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该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此外,山东威海农商行等农村商业银行的评级亦遭机构下调。 农商行的不良风险正逐渐暴露。根据Wind资讯提供的数据,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对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等指标进行了统计和分析,并按不良贷款率由高至低排行,推出“农商行不良风险榜”。结果显示,有117家农商行被纳入统计,山东广饶农商行以13.9%的不良贷款比例居于榜首,山东邹平农商行紧随其后;其中47家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比例同比提高。需要说明的是,Wind资讯并没有统计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相关数据,因此该行未出现在此次榜单中。 此前有媒体报道,监管层已要求各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之中。天风证券在一份详解贵阳农商行不良问题的研究报告中指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有业内人士表示,上述要求一旦执行,农商行的不良率及业绩将恶化,上市之路将变得更为艰难。 前十中六成来自山东 与大中型银行相比,农商行普遍存在管理水平较低、风控能力较差等问题。与之相对应的是,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24日,在不良贷款比例最高的10家银行中,农商行占了8席。 银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而根据Wind资讯提供的数据计算,此次纳入榜单的117家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约2.72%,远高于行业水平。 其中,山东广饶农商行以13.9%的不良贷款比例高踞榜首,远远抛离榜单中的其他同行。排名第二的是山东邹平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比例为8.7%。大连农商行、安徽庐江农商行、山东莒县农商行、长春发展农商行、景德镇农商行的不良贷款比例亦均达到4%及以上,分别排名第三至第七位。 前十还包括山东威海农商行、山东齐河农商行、山东莱州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比例分别为3.97%、3.77%、3.69%。 不良贷款比例最高的10家农商行中,有6家来自山东。山东银监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813.2亿元,比年初增加416.2亿元;不良贷款率2.56%,比年初上升0.42个百分点,远高于全国商业银行整体水平。到了2018年6月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进一步提高至2.96%。 在榜单的另一端,有4家农商行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比例低于1%,由低至高依次为北京农商行、福建福清汇通农商行、浙江乐清农商行以及重庆农商行。 47家不良率攀升 标点财经研究员注意到,排名前十的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比例全部较2016年末有所提高。实际上,在117家纳入榜单的农商行中,不良贷款比例上升的有47家。 不良贷款比例上升最为迅猛的是山东广饶农商行。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规模上升,风控形式严峻,年末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20.20亿元,同比增加16.87亿元,不良贷款比例较2016年末提高11.43个百分点。相应地,其拨备覆盖率则由173.36%下降至33.16%,远低于监管要求。该行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的14.12%降至2017年末的8.5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由13.78%降至8.12%;全年营业收入下降14.73%,净利润大降99.45%。 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比例上升幅度也较大,2017年末较2016年末提高6.4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比例提高幅度超过1.5个百分点的还包括安徽庐江农商行、长春发展农商行、山东莒县农商行、大连农商行、河南伊川农商行、山东威海农商行以及景德镇农商行。 其中,景德镇农商行的不良贷款比例由2016年末的2.48%提高至2017年末的4%,至2018年6月末进一步攀升至5.83%。与此同时,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50.03%,较2016年末大幅下降78.59个百分点,受不良贷款继续大幅上升影响,2018年6月末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63.71个百分点至86.32%,低于监管要求。鉴于景德镇农商行面临着包括国内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环境下不良资产和不良率攀升、拨备覆盖率水平大幅下降、息差持续收窄、盈利水平有所下滑和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大等诸多挑战,7月27日,中诚信将该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主体信用等级则维持为AA-。 当然,也有不少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得到了控制。浙江江山农商行、佛山农商行、江门新会农商行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比例均比2016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以上。[详情]

威海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不良率突破4% 踩雷东北特钢
威海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不良率突破4% 踩雷东北特钢

  不良率突破4% 威海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 来源:时代周报 又一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近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威海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中诚信认为,评级同时反映了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和资产质量较易受到当地经济金融环境变动的影响、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流动性管控能力面临挑战、产品创新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提升等。 也就是说,该行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资产质量。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该行的不良率自2017年开始就一直居高不下,大幅度高于农商行的平均水准。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增长1.79个百分点至3.99%,截至2018年3月末,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上升至4.22%。 另一方面,该行的净利润在大幅下降。威海农商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2016年大幅下降37.65%。 对于该行不良率攀升的原因以及处置方法,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向威海农商行发送采访提纲,但截稿时未获回复。 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威海农商行于2011年7月由威海市环翠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威海市,服务当地的零售和小微企业为主。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该行近两年的不良率数据发现,该行的不良率处于攀升状态。2017年初,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19%,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该行的不良率已经达到4.22%,这一数据已经远远高于农商行的平均水平。 评级报告称,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威海当地中小企业经营形势有所恶化,部分企业还本付息困难,逾期贷款增长迅速。截至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达到4.24 亿元,较年初增加0.4亿元。由于逾期贷款增长较快,该行不良贷款也有所增长,2017年该行新增不良贷款3.42亿元,共140笔。 这或许与该行的贷款结构有关。从贷款行业投向来看,受当地禀赋和经济结构特征的影响,截至2017年末,威海农商银行的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农林牧渔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贷款合计占比为53.82%。 也正是这些行业的不良率较高。中诚信评级称,威海农商行的存量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以上四个行业不良率分别为7.06%、6.79%、10.06%和15.19%。 “农商行包括城商行的一个共性问题,很容易受到当地产业结构的影响,比如钢铁行业景气的时候,当地的银行过得自然好,反过来的道理也一样?!被弦患夜煞葜埔卸怨滴袢耸扛嫠呤贝鼙钦?。 截至2017年末,该行房地产业、建筑业以及住房按揭贷款等房地产相关产业贷款总额为 16.4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9.30%,房地产相关行业贷款占比较高。中诚信提醒称,房地产宏观政策调整及市场行情变动对该行资产质量的影响需保持关注。 由于不良率增加,该行对公业务的思路也有所变化。中诚信表示,2017 年以来,区域经济下行导致当地信贷市场风险有所暴露,加之新增多笔大额公司类不良贷款,该行对公信贷业务的工作重心为信贷结构调整和不良贷款的盘活清收。该行对存量贷款进行排查,主动收缩房地产和其他限控行业贷款及大额贷款,强化小微和涉农贷款营销,对公贷款规模有所收缩。 拨备覆盖率方面,由于该行2017年加大核销力度,年末拨备余额较年初下降 20.77%,同时不良贷款年末余额增长较快。在两者共同影响下,截至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大幅下降102.40个百分点至81.03%。截至2018年 3 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74.95%,低于监管要求。 截至2018年3月末,威海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15%、10.87%、10.87%,这些数据达到了监管的要求。但中诚信提示,该行拨备水平下滑导致资本相关指标弱化,未来仍需关注资产质量对资本充足水平的影响。 “踩雷”东北特钢 一边是资产质量恶化,一边则是关键的财务数据表现的不甚理想。 截至2017年末,该行资产总额189.36亿元;营业收入3.87亿元,较上年减少15.16%;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上年大幅下滑37.65%。 根据评级报告,该行2017年平均资本回报率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4.98%和0.41%,较2016年分别下滑4.10个百分点、0.29个百分点,盈利能力处同业较低水平。 中诚信评级指出,利息收入是威海农商行主要的收入来源,受同业竞争加剧以及贷款质量下滑、融资成本上升两方面因素影响,2017年该行净息差较2016年下降0.62个百分点至2.00%。 “从负债端来说,在整体资金面紧张的时候,银行的资金成本就会高;资产端方面,如果利率没有升高,银行的净息差就会下降?!鼻笆龆怨滴袢耸克?。 另外,受到监管压缩同业及降杠杆政策的影响,2017年该行盈利资产较2016年有所下降。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2017年该行净利息收入较2016年大幅减少19.07%至3.70亿元。 同业业务方面,受去杠杆、监管政策持续收紧等因素影响,该行主动压缩同业负债规模,以降低资金业务杠杆倍数。截至 2017年末,该行同业负债为49.55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0.79%,在总负债中占比为28.56%。 中诚信表示,该行2017年适当压缩同业资金融入规模,同业负债余额有所下降,但对市场资金依赖度仍处于较高水平?!鞍凑占喙芄娑?,同业负债的比例不能超过1/3,该行这个数据已经接近监管红线了?!?月2日,一家股份制银行同业部门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在债券投资方面还踩雷了东北特钢,2016年东北特钢出现了多起债券违约事件。截至2017年末,该行证券投资余额为74.95亿元,较年初下降 8.03%。其中,该行投资的0.59亿元的“13东特钢MTN1”已出现逾期,该行将此笔投资分类为次级,2016年其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为0.20亿元。目前该笔投资已进入重组阶段。 “近两年来,债券违约的现象特别多,很多银行都频繁中招,这也属于正常的现象,只要分散投资风险就不是很大。但对于农商行来说,由于体量较小,风险承受能力较弱,还是有一定的隐患?!?月1日,华南一位私募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详情]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率高达8.37% 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率高达8.37% 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山东寿光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主体信用等级被下调至A+ 每经记者 王小璟    每经编辑 姚祥云     又一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亮起红灯。 近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2018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此外,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贷款质量仍存下行压力 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发布《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寿光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将该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新世纪评级表示,评级结果反映了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在当地政府支持、区域市场竞争力及资金来源稳定性等方面所继续保持的优势,同时也反映了该行在区域和客户集中度、拨备计提、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及风险管理等方面面临的压力与风险增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寿光农商行2018年以来,资产质量继续下滑,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8.37%。 评级报告显示,针对不良贷款规模大幅上升,寿光农商行成立不良资产经营中心,推动不良贷款的集中管理。同时,该行借助市联社搭建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通过自身核销、打包处置和土地置换等多种手段,加大了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跟踪期内,该行与当地政府积极沟通,研究多种处置方案。 2018年上半年,寿光农商行核销不良资产2.06亿元、抵债资产0.71亿元,无不良贷款转让。但2018年以来,该行资产质量依然继续下滑。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亿元,不良贷款率更是高达8.37%。 此外,寿光农商行较大规模的关注类贷款使得该行资产质量仍存在下行压力。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余额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47.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27.54%。 逾期贷款方面,截至2018年3月末,寿光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31.79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12.45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重为87.02%。通过现金清收、转贷盘活等手段,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为27.68亿元,较2018年3月末有所减少,但仍面临下行压力。 今年盈利面临很大挑战 资产质量的继续下行,大额核销和拨备计提压力对寿光农商行的利润形成侵蚀。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寿光农商行合并口径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和2.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和0.6亿元。 寿光农商行2017年报因未按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而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若足额计提,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已经降至100.84%。新世纪评级指出,该行2018年仍存在很大拨备计提压力。 另外,寿光农商行2017年净息差与2015年相比,明显收窄。新世纪评级分析称,寿光农商行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利息净收入,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较低,投资收益对该行盈利形成重要补充。其中利息收入以贷款利息收入为主,2017年,合并口径贷款利息收入占比为63.36%。该行贷款定价水平相对较高,但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该行信贷投放速度明显放缓,且资金业务投放增加,叠加利率市场化政策,使得其净息差明显收窄,2015年~2017年净息差分别为3.58%、2.36%和2.49%。 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资本充足率方面,寿光农商行主要通过股东增资和内生资本转增方式来补充资本。此外,2015年6月该行发行了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资本实力得到增强。截至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母公司口径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2%和9.96%。 评级报告显示,2018年,寿光农商行启动增资事宜,预计增资5亿元,其中,2亿元增加股本,3亿元置换该行不良资产。目前,该行增资事宜已上报监管部门。 数据来源:评级报告邹利制图[详情]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 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 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南京银行定增被否为哪般,城商行多渠道“补血”解压 去杠杆、非标回表、盈利下降令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资本金压力加剧,多家城商行陆续发行金融债券、优先股等补充资本。然而,近日南京银行持续一年的140亿元定增预案未获证监会通过,市场颇感意外。 7月31日,南京银行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快报。上半年年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19.62%,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60个百分点;上半年不良率0.86%,环比持平,但伴随贷款总额增长,分析师预计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将有所增加;公司拨备覆盖率463.01%,环比下降约2.45个百分点,仍维持高位。根据一季报,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09%,比2018年底的达标要求仅高约0.59个百分点。 “一直以来,南京银行的资本金压力较大,计划了很长时间的定增方案被否,各方人士都感到意外,但预计这与二级市场波动和监管罚单关系不大,后续是否会针对此事发布解释公告还要再观察?!蹦暇┮心诓咳耸慷缘谝徊凭钦弑硎?。 定增被否 日前,南京银行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未获得证监会核准通过。南京银行原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扣除发行费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发行对象包括紫金投资、南京高科、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均以现金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 第一财经记者随后询问南京银行内部人士、分析师,各方对此次定增被否颇感意外,尚不确定是因资本市场波动,还是因为监管收紧定增审批,抑或该行的定增计划存在瑕疵。 南京银行内部人士对记者回应称,是否之后会发布关于定增被否的原因和后续安排,还要看后续沟通。 也有市场人士猜测,此次定增方案被否可能与南京银行此前收到罚单有关。 今年1月29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镇江分行收到江苏银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镇江分行违规办理票据业务违反审慎经营原则的行为???230万元。当时,银监会依法查处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在1月底披露了相关细节,共计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罚没2.95亿元。被?;拱ㄉ苄艘?、南京银行镇江分行、厦门银行、河北银行、长城华西银行、湖南衡阳衡州农商行等。 有接近江苏银监局人士对媒体回应称,南京银行定增被否和此次行政处罚的必然关联不大。 此外,去年初,宁波银行、贵阳银行和南京银行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前两者被取消2017年度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资格,而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三个月。不过,各方都认为,此事与此次定增方案被否并无必然关联。 资本金压力 根据南京银行2018年半年度业绩快报,上半年该行年化加权平均ROE为19.62%,较去年同期提高了0.60个百分点,维持较高增速。但另一方面,资本金的压力仍是该行以及诸多中小银行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广发证券认为,2017年,南京银行全年净资产收益率(ROE)约17%,如维持此ROE,按照30%的分红率,核心资本每年内生增长约12%。在外生规模增长受限的情况下,公司内生增长必要性提升,预计公司将更加注重风险资产投放效益。 此外,南京银行贷款投放力度加大,存款增速有所回升。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资产总额11936亿元,同比增长5.37%,其中贷款总额4361亿元,同比增长18.34%,公司信贷资产配置力度加大。负债端,存款余额7613亿元,同比增长5.69%,环比增长3.07%,存款增速有所回升。 总体而言,南京银行在不良贷款率方面的控制较好。此次半年度业绩快报也显示,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率0.86%,环比持平。相比较资产总额同是万亿级的城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盛京银行、上海银行、北京银行的不良率处于1%~1.5%的区间。但是,该行资本充足率三项并不理想,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8.09%,且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41%,资本充足率为12.79%,三项资本充足指标处于连年下滑状态。 此外,2017年年报显示,南京银行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下滑99.22%,年报说明称,这是由于报告期内存放同业款项等净增加额减少所致。 虽然定增方案被否,但在上周,南京银行成功发行了2018年第一期金融债券,共80亿元,分为三年期和五年期两个品种,三年期债券额度60亿元,票面利率4.28%,五年期债券20亿元,票面利率4.5%,评级为3A。募集资金用于增加中长期负债来源并支持新增中长期资产业务的开展。 城商行“资本困境” 近期除了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嘉兴银行等城商行都成功发行了金融债券,加强资本补充;此外,7月间,张家港银行25亿元可转债、贵阳银行50亿元优先股和宁波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获得批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需求较为迫切。 今年以来,银行表内非标监管穿透和表外非标回表带来资本压力。海通证券测算显示,假设2019年以14%的ROE和75%的利润留存比例,每年通过未分配利润可以使核心一级资本增长10.5%左右,在保持资本充足率不变的情况下,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率约在8.4%左右,低于2017年底的10.7%。只通过未分配利润来补充资本,难以支撑银行资产的扩张速度。 目前,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多样,用未分配利润补充资本,包括降低分红比例;控制成本项,如此前银监会下调了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要求,可以使银行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规模降低,相当于降低成本、释放利润,从而达到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效果;通过各项资本工具补充资本,具体而言,定增和可转债可用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永续债等可用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工具等可用来补充二级资本。[详情]

不良贷款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不良贷款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不良率飙升 部分农商行风险暴露 记者 顾志娟 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对山东寿光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一季度末上升至7.94%。农商行近来被曝出不良率激增的浪潮,似乎仍在延续。随着评级机构近两个月陆续公布对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山东广饶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被曝不良率大增,部分银行增至10%甚至超过20%。农商行是否进入了风险暴露期? 新京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除了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这一直接原因外,区域经济发展、农商行客户结构、风控能力等,是不良资产暴露更深层的原因。 一季度农商行整体不良率升至3.26% 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近20%引发了对农商行不良暴露潮的关注。6月29日,中诚信国际一份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中诚信认为,该行不良率飙升的原因是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 贵州乌当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率由上年的2.02%猛增至14.96%。联合资信7月26日的评级报告指出,该行不良率大升同样源于2017年末一次性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入不良贷款。 河南修武农商行的不良率更高。据该行2018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2017年不良贷款率达20.74%,较上年上升16.24个百分点。 三家山东的农商行也暴露出问题。据东方金诚7月9日发布的评级报告,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末的2.43%激增至2017年末的9.28%。根据年报,广饶农商行的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2.47%上涨至2017年末的13.90%;寿光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升至4.22%,且因未足额计提相关减值准备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据大连农商行2017年年报,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末的2.91%增至2017年末的4.95%。联合资信7月23日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被列入关注类贷款科目。新京报记者计算发现,若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该行不良率或达12.93%。 山西侯马农商行的不良率之高震惊市场。据其6月18日公布的2017年年报,该行2017年不良率为26.28%,这还是在2016年末28.34%的基础上有所下降的结果。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近期多家农商行的不良率上升,直接原因是监管对不良贷款的统计口径进行调整。此前部分银行没有严格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现在将这部分全部纳入不良,导致短期内不良贷款快速增加。 据银监会数据,2017年农商行整体不良率一路上升,从一季度的2.55%增至四季度的3.16%。今年一季度,大型商业银行、股份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50%、1.70%,城商行不良率1.53%,农商行不良率升至3.26%。商业银行一季度整体不良率为1.75%,农商行不良率远高于行业整体水平。 农商行受制于地方经济 多位受访农商行人士提到了地方经济对农商行资产质量的直接影响:地方经济下行,企业还款能力下降,农商行贷款的区域集中度较高,导致不良率上升。 一位东北地区农商行的副行长直言,农商行属于中小金融机构,最容易受到外部经济环境影响,“其实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只不过体格弱的先倒”。 以邹平农商行为例,东方金诚报告指出,2017年邹平县地区生产总值较上年增长3.6%,增速同比下降2.9个百分点,增速分别低于山东省和全国平均水平3.8和3.3个百分点。该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纺织服装业产值下降14.8%、装备制造业产值下降21.6%,而这些产业恰恰是邹平农商行的贷款主要投向,且主要客户为中小微企业。 北京农商行一位支行行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农商行客户群体中小企业较多,对经济下行的敏感性更强,“不像四大行面对的都是大客户,可能对经济下行的康复性能力更强一些”。 “政策层面对于去杠杆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企业资金链越来越紧张,很多中小企业持续借新还旧,靠银行的资金来周转,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下,一旦企业周转不开,就形成银行的不良贷款。再加上农商行的贷款集中度高,容易引发不良风险?!鄙鲜霰本┡┥绦心持行谐に?。 广饶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分布在橡胶轮胎、化工、纺织、汽车配件等产业。东方金诚评级报告指出,由于轮胎行业产能过剩和环保政策限制,当地部分轮胎企业破产,并逐渐通过担保链条传导至整个行业和全县区域。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9亿元的第一大不良贷款客户,基本处于停产状态;部分关注类贷款客户也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 “农商行资产质量较大程度上受制于当地经济发展的情况,不良率激增的银行所在地区大多存在产能过剩、贷款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下降、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杠杆较高等问题,这些都直接影响到农商行的资产质量?!焙惴嵋醒芯吭貉芯吭毖钴潜硎?。 先天短板:风控、化解不良能力弱 重规模扩张速度,轻经营管理能力提升,是业内认为农商行普遍存在的问题。天津地区一位农商行副行长表示,农商行体量小,同时因为人员、技术、管理体制、业务结构等原因,本身风险管理能力相对较差,化解不良的能力也较弱。 贵阳农商行就被中诚信指出,存在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农商行由原来的农信社改制而来。一位农商行支行行长表示,改制前农信社的不良资产包袱较重,改制中已经考虑过不良资产的处置,现在不良率方面出问题,不能简单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主要原因还是这些银行自身的管理问题,包括风险把控不到位、客户结构不合理等。 杨芮也表示,农商行此前发展模式比较“狂野”,存在信贷业务结构不合理、业务管理粗放、贷款集中度较高等问题,化解不良的能力有待提高,方式有待多样化。 “农商行的贷款企业可能存在一些互保行为,在区域内如果出现企业违约,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导致银行坏账升高。在不良贷款处置方面,农商行的手段较为单一,回收难度大,也较难覆盖不良贷款的损失?!彼漳鹑谘芯吭焊呒堆芯吭闭郧浔硎?。 专家称非全行业风险,区域特征明显 市场担心,近期出现的不良率上升的多个案例是否为农商行风险集中爆发的前兆?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表示,不良率的上升并非农商行全行业情况,仅部分地区面临风险压力。据其统计,65家有发行同业存单且已披露2017年财报的农商行,平均不良率2.57%。在31家不良率上升的银行中,仅3家银行不良率升幅超过3%。 肖斐斐认为,农商行风险暴露的区域特征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而非全面性的爆发。65家农商行分布的22个省市中,平均不良率前五为贵州、河南、辽宁、山东和吉林,北京、四川、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均在1.5%以下。 有监管部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北京地区农商行资产质量相对其他地区较好,包括村镇银行在内,今年以来整体不良在下降。上海农商行人士透露,该行今年以来的不良率有所降低,外部评级也有上升。 “逾期90天以上的全部纳入不良,是一个重要的直接导火索?!碧旖蚰撑┥绦懈毙谐け硎?,农商行一千多家,有一些不良管得不好的冒出来很正常。只有原本资产质量管理就存在问题的农商行才会暴露出来,原本资产质量较好的农商行,并不会受影响。 “不良统计趋严并不影响银行的实际风险,只是使得银行的不良情况更加真实地暴露出来?!惫医鹑谟敕⒄故笛槭腋敝魅卧毡硎?,这一变化影响的不仅是农商行,此前通过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计入不良的手段来有意隐藏不良的银行,都会受到影响。 杨芮预计,短期内农商行不良的暴露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资本的补充需求也会加大。长期看,随着农商行优化业务结构、客户结构,改善业务模式、管理模式,提高化解不良的能力,不良率整体偏高的问题会有所缓解。[详情]

区域风险加速暴露 两地区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区域风险加速暴露 两地区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区域风险加速暴露 两地区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记者 王莹 近日,山东与东北地区的3家银行接连遭遇主体评级下调和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的窘境。实际上,今年以来,这两区域有类似状况的银行已至少有8家,风险正在加速暴露。 7月30日,长春发展农村商业银行(简称长春发展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下调至负面。据记者了解,2017年,由于长春发展农商行净息差收窄且盈利资产规模下降,其净利息收入同比下降9.23%,最终全年实现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1.1%,盈利能力弱化。 此外,长春发展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上升,2017年累计新增不良贷款超过6亿元,其中最大一户新增不良为向吉林省东北亚铁路集团发放的2.5亿元保证类贷款;另一笔大额新增不良为房地产开发公司贷款。据悉,截至3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较年初进一步上升至7.61亿元和4.3%。值得关注的是,截至3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年初下降4.39个百分点至146.98%,低于监管要求。 7月31日,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寿光农商行)和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简称吉林蛟河农商行)相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公司下调主体信用评级。 其中,山东寿光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降至A+,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从A降为A-。 据悉,2015年以来,因寿光地区部分过剩行业企业经营困难,山东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大幅下行。2016年通过资产处置、置换及核销,该行资产质量阶段性好转,但较大规模的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使得其资产质量仍存在压力,且2018年以来不良贷款率有所回升。值得关注的是,北京永拓会计事务所给寿光农商行出具了具有保留意见的2017年审计报告,主要涉及该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资产总额404.2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7.94%,不良贷款13.43亿元。该行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39亿元,净利润0.6亿元。 位于吉林省吉林市下辖的蛟河县的蛟河农商行,其业绩出现亏损。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该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22亿元和0.1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33亿元和0.08亿元。 2017年,蛟河农商行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规模均有较大幅度上升。目前,该行共有36亿元的应收款项类投资无法按时收回,相关款项未计提拨备,款项的回收情况存在一定不确定性。此外,由于款项无法回收,该行主要通过同业负债和发行同业存单等方式增加负债规模,该行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大。 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至少11家银行主体信用评级被下调或评级展望调为负面,其中有5家银行来自山东地区,3家来自东北地区,两个地区的风险正在加速暴露。山东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226.9亿元,比年初增加413.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96%,比年初上升0.4个百分点。[详情]

吉林蛟河农商行评级再被下调 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吉林蛟河农商行评级再被下调 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吉林蛟河农商行被连续下调信用等级,36亿投资款暂无法收回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来源:澎湃新闻 曾卷入邮储银行79亿票据案、“侨兴债”案的吉林蛟河农商行,半年内信用评级被第二次下调。 7月31日,一份由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新世纪评级”)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调整为A-,评级展望被调为负面;该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则由A-调整为BBB+。 今年2月,新世纪评级曾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评级展望和二级资本债券评级调整为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A-。在这次评级之前,吉林蛟河农商行已深陷两件大案。 1月27日,原银监会网站披露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邮储银行,1658.HK)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79亿元违规票据案件。作为违规购买理财的机构,吉林蛟河农商行被罚没7744万元,该银行董事长姚金明、行长钟原被取消2年高管任职资格,监事长于友焕被警告,资金运营官、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张金丛、杨子亭分别被禁止2年从事银行业工作。 在广发银行“侨兴债”违规担保案件中,吉林蛟河农商行作为出资机构被罚。罚单显示,该银行因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投资活动被罚200万元。 新世纪评级报告对上述两起案件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描述。2016年以来,蛟河农商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大幅上升,主要投资于信托产品、银行理财和资产管理计划或受益权等。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为41.54亿元,共有36.001亿元暂时无法收回。 具体来看,吉林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先后8次购买邮储银行武威支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合计30亿元,利率为5%左右,期限一年。该笔理财资金被邮储银行武威分行内部作案挪用,目前已全部逾期。截至评级报告出具日,吉林蛟河农商行已委托律师事务所通过通道方对邮储银行武威分行依法进行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目前该行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涉及“侨兴债”案方面,吉林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分两次购买陆家嘴国际信托发行的侨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侨兴集团”)应收账款债权信托受益权,合计6亿元,其中一笔为3亿元,已于2017年10月到期,侨兴集团未偿还全部本金和部分利息;另一笔为3亿元,将于2018年9月底到期。上述两笔投资均由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提供担保。不过,截至评级报告出具日,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以相关事件存在内部流程漏洞为由,拒绝按原合同履行代偿。吉林蛟河农商行已对相关单位提起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目前该银行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除此之外,由于受国家去产能、去库存以及环保政策影响,蛟河地区传统制造业企业、石材加工企业利润下降,部分小型石材加工企业由于环保不达标,停产整改环保存在的问题,严重影响到期贷款回收,蛟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和关注类贷款比例均大幅上升。 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吉林蛟河农商行并未对不良贷款进行核销。截至2017年末,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关注类贷款余额分别为1.10亿元和6.66亿元,分别较2016年末大幅上升45.79%和73.12%,贷款质量下降较为明显。 逾期贷款方面,蛟河农商银行逾期贷款总额上升较为明显,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良贷款自2016年末起维持在100%。同时,该银行逾期贷款以逾期90天以内贷款为主,信用风险仍将持续暴露,贷款质量向下迁徙的可能性较大。 新世纪评级表示,吉林蛟河农商行贷款质量下行压力较大,大额应收款项类投资利息未能收回,同业负债成本上行,且大额??钪С鲈ぜ平?019年上缴,将面临很大的扭亏压力。 截至2017年末,蛟河农商行资产总额为120.80亿元。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该银行净利润为-0.08亿元,不良贷款率3.19%,关注类贷款比例20.95%,拨备覆盖率180.73%。资本充足指标方面,该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0.1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5.12%。[详情]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寿光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近5年关注类贷款超20% 本报记者 李玉敏 北京报道 导读 这样的一个资产置换像是“以物易物”的商业交换行为,把不良剥离给地方平台公司。地方农商行大股东是地方政府,这些平台公司也是地方政府的,说直白点就是“左口袋”换到“右口袋”。 又一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7月31日,上海新世纪评级将山东寿光农商行的评级由A+下调为A,主要原因是该行自2015年以来,资产质量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增幅较大。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 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0 亿元,不良率8.37%。关注类贷款余额为47.70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27.54%。 寿光农商行可谓是监管对不良认定要求更严格以后,不良贷款逐渐从“关注类”中浮出水面的典型。 2013年,该行的关注类贷款就高达50.16亿元,占比达到27.99%,此后的五年中,除了2016年大幅处置外,其他年度的关注类贷款占比一直处于20%以上高位(具体数据变化见图表)。 不过该行的不良贷款2013年仅认定了1.65亿元,不良率为0.92%(2014年至2017年不良率和不良贷款增减情况见图表)。 受不良贷款规模大,大额核销和计提拨备,该行的利润被大幅侵蚀。该行的2017年审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保留意见称,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度的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而寿光农商行的年报显示, 2017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拨备前利润6.66亿元,净利润0.66亿元。如果按照会计政策足额计提减值准备,该行的净利润将显示为亏损约7亿元。 12.93亿的不良资产置换 寿光市位于山东省潍坊市下辖的县级市。寿光农商行是一家资产规模约400亿的小型农商行,前身是 2005年11月成立的寿光农村合作银行。2008年8月,寿光开始组建农村商业银行,次年3月正式成立。 新世纪评级公布的最新评级报告显示,2015年以来,寿光地区部分产能过剩行业企业经营困难影响,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增幅较大。 2015年末,该行合并口径不良贷款余额为11.44亿元,同比增长339.46%,不良贷款率为 5.55%。此外,该行关注类贷款规模高达53.42亿元,占比为25.9%。其实早在两年前的2013年,寿光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就高达50.16亿元,占比为27.99%。不过当时该行的不良贷款仅为1.65亿元,不良率为0.92%。 随后的几年中,该行的不良可谓“有序”暴露中。 2016年不良大规模处置后,不良贷款余额为6.94亿元,不良率为3.62%。2017年不良贷款余额为8.33亿元,不良率为4.22%。 2017年监管对不良的认定要求更加严格,该行不良暴露也更加真实。截至2018年3月末, 该行逾期贷款余额31.79亿元, 较2017年末增加12.45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重为87.02%。通过现金清收、转贷盘活等手段,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为27.68亿元, 有所减少,但仍面临下行压力。 新世纪评级的报告也显示, 寿光农商行前五大行业贷款投向集中度较高,截至2018年6月末,占比为80.88%,前五大行业不良率分别为 11.94%、12.94%、0.88%、5.68%和 8.99%。 值得关注的是,不良的处置方式中有约13亿的资产置换或仅是“账面腾挪”。 寿光农商行表示, 2016年以来,依托市政府在不良贷款消化过程中给予的支持和市联社搭建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该行积极采取核销、土地置换和打包处置不良资产等方式来应对上升的信用风险管理压力。 具体做法是: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依据2015年12月寿光市政府市长办公会纪要及2016年7月寿光市政府会议的决定,该行分别与寿光市金海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寿光市金财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签订资产置换协议,以表内不良贷款换入采矿用地和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账面减少贷款12.93亿元,抵债资产增加12.93亿元。 同时,该行通过打包处置贷款2批次,涉及账面贷款余额减少8.45亿元,收到打包处置款2.46亿元,打包处置损失5.99亿元计入贷款损失准备,2016年末该行资产质量有所好转。 某股份制银行法律保全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样的一个资产置换像是“以物易物”的商业交换行为,把不良剥离给地方平台公司。不过平台公司没有给钱而是以采矿权和土地使用权等资产进行交换,这些资产在银行手里也难以处置。地方农商行大股东是地方政府,这些平台公司也是地方政府的,说直白点就是“左口袋”换到“右口袋”里。 拨备覆盖率多年不达标 随着不良的逐步暴露,寿光农商行的拨备计提压力凸显。 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寿光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和2.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和0.60亿元。2017年在拨备计提金额较低的情况下,该行继续实现较小盈利。 不过由于拨备覆盖率很低,该行如果拨备达标实际已经处于亏损水平。 2015年,寿光农商行合并口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8.71亿元。受此影响,该行拨备覆盖率快速下降,2015年末为128.02%,已经低于银监会150%的法定要求。 2016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5.06亿元,并通过资产处置、 转让以及以资抵债的方式处置不良贷款使得其不良贷款率及拨备覆盖率有所好转,拨备覆盖率回到158.23%。 2017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5.08亿元,但是由于不良大幅上升,拨备覆盖率又下降到100.84%,再次低于银监会150%的法定要求。 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给寿光农商行2017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主要原因是该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净值将因贷款损失准备而减少4.33亿元、抵债资产因抵债资产减值准备而减少3.21亿元,2017年度的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今年以来,该行的拨备情况进一步恶化。 根据2018 年一季度寿光农商行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截至 2018年3月末,该行资产总额404.23亿元,股东权益41.63亿元,存款总额为343.68 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0.6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3%,拨备覆盖率下降到53.99%。 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抵债资产总额14.47亿元(包括2016年换入的 12.93亿元和2017年换入的1.55),部分需2年内摊销完毕,部分需5年内摊销完毕。2016-2017年,该行计提总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3亿元和2.26亿元,2017年末尚有3.21亿元缺口。 拨备计提压力很大,寿光农商行表示正积极与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协商,一方面,拉长抵债资产摊销年限;另一方面,积极需求抵债资产变现途径,并通过增值部分继续换出表内不良贷款。 为了补充资金,2015年6月,该行发行了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2018年,寿光农商行表示已启动增资事宜,预计增资5亿元,其中,2亿元增加股本,3亿元置换该行不良资产。 (编辑:李伊琳,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

兰州银行评级上调至AAA 寿光农商行评级下调至A+
兰州银行评级上调至AAA 寿光农商行评级下调至A+

  兰州银行评级上调至AAA 中国证券报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诚信”)日前公告称,决定将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兰州银行”)主体评级由AA+上调至A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将“16兰州银行二级”的信用等级由AA上调至AA+,将“17兰州银行绿色金融01”的信用等级由AA+上调至AAA。 中诚信表示,上述评级是基于对宏观经济和行业环境、兰州银行自身的财务实力以及相关债券条款的综合评估之上确定的,肯定了兰州在当地较高的市场份额、明确可行的市场定位、灵活快速的决策机制、良好的口碑、持续提升的盈利水平、较为稳定的存款结构、较低的流动性管控压力以及跨区域发展和上市工作的稳步推进。 寿光农商行 评级下调至A+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新世纪”)日前公告称,决定将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寿光农商行”)的主体评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15寿光农商二级”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新世纪表示,上述评级反映了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在当地政府支持、区域市场竞争力及资金来源稳定性等方面所继续保持的优势,同时也反映了该行在区域和客户集中度、拨备计提、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及风险管理等方面面临的压力与风险增大。(张勤峰)[详情]

山东威海农商行不良率连续四季度超3.9% 遭下调评级
山东威海农商行不良率连续四季度超3.9% 遭下调评级

  日前,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评级)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威海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将该行2016年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中诚信评级报告指出,受地区经济环境波动的影响,威海农商行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增长较快,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睹咳站眯挛拧芳钦咦⒁獾?,自2017年一季度起,该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连续四个季度均在3.9%之上,甚至一度高达5.27%。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4.22%,较年初时的3.97%又增加25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威海农商行2017年起便开始面临存贷款增长乏力、不良贷款显著增加、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等经营困境,中诚信评级由此在2017年12月将该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了负面。而在上述最新跟踪评级报告中,威海农商行的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 2017年净利润大幅下滑近四成 资料显示,山东威海农商行于2011年7月由威海市环翠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业务主要集中在威海市,以当地“三农”、零售和小微企业为主要客户群。截至2017年末,该行注册资本10.07亿元,资产总额189.36亿元。 正是这样一家地区性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地区经济环境波动中,经营形势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年报显示,2017年,威海农商行完成营业收入3.87亿元,较上年减少15.16%;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上年大幅下滑37.65%。此外,根据评级报告,其2017年平均资本回报率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4.98%和0.41%,较2016年分别下滑4.10、0.29个百分点,盈利能力处同业较低水平。 中诚信评级指出,利息收入是威海农商行主要的收入来源,受同业竞争加剧以及贷款质量下滑、融资成本上升影响两方面因素影响,2017年该行净息差较2016年下降0.62个百分点至2.00%。另外,受到监管压缩同业及降杠杆政策的影响,2017年该行盈利资产较2016年有所下降。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2017年该行净利息收入较2016年大幅减少19.07%至3.70亿元。 另外,不良增长带来的拨备增加也影响到了威海农商行的盈利能力。评级报告显示,由于不良贷款增长较快,2017年该行计提贷款损失准备0.50亿元,较上年增长42.65%,拨备费用占拨备前利润的33.29%,较上年大幅提升15.13个百分点。 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红线 2016年10月,威海农商行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总额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彼时,中诚信评级对该行给出了主体AA-、本期债券A+的信用评级结果。此次遭遇评级下调,除经营上的因素外,还与该行信贷资产质量压力重重有着直接而密切的关系。 中诚信评级称,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威海当地中小企业经营形势有所恶化,部分企业还本付息困难,逾期贷款增长迅速。截至2017年末,威海农商行逾期贷款达4.24亿元,较年初增加0.40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3.40亿元,较年初增加1.51亿元。 实际上,通观威海农商行2017年各定期报告,打年头起其不良就处于快速上升状态。2017年初,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19%,不良贷款余额为1.90亿元。而后的一季度末、二季度末、三季度末,不良贷款余额分别增至3.45亿元、4.22亿元、4.48亿元,相对应的不良贷款率则分别达到了3.93%、4.86%、5.27%。 虽然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环比有所下降到3.40亿元,不良贷款率也一度降到了3.97%。但2018年一季度并没有延续这一向好趋势,其不良贷款余额再次上升至3.70亿元,不良贷款率也较年初增加至4.22%。中诚信评级称,威海农商行的存量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以上四个行业不良率分别为7.06%、6.79%、10.06%和15.19%。 值得注意的是,受不良走高影响,威海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出现了断崖式下滑。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末大降102.40个百分点,仅为81.03%,远在监管红线之下。到了2018年3月末,则进一步降至74.95%,同样未满足监管要求。 截至2018年3月末,威海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15%、10.87%、10.87%,但中诚信评级提示,该行拨备水平下滑导致资本相关指标弱化,未来仍需关注资产质量对资本充足水平的影响。[详情]

天津滨海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下滑逾80% 不良率近3%
天津滨海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下滑逾80% 不良率近3%

  天津滨海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下滑逾80%,不良率近3% 记者 胡志挺 深陷侨兴债案被罚1.6亿元、前行长“离奇”割腕自杀的天津滨海农商行,今年上半年业绩呈断崖式下滑。  7月30日,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天津滨海农商行”)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银行营业收入为7.0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3.59亿元下降近五成;净利润为1.3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6.77亿元大幅下滑80.38%。 澎湃新闻发现,天津滨海农商行吸收存款的压力较大,在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中,利息净收入暴跌,由去年同期的12.98亿元降至6.22亿元,降幅超过50%。由于对同业资金依赖程度较高,加之市场融资成本不断上升,天津滨海农商行因同业负债而产生的金融机构往来利息支出大规模上升,达到10.69亿元,同比增长81.57%。 截至2018年6月末,天津滨海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3.07%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1% ,一级资本充足率8.51%。资产质量方面,天津滨海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持续下行。2017年6月末,该银行贷款总额735.45亿元,其中,不良贷款占比2.93%,关注类贷款占比10.34%,实际计提贷款损失准备余额29.62亿元。 近几年来,天津滨海农商行的业绩水平不断下滑,不良需持续走高。2017年年报显示,该银行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39.55亿元下降至21.22亿元,净利润从2016年8.65亿元减少至5.0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6.34%、41.78%。截至2017年末,该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29%,远高于原银监会披露的2017年四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 天津滨海农商行最近为大众媒体所知缘于一次高达1.6亿元的???,以及其前任行长在办公室割腕自杀的消息。 2017年12月29日,银监会网站公布了对“侨兴债”案中13家出资机构的行政处罚决定,其中就包括了天津滨海农商行,其被罚没金额高达1.6亿元??梢宰魑员鹊氖?,天津滨海农商行2015年的净利润不过5.04亿元。 5月26日14时许,现年54岁的天津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原天津滨海农商行行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截至目前,对于殷金宝的自杀原因,官方仍未公布相关调查结果。 资料显示,天津滨海农商行成立于2007年12月24日,经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2011年底纳入市管金融企业。是一家以国有股权为主导、外资和民营企业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的现代商业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天津滨海农商行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有5家,分别为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均为9.93%。其中前三家为天津国资下属企业,天津恒大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孙春夫,天津航空实际控制人为海南航空。 从天津滨海农商行2017年年报披露的关联交易情况表可以看到,天房集团和天津航空的关联贷款余额相对较大。 截至2017年末,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制的7家公司贷款余额为16.6亿元。天津航空及其关联企业天航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贷款余额为12.6亿元,其中天航控股的贷款余额为10.8亿元,是天津滨海农商行的第二大贷款户。天津滨海农商行的第一大贷款户为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贷款余额为13亿元。 天房集团近期还曾陷入债务违约风波。5月10日晚,中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天房集团应于5月18日偿还的2亿元本金及利息可能发生违约风险。不过,后来该贷款最终得以按时偿还。 一份由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7月10日出具的天津滨海农商行2018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显示,总体看,滨海农商行整体盈利水平下降明显;资产减值准备计提面临较大压力,滨海农商行未来盈利水平存在继续下降的可能。[详情]

广州农商行补血多管齐下 赴港上市满一年欲返A股
广州农商行补血多管齐下 赴港上市满一年欲返A股

  [摘要] 7月20日晚间,该行披露了回A股的计划,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此外,该行还推出规模达百亿元的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作为广东首家登陆H股的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在上市一年之后,选择回归A股。 7月20日晚间,该行披露了回A股的计划,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此外,该行还推出规模达百亿元的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 “香港市场的融资情况不乐观,很多银行都计划回归A股,而且银行特别有?;?,这种?;欣醋杂谧什柿?。虽然净利润还在增长,但他们希望能有足够的资本抵制市场风险,所以选择回归募资能力更强的A股?!惫阒菀晃淮笮退侥纪蹲首芗喔嫠呤贝鼙钦?。 广州的另外两家法人银行最近也消息不断。广州银行近期股权得到优化,引进了战略投资者,为接下来的上市打下了基??;广发银行近期也通过增发补充资本。 “补血”多管齐下 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成功登陆港股市场,成为广东首家在港上市的农商行。而时隔一年之后,该行选择回归A股。 在今年3月28日的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广州农商行行长易雪飞表示,关于回A的问题,作为商业银行来讲,资本规划、资本补充及使用是一个需要持续的工作状态,回A也是考虑的资本补充工具之一。从当时高层的表态来看,广州农商行回归A股并没有明确的定论。但如今不到四个月,该行表达了明确的态度。 近日,广州农商行公告显示,该行H股上市后,为进一步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升核心竞争力,打造境内外融资平台,实现股东所持股票的流动性,该行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 “近期港股市场的成交量比较低迷,流动性不足?!鄙鲜鏊侥纪蹲首芗嗨?。从二级市场的表现看,广州农商行上市时最终定价为5.10港元,上市后表现并不理想。自从发布回归A股计划后,该行股价从7月20日的4.6元上涨至7月27日的5.4元,涨幅17.4%左右。 “现在排队的地方性银行还是很多,这就涉及一个资源分配的问题,已经在H股上市的银行是否还有必要在A股上市。而且,近期两家农商行因为资产质量的问题取消审核,也为后续的农商行排队上市提了个醒?!被弦患掖笮腿掏缎腥耸慷允贝鼙钦叻治龀?。 数据显示,该行去年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下降0.3个百分点至1.51%,总体来看,该行的不良率在农商行中处于较低水平。 广州农商行在近日的董事会会议上还通过了有关境外优先股的发行计划。按照这一计划,该行拟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1亿股的境外优先股,募资总额不超过100亿元,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3月完成发行的100亿元二级资本债?!昂芏嘁薪衲昀炊计捣蓖ü髦智啦钩渥时窘?,加强抵御风险的能力,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鄙鲜鐾蹲首芗嗨档?。 截至去年年底,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9%、10.72%、12%,其中前两个指标均较年初上升约0.8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则较年初略有下滑。 广州银行引战投 广州本地法人银行中,除了广州农商行计划回归A股之外,广州银行的股权结构也在近期有所优化,为该行上市增添了砝码。 去年11月,根据广东银监局《关于广州银行增资扩股方案的批复》,同意该行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股股份、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的募集资本金方案,出资方式为现金出资。 “广州银行希望引进的是战略投资者,引进财务投资赚一把就走,对公司治理没好处?!币患夜煞葜埔泄愣中腥耸看饲案嫠呤贝鼙钦?。 今年6月底,广州银行完成了引战工作,引入了南方电网、南方航空集团等7家投资者?!罢庖惨馕蹲鸥眯械墓扇ń峁沟玫接呕?,并且增加了注册资本金,而且引入的都是大型的企业,可以与该行在一些业务上有协同效应?!蹦彻煞葜埔泄阒莘中懈卟愣允贝鼙钦咚档?。 这意味着,该行迈出“重组、引资、上市”重大战略的新一步,为未来上市打下基础。根据广州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逾93%的股权集中在有广州市政府背景的企业手中,且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50.01%。按照相关上市要求,股份制银行要实现上市,政府单一股权原则上不得高于30%。 作为仅存的三家未上市股份制银行之一的广发银行,近期也在补充资本。日前,中航资本公告披露,拟通过全资子公司中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参与广发银行增资扩股,以不超过53亿元自有资金认购广发银行约7.62亿股,认购价格为6.95元/股。本次增资后,中航投资将持有广发银行不超过3.88%股份。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该行实现净利润102.04亿元,同比增长7.37%,增速为近五年最高;资本充足率为10.71%,较去年年初增长0.17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较去年年初增长0.26个百分点,同为8.01%。[详情]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连续4年上升 7月四家被下调评级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连续4年上升 7月四家被下调评级

  7月4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 景德镇行不良大幅上升 本报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 因经营状况恶化,7月27日,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简称中诚信评级)对景德镇农商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这已经是7月以来,第四家评级被下调的农商行,至此今年以来已经有8家农商行的评级被下调。 不良率连续四年上升 中诚信评级下调的主要原因在于景德镇农商行的不良率出现快速提升。从2015年开始,景德镇农商行的不良率一步一个台阶地抬升,2017年开始则出现加速的迹象。具体来看,2015年景德镇农商行的不良率为2.42%,2016年微升至2.48%,2017年底快速提升至4%,今年上半年则再上一层楼,达5.83%。随着不良率的提高,不良贷款余额也是水涨船高,2017年底为5.29亿元,到2018年中变为8.86亿元,升幅达到67.5%。 “其实并不是一天就变坏的,问题一直存在。只是今年以来,由于监管趋严,尤其是要求将所有本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为不良类,所以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近期突然出现大幅的增长。这个问题在农商行中普遍存在?!闭购阊芯恐行淖噬钛芯吭崩钕级?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诚信的评级报告也显示,近年来国内宏观经济持续筑底,当地汽车汽配行业经营受到一定影响,同时受中央“八项规定”影响,艺术瓷市场疲软,使得部分陶瓷经销商存货增加、现金流收紧;此外还有部分行业属性较为分散的中小企业信用风险也逐渐凸显,不良贷款反弹压力逐渐增大。 受地区经济环境波动影响,景德镇农商行加大了核销,拨备覆盖率也从2017年末的150.03%降低至86.32%,已远低于监管指标要求。 此外,受利率市场化和业务进展加剧等影响,景德镇农商行息差逐渐缩窄,已经从2015年的3.3%降至今年上半年的2.5%。 腹背受压,让景德镇银行的日子不好过。一方面,因资产质量大幅下行,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增加;另一方面,市场竞争加剧,净息差水平持续下降。2017年,该行全年实现净利润2.02亿元,同比减少28.24%;2018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净利润0.85亿元,盈利继续下滑。 中诚信评级认为,随着监管机构对全面暴露风险资产的要求从严,预计未来该行仍面临拨备补提和盈利下滑的压力。 四家银行评级被下调 景德镇农商行并不是个例,根据同花顺的统计,该行已经是本月以来第四家被下调评级的农商行,此前包括山东威海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和贵州乌当农商行也均被机构下调评级。 贵州乌当农商行此前曝光的半年报一度让业界哗然,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1%、-1.36%和-1.36%,严重低于监管要求的10.5%、8.5%和7.5%。 乌当农商行是2015年9月由贵阳市乌当区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截至今年6月末,乌当农商行总资产为219.13亿元,负债总额207.85亿元。 从半年报来看,乌当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实现大幅增长。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39亿元,同比增长110%;实现净利润4623万元,同比下降24%。乌当农商行之所以增收不增利,在于其营业支出同比大幅增加,尤其是业务管理费和资产减值损失大幅攀升,分别为1.48亿元和1.38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35%和294%。 半年报披露之后,联合资信7月26日发布跟踪评级结果,维持贵州乌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联合资信指出,2016年以来,乌当农商银行各项业务发展势头良好;资产负债规模持续增长,资产负债结构有所优化;营业收入保持增长,但受净利差收窄及资产减值损失增幅较大影响,净利润增长乏力,盈利水平整体有所下降;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增幅明显,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偏离度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拨备水平有待提升;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对资本起到一定补充作用,但一级资本已明显不足。 天风证券廖志明认为:农商行近期不良率暴增背后是其业务基础较差,不良认定标准大幅趋严所致。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自2017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不过廖志明也表示,也没有必要因个例就对上市银行资产质量悲观,资产质量企稳之趋势较为明确。廖志明认为,货币与信贷政策已悄然微调,去杠杆节奏更加温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减弱,利于缓解市场对经济的悲观预期。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email protected][详情]

威海农商行遭评级下调 拨备覆盖率下降102.4个百分点
威海农商行遭评级下调 拨备覆盖率下降102.4个百分点

  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日前发布公告称,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评级报告显示,威海农商行面临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 数据显示,受逾期贷款增长迅速的影响,2017年威海农商行新增不良贷款3.42亿元。截至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增长1.79个百分点至3.99%,截至2018年3月末,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上升至4.22%。 由于不良贷款增长导致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截至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较年初大幅下降102.4个百分点至81.03%,截至2018年3月末,进一步下滑至74.95%,低于监管要求。 另外,2017年威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增长较快,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然较大;息差收窄,盈利资产下降,拨备计提压力加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贷款面临结构调整,存贷款主业发展乏力;资金业务占比较高,对流动性管控能力提出挑战;业务品种较为单一,产品创新能力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加强。 此外,评级报告还指出,由于未来宏观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存在,所服务的中小企业对经济波动的敏感度给银行资产质量带来潜在压力,仍需密切关注该行资产质量的迁徙情况。未来该行仍需降低贷款集中度和提升拨备水平以增强对外部经济波动的抵御能力。[详情]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增至5.83% 评级展望被下调为负面
景德镇农商行不良率增至5.83% 评级展望被下调为负面

  证券时报记者 胡飞军 又一家农商行因经营状况恶化,而遭评级展望下调。 近日,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简称中诚信评级)对景德镇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末的4%上升至今年6月末的5.83%。 受地区经济环境波动影响,景德镇农商行加大了核销,拨备覆盖率也从2017年末的150.03%降低至86.32%,已远低于监管指标要求。 此外,受利率市场化和业务进展加剧等影响,景德镇农商行息差逐渐缩窄,上半年实现净利0.85亿元,盈利出现下滑。 监管趋严不良率上升 近日,中诚信评级表示,维持景德镇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AA-,但是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一家西部城商行战略研究部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在监管趋严的政策环境下,存量风险持续暴露,不良贷款率上升,几乎成为大多数地方中小农商行面临的普遍问题。 此前,贵阳农商行与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曝出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甚至个别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高达20%。 地处江西东北部的景德镇农商行也不例外,截至今年6月末,不良贷款余额为8.86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67.39%,不良贷款率上升至5.83%,较年初增加1.83个百分点。而在2016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仅为2.48%。 截至2018年6月,景德镇农商行总资产规模由2017年末273.6亿元增至300.47亿元,其中信贷资产金额、证券投资和同业债权分别占总资产的48.23%、39.07%和1.46%,因此,其信用风险资产主要来信贷资产和证券投资资产。 今年以来,由于监管趋严,尤其是要求将所有本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为不良类,景德镇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继续攀升。截至今年6月末,不良贷款余额8.86亿元,较2017年末上升67.39%,不良贷款率攀升至5.83%。 记者注意到,受不良贷款继续大幅上升影响,景德镇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从年初的150.03%下降至86.32%,大幅下降了63.71个百分点,已远低于120%~150%的监管要求。 净利润下滑 一方面,因资产质量大幅下行,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增加;另一方面,市场竞争加剧,净息差水平持续下降。这让景德镇农商行日子不好过。 中诚信评级表示,今年以来,景德镇农商行存贷款业务稳步发展,但由于中间业务进一步萎缩,非利息收入同比有所减少。 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08亿元,为2017年全年的56.85%,超越去年同期,然而,净利润仅为0.85亿元,仅为去年全年的41.91%。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由于利率市场化推进和业务竞争加剧,景德镇农商行的传统信贷业务,净息差逐渐收窄。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净息差分别为3.3%、2.76%和2.5%。 同时,净利水平下降还受到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的影响,今年上半年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达到1.61亿元,这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73.47%,拨备费用占拨备前利润的59.45%。 中诚信评级认为,随着监管机构对全面暴露风险资产的要求从严,预计未来该行仍面临拨备补提和盈利下滑的压力。[详情]

降级潮来袭银行未幸免:农商行成重灾区今年已有6家
降级潮来袭银行未幸免:农商行成重灾区今年已有6家

  临近7月末,企业定期跟踪评级结果披露的高峰期已进入尾声。梳理最新评级结果发现,今年银行类机构信用等级仍以持稳或上调居多,但也出现了部分下调案例,这在往年极为少见,进一步看,遭到降级的银行尤以农商行为主。分析人士指出,个别农商行“先天优势不足”、“历史包袱重”,在严监管、去杠杆的环境下首当其冲,由此也带来了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今年已有六银行遭降级 近年来,随着经济运行波动加大,企业评级调整增多,被下调评级或评级展望的已并不鲜见,但相对集中于产业内发行人,金融机构遭到负面评级行动的情况仍然比较少见。 不过,情况在近一两年出现了一些变化。 7月24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定期跟踪评级结果,将对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调整为A+。这是今年又一起银行类机构被采取负面评级行动的案例。 由于监管机构要求评级机构必须于发行人年报披露后的3个月内至少披露一次跟踪评级,而年报披露截止日是4月30日,因此每年的5-7月份都是债券定期跟踪评级报告发布的高峰期,尤以6、7月份为甚。眼下已到7月下旬,评级调整高峰期逐渐过去。通过梳理1-7月银行评级信息,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包括威海农商行在内,今年已有6家银行被本土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评级。 据Wind数据,截至7月26日,已有160家商业银行被国内评级机构出具新的评级信息,除了3家属于首次评级之外,其余157家银行中,共有21家评级获得上调,130家评级保持稳定,另有6家评级遭到下调。 历史上,也曾有过国内商业银行被下调评级的情况,但主要是海外评级机构所为。近年来,也曾有本土评级机构对银行采取过负面评级行动,但仅限于下调展望。本土评级机构直接下调银行评级的情况,而且达到6家,这是极为少见的。 农商行成重灾区 迄今为止,今年被下调评级的6家银行分别是吉林蛟河农商行、丹东银行、山东广饶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威海农商行,均为城商行或农商行。 综合相关评级报告来看,这几家银行遭降级的原因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资产质量下滑、盈利能力下降、资本充足率下降、流动性管控压力加大等是几类较有共性的特征。 比如,最近遭降级的威海农商行。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指出,2017年威海农商行不良贷款和预期贷款增长较快,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然较大;息差收窄,盈利资产下降,拨备计提压力加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发展乏力;资金业务占比较高,对流动性管控能力提出挑战;业务品种较为单一。 本月9日,东方金诚出具跟踪评级报告,将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由AA-调整为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报告指出,由于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该行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且大额贷款占比较高,行业和客户集中度维持高位;跟踪期内,受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影响,该行净利润以及净资产收益率等盈利指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持续承压;该行存在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导致资本被大幅扣减,资本充足率指标降幅较大,已低于监管要求。 业内人士指出,相比国有银行、股份行等银行来说,城商行、农商行普遍受业务区域限制,贷款集中度高;信贷结构单一,客户群体质量一般;管理水平不高,化解不良能力有限,因而其经营状况、资产质量等更易受经济金融形势及监管环境变化影响。农商行是由农信社改制而来,普遍还存在不良历史包袱较重、管理水平较低等问题。 2016年四季度以来,金融监管明显加强,融资环境收紧,企业债务风险有所暴露,债务违约的情况增多,银行资产质量下滑引起较多关注,同时,金融去杠杆也给银行业务开展、风险管理带来了挑战,更加考验金融机构管理水平。这一背景下,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首当其冲。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资产质量下降,不良率攀升,个别农商行盈利和资本指标大幅下滑,甚至核心资本充足率跌到负值。比如,前述被降级的贵阳农商行。7月2日,中诚信国际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由4.13%增至19.54%;资本充足率则从11.77%降为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更是变为负数,为-1.41%。另外,7月23日,贵州乌当农商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合并口径资本充足率为1.4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 如此局面下,中小银行面临不小的资本补充压力,市场对今年银行继续大力发行二级资本工具等补充资本已形成较一致预期。[详情]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净利润降37% 不良贷款倍增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净利润降37% 不良贷款倍增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净利降37% 不良倍增 本报记者 李玉敏 北京报道 导读 由于息差收窄及盈利资产下降等因素,导致威海农商行净营业收入下滑,不良大幅增长加大拨备计提压力,整体盈利能力处于同业较弱水平。 因经营状况恶化,又一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7月24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该行发行的一期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理由是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 数据显示,威海农商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2016年大幅下降37.65%。与此同时,该行不良却大幅攀升。2017年该行新增不良贷款3.42亿元,较年初增加180%。在2017年累计处置1.92亿元后,还有不良3.4亿元,不良率较年初增长1.79个百分点至3.99%。今年一季度,这一状况继续恶化。 拨备覆盖方面,由于该行2017年加大核销力度,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较上年大幅下降102.40个百分点至81.03%。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74.95%,低于监管要求。 一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陆续暴露出经营风险,且有明显的区域性特征。这不是个案问题,应对区域性风险和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加以重视?!?不良翻倍增长 威海农商行是一家主要业务集中于威海,资产规模约为190亿元的小型银行。中诚信的评级报告也显示,威海农商行存款和贷款业务在威海市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9%和7.18%,分别排名第7位和第6位。 不过,受地区经济环境波动的影响,威海农商行的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增长较快,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2017年开始,威海农商行的不良已经开始快速增加。2017年12月,中诚信国际即将威海农商行的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的原因是该行不良贷款增幅显著,且新增不良以大额对公贷款为主,经济下行期处置流程长,回收难度大。截至2017年9月,该行不良贷款增加了2.58亿元至4.48亿元,不良率较年初升3.07个百分点至5.27%,拨备覆盖率较年初下降107.11个百分点至76.3%,远低于监管最低标准。 通过大幅度核销等方式处置了1.9亿元不良后,威海农商行至2017年末资产质量小幅改善,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40亿元,不良率为3.99%。此外,关注类贷款占比为6.79%。 2018年以来,威海农商行逾期贷款继续增长。截至3月末逾期贷款总额增至5.78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6.60%,其中90天以上逾期贷款3.67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4.19%。受此影响,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增至3.70亿元,不良率也进一步上升至4.22 %。 从存量的不良上看,威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不良率分别为7.06%, 6.79%, 10.06%和15.19%。不良率最高的是住宿餐饮业,而该行的第一大股东就是威海蓝天宾馆。 从贷款行业投向来看,威海农商行2017年末的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农林牧渔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贷款合计占比为53.82%。 从集中度风险来看,威海农商行存在一定的“垒大户”情结。截至2017年末,该行最大单一贷款和最大十家贷款在资本净额中占比分别为5.53%和45.40%,集中度进一步上升。 委外投资“踩雷”东特钢 由于受区域限制,很多中小银行此前主要靠同业业务扩张,威海农商行也不例外。该行2017年末总资产189.36亿元,其中信贷资产净额、证券投资资产、对央行债权和对同业债权分别占总资产的43.60%, 39.58%, 8.80%和2.40%,证券投资几乎可以和贷款平分秋色。 在证券投资方面,威海农商行表示“主要通过投资顾问业务进行债券投资,并开展集合投资等委外业务以提高资金收益水平。主要与资质较好、国内排名靠前的券商、基金和信托等机构进行合作”。截至2017年末,该行证券投资余额为74.95亿元,较年初下降8.03%。 威海农商行还披露,该行对证券投资按照信贷标准进行投前和投后管理,并进行五级分类和风险计提。其中,投资“13东特钢MTN1”的0.59亿元已出现逾期,该行将此笔投资分类为次级,2016年其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为0.20亿元。 也有北京的私募债券基金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少农商行的资金都跨区域给了私募债券投资基金进行委外投资。近年来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出现了亏损,由于信息披露不及时、损益无法及时确认等问题,相关资产风险状况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由于息差收窄及盈利资产下降等因素,导致威海农商行净营业收入下滑,不良大幅增长加大拨备计提压力,整体盈利能力处于同业较弱水平。 2017年,威海农商行营业利润1亿元,较年初的1.57亿元减少5776万元;净利润为0.79亿元,较上年末减少4779万元,减少37.65%。由于不良的增加,该行2017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0.50亿元,较上年增长42.65%,较大幅度侵蚀了利润,拨备费用占拨备前利润的33.29%。 尽管如此,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仍大幅下滑。 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74.95%。如要按照150%的监管要求足额计提拨备,该行将出现巨额亏损。(编辑:李伊琳,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

山西侯马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仅1.98% 不良连续2年超26%
山西侯马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仅1.98% 不良连续2年超26%

  近日,山西侯马农商行披露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且拨备覆盖率仅33.5%。 蓝鲸财经注意到,该行2014年与2015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7%和2.99%,而2016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飙升至28.34%,2017年也高达26.28%。 具体来看,2017年末,侯马农商行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为14.41亿元,同比减少1.32亿元。其中,次级类贷款6687.05万元,同比减少7.42亿元;可疑类贷款13.72亿元,同比增加6.09亿元;损失类贷款183.5万元,与上年持平。 截至2017年末,侯马农商行累计收回表外不良贷款485.66万元,其中收回已核销、已置换贷款230.06万元,收回购置贷款255.6万元。 此外,该行2017年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98%,拨备覆盖率仅为33.5%,上述数值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该行的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也高于标准值,分别为26.05%和24.51%。 日前,侯马农商行召开了清收处置隐性不良贷款推进会。 据了解,关于侯马农商行资产质量问题,在去年政府就采取了相应措施。去年9月,山西省侯马市召开处置侯马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会议,成立了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段慧刚担任组长的“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要求对于该行所有不良贷款,做到应收尽收。[详情]

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未达标
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未达标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日前出具了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连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联合资信表示,确定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2015年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信用等级为AA-。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此外,拨备水平不足,对其资本造成一定消耗,且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对其资本消耗将加快,核心资本面临补充压力。 不仅如此,评级报告还提出,考虑到抵债资产和逾期90 天以上的贷款规模较大,未来该行仍面临资产质量下降及较大拨备计提压力。 具体而言,截至2017 年末,大连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072.22 亿元,其中贷款和垫款净额523.23 亿元;负债总额992.64 亿元,其中存款余额749.61亿元;股东权益79.59 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1.54%,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9.10%。 2017 年,大连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9.20 亿元,净利润逐年减少,2017年净利润1.35 亿元,同比减少55.45%。 蓝鲸财经注意到,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95%,拨备覆盖率为103.86%,低于监管标准120%,对不良贷款的覆盖程度不足。而且,2017 年,大连农商银行仅核销不良贷款0.65 亿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若提高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将更高,拨备覆盖率也更难达标。 对于目前存在的资产质量问题,大连农商行表示,截至 2018 年末,该行预计将不良贷款率控制在 5.00%以内,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低于 120%;拨备覆盖率达到 120%以上。[详情]

农商行屡亮红灯:IPO应阶段性搁置 不良率仍是焦点
农商行屡亮红灯:IPO应阶段性搁置 不良率仍是焦点

  不良率高企 农商行IPO屡亮红灯 在经历一年的平淡期后,各地农商行又开启IPO的大门,但却并没有收获两年前的光景,2018年7月以来,已有两家计划IPO的农商行都被临门叫停,而不良贷款率激增也成为农商行必须面对的问题。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部分农商行IPO的节奏可能会放缓,大量银行加快节奏上市,很有可能会带来吸血效应,让市场流动性不足的短板更加雪上加霜。 IPO应阶段性搁置 7月9日,证监会公告称,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以下简称“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值得注意的是,这是7月以来第2家被叫停审核的农商行,此前7月2日,青岛农商行也在上会前夕以同样的理由取消审核。 从资产质量来看,瑞丰农商行的表现可圈可点。2015-2017年,瑞丰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3%、10.58%、11.44%;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2%、1.81%、1.56%。 青岛农商行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达21.36亿元,同比增长10.85%;年末资产总额2511亿元,较年初增长了21.01%。财报数据显示,青岛农商行2014-2017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2.38%、2.01%和1.86%。 连续两家农商行IPO搁置也给目前尚在排队这些农商行的IPO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吕随启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整个市场行情比较悲观,这对IPO的定价肯定会产生影响。从融资数量最大化的角度来考虑,部分农商行IPO的节奏可能会放缓,大量银行加快节奏上市,很有可能会带来吸血效应,让市场流动性不足的短板更加雪上加霜。因此,从监管角度来讲,适当放慢银行IPO节奏也有利于稳定市场。 不良贷款率仍是焦点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这两家未上会农商行的不良率都不算高,但不良贷款方面依然是发审委关注的焦点。对于瑞丰农商行,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报告期内不良贷款率变化的原因,报告期内是否均存在公司不良贷款率低于当地其他金融机构整体不良资产负债率的情形及其原因等。 对于青岛农商行,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逾期贷款率和不良率变动趋势存在差异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情况。 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3.26%,较上年同期提高0.71%。青岛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虽然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但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连续四年持续下滑。该行2017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1%,而2014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1.42%。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今年成功过会的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发审会上的情况后发现,不良率问题也被监管重点提及。具体来看,尽管长沙银行在2016年的不良率明显低于同行业,但发审委还是询问其低于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紫金农商行方面,发审委认为,紫金农商行在报告期重组贷款逐年增长,各期末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部分行业迁徙率较高,要求该银行说明报告期内重组贷款比重呈上升趋势,且重组贷款占比超过逾期贷款占比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吕随启进一步指出,近期个别农商行不良率爆雷,这并非偶然现象,主要因为农商行自身盈利比较低,另外公司治理机制也不完善,此外在行业内缺乏竞争力,再加上宏观经济增速下滑、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贷款违约率仍在上升,行业内肯定还有很多农商行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是未被披露而已。 评级接连被下调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对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的评级报告显示,邹平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飙升至9.28%,净利润仅1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8.7%,已经远超出2017年末全国农商行平均水平3.16%。 评级报告进一步指出,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前十大不良贷款均为当期新增,且均为存量正常及关注类贷款下迁而来,余额合计为3.58亿元。除最大单户6000万元不良贷款借款人为大型企业外,其余借款人主要为纺织、金属、木材等行业小微企业,上述企业近年来经营状况逐步恶化,2017年其贷款逾期后难以通过借新还旧等方式盘活,继续下迁至不良贷款。 由此,东方金诚将邹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17邹平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至A。 此外,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出具的评级报告中也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并将其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据中诚信6月29日公布的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与之相应,该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暴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锐减为0.91%,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农商行评级下调的原因,多是来自于市场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当地企业经营遇困的担忧,特别是去杠杆背景下,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加剧,进而导致银行不良率、逾期率上升,评级机构相应下调评级。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看来,农商行的信贷资产质量较城商行和大行就有差距,客群质量有区别,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容易形成新增不良资产。从农信社改制发展而来的农商行,在资产质量上存在“先天不足”和“历史包袱”,存量不良资产没有妥善处置,因其质量较差,地方AMC资金有限,处置难度大,不利于化解存量不良。 “未来农商行应积极拥抱金融科技,一方面提高内部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风控科技水平,在流程升级上提升资产质量;另一方面,更多对接巨头的互联网金融资产,提高资产收益和资产质量?!闭砸谎笏档?。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宋亦桐[详情]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降四成 此前不良率飙升至近20%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降四成 此前不良率飙升至近20%

  贵阳农商行今年上半年净利降四成 去年末不良率升至19.54% 顾志娟 新京报记者7月25日从中国货币网获悉,贵阳农商行发布半年报,今年上半年,贵阳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0.5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2.47%;实现净利润1.65亿元,下降40.90%。此前该行因不良率飙升至近20%而备受关注。 此前6月29日,中诚信国际发布的对贵阳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底的4.13%激增至19.54%,同时,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从2016年底的161.25%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底的11.77%大跌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41%。 该报告将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飙升的原因归结为:该行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另外还有外部经济下行以及该行内部管理问题的原因。 2017年全年,贵阳农商行实现净利润1.98亿元,较2016年增长73.08%。中诚信表示,该行息差持续下滑,但盈利资产快速增长推动收入水平有所提升,拨备计提压力仍然较大,利润水平略有提升,但整体盈利能力仍处于同业较低水平。 此次贵阳农商行半年报并未披露不良贷款率及拨备覆盖率等数据,但不良资产的影响仍可见端倪。贵阳农商行表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各项支出18.4亿元,增幅87.11%,增幅明显主要出于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加大了拨备计提的力度。利润表显示,贵阳农商行今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达到7.28亿元,去年同期仅1.45亿元,同比大幅增加402.56%。 今年以来,贵阳农商行加快不良资产的清收处置,一季度不良率有所下降。截至 今年3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19.46亿元至58.97亿元,不良率较年初下降5.68个百分点至13.86%。但中诚信提出,由于该行前期合作的担保公司出现问题,担保贷款风险突出,存在联保贷款无“抓手”、关联及系列贷款涉及范围广和金额大等问题,且不良资产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业、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等行业中,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大,贷款清收难度依然较大。[详情]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骤降四成 评级遭遇下调
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净利骤降四成 评级遭遇下调

  证券时报记者 胡飞军 刘筱攸 近日,备受业界关注的贵阳农商行披露了2018年半年报,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0.58亿元,同比增长超五成;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超四成。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贵阳农商行上半年增收不增利,主要是受到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影响,由去年同期的1.44亿元大幅增加到7.3亿元。 净利下跌超四成 贵阳农商行是2011年由当地几家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合并而来,是贵州省内规模最大的地方性农村法人机构。 7月2日,评级机构根据贵阳农商行2017年财报情况发布了关于该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指出贵阳农商行面临诸多挑战,相关监管指标严重偏离正常范围。这一度给业界带来对银行风险暴露的恐慌,当天A股银行股板块出现下跌。 在贵阳农商行之后,山东邹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均曝出相关监管指标踩红线的情况。 时隔半年,贵阳农商行目前仍处在低迷的泥潭中。7月23日,中国货币网披露了贵阳农商行今年半年报:营业收入20.58亿元,同比增长52.47%;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41.07%。 贵阳农商行表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各项支出18.4亿元,同比增加87.11%,增幅明显主要是出于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加大了拨备计提的力度。利润表显示,贵阳农商行资产减值损失达到7.3亿元,同比大幅增加406.94%。 资产方面,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贵阳农商行资产总额为775.9亿元,较年初增加8.02%。其中,负债总额729.4亿元,所有者权益46.5亿元。 评级遭遇下调 据了解,今年7月初,贵阳农商行被中诚信国际下调评级,从AA-级降至A+级。评级报告称,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底的4.13%攀升至19.54%,不备覆盖率从2016年底的161.25%大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底的11.77%大跌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41.%。 对于不良贷款大幅攀升和逾期贷款增加的原因,中诚信国际认为,近年来,受宏观经济持续低迷,地区经济发展下行、钢铁产能过剩等影响,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 同时,贵阳农商行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导致该行的资产质量大幅下滑。 天风证券廖志明认为,贵阳农商行由几家农信社合并而来,业务基础较为薄弱,历史包袱较重,风险管理水平低下。同时,贵阳农商行原董事长在2016年9月被“双开”,新董事长上任后,存量问题贷款风险集中暴露,2016年末逾期贷款率大幅上升至34.01%。 此外,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银监部门今年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政策指引下,不良贷款认定标准大幅趋严,逾期90天以上的垫款全部要列入不良,这也是导致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暴增至19.54%的原因。 不过,记者注意到,贵阳农商行在半年报中并未披露资本充足率和不良贷款率等关键监管指标情况。[详情]

农商行频亮红灯:不良率飙升 信用风险或进一步暴露
农商行频亮红灯:不良率飙升 信用风险或进一步暴露

  据统计,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7月,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信用等级被调降的背后则是诸多农商行不良率“节节升高”的态势。 近期,多家农商行不良率飙升引发市场关注。多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不良率飙升折射出部分农商行公司治理水平较低、风控水平不高、不良认定标准较松等共性问题,可能会有更多农商行爆出不良率飙升情况,但不会演变为系统性风险。监管层也在加强风险监测和跨区域监管协调,引导农商行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制。 多因素致不良率飙升 东方金诚表示,跟踪期内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 6月底,贵阳农商行被中诚信下调主体信用等级和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2017年末的19.54%;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 河南修武农商行近日公布的年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5%升至2017年末的20.74%;资本充足率从12.92%降至-0.75%,拨备覆盖率从191.06%降至43.44%;山西侯马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末不良率高达26.28%,资本充足率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 业内人士认为,农商行不良畸高的情况,主要是较大的历史包袱、较低的风控水平以及当地经济结构等多种因素的结果。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激增的原因或在于这些机构之前没有如实反映真实信贷资产质量,而是通过各种方式藏着掖着,否则不可能一下陡增这么多?!被械厍撑┥绦幸滴窀涸鹑苏悦鳎ɑ┨寡?。 在他看来,这些机构以前发放的贷款可能集中于某个行业,一旦该行业低迷,也会导致投入的信贷资金无法退出形成不良。除此之外,也可能是名义合规实际违规发放了贷款而形成不良。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以贵阳农商行为例,2011年,该行由当地几家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合并而来,业务基础较为薄弱,历史包袱较重,风险管理水平低下。2017年强监管之下不良认定标准大幅严格,贵阳农商行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列入不良贷款,导致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暴增。 事实上,从银监系统发布的行政处???,农商行在资产质量方面存在不少乱象。今年3月,海南银监局公布的罚单显示,文昌农商行、??谂┥绦泻腿桥┥绦蟹直鹆旆?0万元、45万元和40万元,案由均为通过定向资管计划将不良贷款虚假出表,人为调节监管指标。 信用风险或进一步暴露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农商行平均不良率从2016年的2.49%升至2017年末的3.16%,至今年一季度末继续上升至3.26%。 业内人士表示,近期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后续不排除一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问题资产有继续暴露的可能。 “在整个金融系统中,农商行资产规模小、资本金较小和抗风险能力弱?!闭悦魅衔?,农商行、农信社是扶持农户、中小微企业的主力军。相对国有大行主要扶持的国企、央企、上市公司以及股份行扶持的平台等来说风险要更大。 “信贷业务风险暴露仍然是当前农商行面临的主要问题,经营区域集中于产业结构调整压力大,面临较大环保达标难度等地区的农商行资产质量仍存在较大的下行压力?!毙斐性度衔?,除此之外,近年来,部分农商行资金业务投入过大,规模增长过快,但风险意识和风险管理能力未及时跟上,随着监管趋严以及市场波动加大,其资金业务存在风险暴露的可能。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发布的多个文件都对农商行的经营业务产生了较大影响。日前,资管新规的配套政策《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和《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出台。赵明表示,资管新规对各地区的影响不一而足,以该行所在省份为例,没有一家农商行拥有资管牌照,仍然是靠传统业务和产品与其他银行机构竞争。资管新规直逼中小农商行要在期限内逐步压缩资管产品。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中小农商行大多已经“玩”不下去了,只能回归传统业务。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认为,在严监管、去杠杆的背景下,农商行可能面临的风险不仅是信用风险加速暴露;随着对资本补充的需求加强,还有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另外,由于大部分农商行由于利息收入占比较高,容易受到利率波动影响,银行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利率风险。 构筑风险防火墙 尽管当前农商行风险持续暴露,但考虑到农商行在市场上的体量较小,预计不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业内人士表示,从控制增量、化解存量方面防范风险,对农商行来说至关重要。 中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肖斐斐表示,不良率的上升并非全行业情况,仅部分地区面临风险压力。从65家发行同业存单且已披露2017年财报的农商行来看,共分布在22个省市。具体来看,尽管不良率总体有所上升,但出现“暴涨”的仅仅是个别银行。此外,风险暴露的区域特征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而非全面性的爆发。 在肖斐斐看来,部分农商行前期由于经营不善导致的资产问题并未及时准确反映,当前政策引导下风险集中暴露,部分地区不良率不排除上升的可能,但不具备全行业的代表性。截至2017年末,农商行总资产11.3万亿、占行业比重仅11.54%,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小。 “未来在管好存量的同时,要控制增量?!闭悦魅衔?,对于新增贷款,要一律严格把握准入合规,符合国家产业调整政策要求,对经营性现金流及后期还款来源严格测算,确保新增贷款质量。对于已扶持的企业,应加强贷后跟踪管理,只要企业经营正常、资产负债率合理、后期行业发展前景较好,就应该持续支持,而不应直接抽贷。 与此同时,处置存量不良资产力度应进一步加大。杨芮表示,除了常规核销、清收、重组、上迁、抵债、减免等方式外,可以积极探索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运作机制,实现资产的真实出售和破产隔离,从资产持有转向资产服务。此外,可结合《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合理筛选目标客户,持续、稳妥、积极推进债转股相关业务。 “整体来看,在当前的外部环境下,业务开展面临的风险不断加大与农商行等中小银行风险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是导致此类银行风险暴露的根本原因?!毙斐性侗硎?,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加快提升风险管控能力,以匹配业务开展面临的风险管控需求;另一方面,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积极发挥自身扎根地方、熟知地方经济产业环境等优势,深根细作,回归业务本源,提高风险识别能力。同时,对于风险暴露,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积极寻求股东、地方政府等外部支持,发挥省级联社体制优势,及时有效化解风险,避免风险的扩大与蔓延。 对于监管部门而言,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锋建议,一方面要迅速完善落实存款保险制度,不能让存款人受到损失。另一方面要出台金融机构兼并重组、破产倒闭的具体办法,一旦有资不抵债的情况要坚决处置。他说:“这两方面的办法应是配套的,监管部门要尽快做好准备。金融机构破产退出的机制明确之后,说明当局已有应对未来可能发生风险的手段,将有助于市场信心的确立?!?在监管方面,杨芮表示,未来一是可以建立健全银行不良贷款的监测制度,完善银行客户监测预警系统。对于农商行一类的区域性银行,有必要加强跨省跨区域的协同监管。二是为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化解和清收处置不良贷款提供更多途径,可以考虑效仿以前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与四大行对接处置不良资产的模式,以成立地方性资产管理公司的方式,对接地方性商业银行处置存量的不良资产。三是要建立科学的考核机制,引导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制。避免农商行在发展过程中为了一味“冲规?!?、“拼速度”而“轻质量”的现象产生。[详情]

大连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跌破红线
大连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跌破红线

  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跌破红线 每经记者 宋戈 实习记者 胡琳    每经编辑 陈星     7月23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出具了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连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联合资信通过对大连农商行主体及其相关债券的信用状况进行跟踪分析和评估,确定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2015年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信用等级为AA-。 联合资信表示,2017年,大连农商行贷款资产质量下行明显,逾期贷款规模和占比呈上升趋势,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拨备计提不足,且考虑到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规模较大,大连农商银行仍面临较大拨备计提压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95%,拨备覆盖率103.86%不及银保监会最低监管标准120%。更为糟糕的是,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若提高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将更高,拨备覆盖率也更难达标。 去年末不良贷款率为4.95% 不良贷款率是衡量银行资产质量的重要指标,那么大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如何呢? 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显示,2015~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93%、2.91%和4.95%。 2017年不良贷款率相较2016年末增加2.04个百分点。其中,关注类贷款余额54.29亿元,占比9.84%;逾期贷款余额62.3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1.30%。2017年,大连农商银行全年共核销不良贷款余额仅0.65亿元。 对此,联合资信表示,该行资产减值损失规模的上升对净利润的实现产生较大负面影响,盈利水平持续下降;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据评级报告显示,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其在考虑贷款客户的实际经营情况,暂将部分贷款列入关注类贷款科目。这意味着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认定较为宽松,若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计为不良贷款,该行不良贷款率将更高。 据悉,大连农商行在2015年12月发行了不超过2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用于补充二级资本。发行计划书显示,2015年上半年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25%。而2015年发行二级资本债以后,该行资本充足率逐年下跌。 2016年7月,银监会大连监管局批准大连农商行变更注册资本,同意由原471578万元变更为495156万元。天眼查显示,大连农商行已经完成注册资本变更,不过这也没能扭转资本充足率下跌的趋势。 2015~2017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06%、12.44%、11.54%。根据2018年第一季度报,其资本充足率已下跌至10.65%。 对此,联合资信表示,随着业务发展以及资产质量继续下行带来的拨备覆盖率下降,大连农商银行面临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 拨备覆盖率不及最低标准 拨备覆盖率,是指银行实际上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重要指标,它的计算公式是贷款损失准备与不良贷款余额之比。 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 根据评级报告,大连农商行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仅为103.86%,低于120%的最低标准,而这一指标在2016年末为162.19%。银保监会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农村商业银行的平均拨备覆盖率为164.31%,大连农商行更是差了一大截。 值得一提的是,2015~2017年大连农商行净利润逐年减少,其中2017年减少幅度最为明显。2017年净利润为1.35亿元,同比减少55.45%。 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指出,大连农商行对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钢集团”)授信7.17亿元,贷款余额6.78亿元,目前此类贷款均列入关注类贷款。其中,2.28亿元贷款涉及东北特钢集团旗下子公司,贷款涉及的子公司尚能正常经营,目前正在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类贷款。该行后续的回收情况将对其拨备计提规模产生一定影响。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表示:“银行风险暴露较快与企业经营困难有关。当然,部分农商行风险管控能力较低也是事实,这也是市场出清、去杠杆的必然结局和必须付出的代价?!?/span>[详情]

山西侯马农商行不良率高达26.28% 资本充足率只剩2%
山西侯马农商行不良率高达26.28% 资本充足率只剩2%

  近期,山西侯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侯马农商行)发布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报告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高达26.28%。这已经是侯马农商行连续两年不良贷款率高于26%。 进一步分析发现,侯马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大幅下降发生在2016年,受其影响,2017年,该行净利润大幅下滑60.7%;拨备覆盖率仅为33.5%;资本充足率仅为1.98%。其中,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两项指标已远远低于监管要求。 侯马农商行资产质量恶化也引起了政府注意。2017年8月,侯马市委副书记、市长段慧刚曾担任“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组长,专项行动要求,侯马农商行所有不良贷款,做到应收尽收。 2016年多项指标开始恶化 侯马农商行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高达26.28%,2016年不良贷款率也高达28.34%。 具体来看,2017年末,侯马农商行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为14.41亿元,同比减少1.32亿元。其中,次级类贷款6687.05万元,同比减少7.42亿元;可疑类贷款13.72亿元,同比增加6.09亿元;损失类贷款183.5万元,与上年持平。 截至2017年末,侯马农商行累计收回表外不良贷款485.66万元,其中收回已核销、已置换贷款230.06万元,收回购置贷款255.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之前,侯马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还维持在较低水平。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8%、1.97%、2.99%。 然而,在2016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忽然飙升至13.38%,大大高于监管要求的5%。在2016年第四季度,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继续大幅恶化,到2016年底,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28.34%。 2017年侯马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了2.06个百分点,但仍然高达26.28%。对于不良贷款率高企的原因,侯马农商行仅简单表示:“由于受经济下行影响,导致贷款风险增加?!?事实上,不仅仅是不良贷款率的大幅上升,侯马农商行多项监管指标均是从2016年开始大幅恶化。 从资本充足率来看,2014年~2015年,侯马农商行该项指标分别为17.13%、13.13%。2016年大幅下滑至2.15%,2017年继续下降至1.98%,远远低于监管要求的10.5%。 拨备覆盖率方面,2014年~2015年,侯马农商行该项指标分别是332.22%、226.88%。2016年大幅下滑至34.10%,2017年继续下滑至33.5%,也远远低于120%的监管要求。 经营效益方面,2015年侯马农商行净利润2.22亿元,同比增加20.88%。2016年,该行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8.2%,2017年净利润继续下滑至4510.33万元,同比下降60.7%。 资料显示,侯马农商行是在原临汾市侯马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1年12月,侯马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经原银监会批复同意筹建侯马农商行,成立时注册资本2.6亿元。在此之后,该银行经历了两次增资扩股。截至2017年末,注册资本金为6.3亿元。 股东方面,侯马农商行的股东较为分散,除13户企业法人股东外,还有457户职工自然人股东和108户非职工自然人股东。2017年信息披露报告显示,该银行第一大股东为山西海融物贸有限公司,持股9.98%;第二大股东为吉林九台农商行,持股比例为8.9%;第三大股东为山西意顺祥商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16%。 市长曾牵头处理不良贷款 由此看来,2016年开始的资产质量恶化给侯马农商行带来重大影响,同时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注意。 2017年8月,侯马市召开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会议。由于不良贷款已成为制约该行发展的关键因素,存在着潜在的金融风险隐患。为帮助侯马农商行做好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工作,该市成立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组长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段慧刚担任。这次专项行动要求,侯马农商行所有不良贷款,做到应收尽收。 2018年6月底,侯马农商行召开清收处置隐性不良贷款推进会。该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九生表示,坚持先清收处置后入账反映、坚持入账必须严肃问责的原则,确保认识到位、行动到位、落实到位,利用冲刺时间,积极稳妥实现保资产、降损失、化风险。 在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当中,侯马农商行列出12条解决不良贷款的措施,包括全员清收、司法清收、高压清收、依法抵债等。 同时,对于侯马农商行面临的信用风险,该行表示,2017年通过征信宣传、不良贷款清收处置、严把新增贷款、存量贷款调结构等方式,进一步引导净化信用环境。 一是做好全行授信工作,关注客户的第一还款来源,将客户的现金流的大小作为准入和授信的主要依据,把好贷款“出口关”;二是合理把控信贷风险集中度,适度分散风险,对存量贷款担保方式为保证担保的适度压缩,增加抵质押担保,提升抵御风险的能力;三是针对存量账面不良贷款,逐户逐笔建立了管理台账,根据每户不同情况制定清收措施,分别采取现金清收、盘活清理、以物抵债等方式进行清理,对于不能按时归还的贷款,及时诉诸法院采取资产保全措施,同时借助经侦人员加大追缴力度,以确保贷款形态真实反映,资产质量得到有效提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多次就上述问题致电侯马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复。[详情]

大连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跌破红线
大连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4.95% 拨备覆盖率跌破红线

  7月23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出具了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连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联合资信通过对大连农商行主体及其相关债券的信用状况进行跟踪分析和评估,确定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2015年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信用等级为AA-。 联合资信表示,2017年,大连农商行贷款资产质量下行明显,逾期贷款规模和占比呈上升趋势,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拨备计提不足,且考虑到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规模较大,大连农商银行仍面临较大拨备计提压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95%,拨备覆盖率103.86%不及银保监会最低监管标准120%。更为糟糕的是,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若提高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将更高,拨备覆盖率也更难达标。 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为4.95% 不良贷款率是衡量银行资产质量的重要指标,那么大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如何呢? 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显示,2015~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93%、2.91%和4.95%。2017年不良贷款率相较2016年末增加2.04个百分点。其中,关注类贷款余额54.29亿元,占比9.84%;逾期贷款余额62.3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1.30%。2017年,大连农商银行全年共核销不良贷款余额仅0.65亿元。 对此,联合资信表示,该行资产减值损失规模的上升对净利润的实现产生较大负面影响,盈利水平持续下降;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据评级报告显示,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其在考虑贷款客户的实际经营情况,暂将部分贷款列入关注类贷款科目。这意味着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认定较为宽松,若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计为不良贷款,该行不良贷款率将更高。 据悉,大连农商行在2015年12月发行了不超过2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用于补充二级资本。发行计划书显示,2015年上半年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25%。而2015年发行二级资本债以后,该行资本充足率逐年下跌。 2016年7月,银监会大连监管局批准大连农商行变更注册资本,同意由原471578万元变更为495156万元。天眼查显示,大连农商行已经完成注册资本变更,不过这也没能扭转资本充足率下跌的趋势。 2015~2017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06%、12.44%、11.54%。根据2018年第一季度报,其资本充足率已下跌至10.65%。 对此,联合资信表示,随着业务发展以及资产质量继续下行带来的拨备覆盖率下降,大连农商银行面临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 拨备覆盖率不及最低标准 拨备覆盖率,是指银行实际上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重要指标,它的计算公式是贷款损失准备与不良贷款余额之比。 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 根据评级报告,大连农商行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仅为103.86%,低于120%的最低标准,而这一指标在2016年末为162.19%。银保监会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农村商业银行的平均拨备覆盖率为164.31%,大连农商行更是差了一大截。 值得一提的是,2015~2017年大连农商行净利润逐年减少,其中2017年减少幅度最为明显。2017年净利润为1.35亿元,同比减少55.45%。 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指出,大连农商行对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钢集团”)授信7.17亿元,贷款余额6.78亿元,目前此类贷款均列入关注类贷款。其中,2.28亿元贷款涉及东北特钢集团旗下子公司,贷款涉及的子公司尚能正常经营,目前正在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类贷款。该行后续的回收情况将对其拨备计提规模产生一定影响。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表示:“银行风险暴露较快与企业经营困难有关。当然,部分农商行风险管控能力较低也是事实,这也是市场出清、去杠杆的必然结局和必须付出的代价?!?/span>[详情]

山西侯马农商行去年不良逾26% 市长曾亲自挂帅清收
山西侯马农商行去年不良逾26% 市长曾亲自挂帅清收

  近段时间,多家农村商业银行的不良风险加速外露。同时,还有至少5家农商行被第三方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等级。有一家位于山西省侯马市的农商行,不良率已连续2年超过20%。 侯马农村商业银行此前备受外界知晓,在于其不良率高企引起了当地市长的关注,市长亲自挂帅担任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负责人。 截至2017年末,侯马农商行净利润为4510.33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1477.6万元下降60.7%;不良率有所降压,26.28%的数据相比去年同期下降2.06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98%,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33.5%,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 对于不良率依旧未达到监管指标,侯马农商行在年报中表示,是由于受经济下行影响,导致贷款风险增加。报告期末,该银行累计收回表外不良贷款485.66万元,其中收回已核销、已置换贷款230.06万元,收回购置贷款255.6万元。截至2017年末,原银监会披露的农商行不良率监管指标为3.16%。 从年报来看,侯马农商行的资产恶化始于2016年第三季度。2016年三季报显示,该银行不良贷款率急剧上升至13.38%,拨备覆盖率从2015年末的226.88%降至71.56%。 在2014年、2015年,该银行的资产质量已有恶化的端倪。截至2014年末、2015年末,侯马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7%、2.99%;不良资产率分别为1.22%、1.66%。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记者并未找到侯马农商行公开发布的2016年年报。 居高不下的不良率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据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8月,侯马市召开处置侯马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会议。由于不良贷款已成为制约该行发展的关键因素,存在着潜在的金融风险隐患。为帮助侯马农商行做好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工作,该市成立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组长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段慧刚担任。这次专项行动要求,侯马农商行所有不良贷款,做到应收尽收。 2018年6月底,侯马农商银行召开清收处置隐性不良贷款推进会。该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九生表示,坚持先清收处置后入账反映、坚持入账必须严肃问责的原则,确保认识到位、行动到位、落实到位,利用冲刺时间,积极稳妥实现保资产、降损失、化风险。 在解决不良贷款采取的措施上,侯马农商行在2017年年报中列出了12点措施,包括全员清收、司法清收、高压清收、合规清收等?!岸晕倚星迨詹涣级榭霾欢ㄆ诘慕猩缁崞毓?,尤其是法院清欠办公室约谈拘传影像进行电视、微信大曝光,要求全员全部转发,最大限度提高社会影响力,促进清收成效”,侯马农商行在年报中如此表示。 由山西省委宣传部主管、山西网信办主办的黄河新闻网今年7月16日报道称,清收队员们联合清收、交叉清收,携带“依法收贷 欠贷还钱”手举牌和清收条幅,变“两人催收”为“团队入户”,走进到失信贷户的单位和公司,不断突破失信贷户的心理防线,将“依法收贷 欠贷还钱”的警钟持续敲响。 资料显示,侯马农商行是在原临汾市侯马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1年12月,侯马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经原银监会批复同意筹建侯马农商行,成立时注册资本2.6亿元。在此之后,该银行经历了两次增资扩股。截至2017年末,注册资本金为6.3亿元。 在股东方面,侯马农商行的股东较为分散,除13户企业法人股东外,还有457户职工自然人股东和108户非职工自然人股东。去年年报显示,该银行第一大股东为山西海融物贸有限公司,持股9.98%;第二大股东为吉林九台农商行(3618.HK),持股比例为8.9%;第三大股东为山西意顺祥商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16%。 侯马农商行的一把手也在短时间内屡次变更。从网上不难发现,关于侯马农商行原党委书记、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李俊跃的负面消息不断。去年9月,该银行召开董事会选举产生了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12月,山西临汾银监分局核准了王九生的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侯马农商行发生法定代表人也由李俊跃变更为王九生。 不过,从公开报道可以看出,在王九生之前,侯马农商行还曾有过一位党委书记,即李兴强。李兴强曾多次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出席公开活动,但该银行一直未召开董事会选举其为董事长。也正在李兴强任内,该银行的不良风险加速外露。[详情]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突升 有先天不足也有历史包袱
部分农商行不良率突升 有先天不足也有历史包袱

   7月份,对于部分准备上市的农商行来说十分不平静。7月2日,青岛农商行在上会前夜被证监会取消上会审核;7月9日,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也在上会前夜被“暂?!?,市场认为这多与其资产质量问题有关。 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4.13%飙升至19.54%,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变为0.91%,后两者均大幅低于监管指标。此外,山西侯马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等多家机构也被指出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 因资产质量下滑、不良贷款率高企,部分农商行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那么,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究竟有哪些? 据记者了解,就目前已暴露的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问题来看,其原因既有“先天不足”也有“历史包袱”,同时还与近期“统一不良贷款划定范围”的监管要求有关,这让农商行之前未被划入不良贷款的隐性风险提前、充分暴露。因此,应理性看待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下滑,对此既要高度重视,又不应过度渲染恐慌情绪。 农商行不良贷款高企的直接原因是监管统计口径调整。此前,部分商业银行没有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列为不良贷款,由此造成各家银行认定不良贷款的标准存在差异,进而导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偏离度过大,无法准确识别风险。 为了真实反映资产质量,监管层新近要求在贷款“五级分类”统计中,银行需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至少计入“次级”。所谓“五级分类”,即把贷款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5类,后3类属于不良贷款。对于此前未执行此要求的农商行等小型银行来说,不良贷款划定范围扩大了。 因此,部分农商行不良贷款高企并非其资产质量出现了“迅速恶化”,而是根据监管要求将充分暴露风险,从长期看有利于农商行的经营改善与转型。 但值得注意的是,监管统计变化这一“外因”并不能掩盖农商行长期存在的经营难题,其不良率高企的“内因”更值得深思。 首先,我国农商行长期以来存在“先天不足”和“历史包袱”。从历史维度看,我国农商行发展前后经历了农信社、向农合行农商行改制、农商行市场化转型3个阶段,在此过程中,原有不良资产并未得到充分化解。 其次,农商行市场空间有限,业务模式单一。农商行的成立初衷,就是立足农村、服务县域经济,但这也造成其贷款投放的行业集中度较高。记者曾赴多地的农商行调研采访,发现其贷款多投向当地的制造业、农林牧渔业,区域集中、行业集中。这两个行业近年来信用风险上升,导致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会相应产生较大波动。 再次,部分农商行的公司治理结构有待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存在缺陷。 那么,在认清农商行经营现状与困境的同时,应如何谋求发展?业内专家认为可从以下3方面入手。 一是进一步丰富金融产品,改变过度依赖资产扩张的外延式增长模式。具体来看,农商行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发展“商行+投行”投贷联动模式,做精做优投行业务、资管业务,为辖内中小微企业提供涵盖融资、债券承分销、财富管理、支付结算等一站式服务,从而缓解农商行的资产端、负债端压力。 二是适时引入市场资本,一方面缓解业务扩张带来的资本金压力,一方面通过资本化运作优化公司治理结构。 三是摒弃同质化竞争,探索自身的差异化、特色化经营优势。继续深耕本土、服务中小微企业,同时着力探索零售业务创新,融入当地居民、商户生活,搭建更多的金融服务场景,推进刷卡消费、个人理财、资金结算等业务发展。(经济日报记者 郭子源) [详情]

这些银行为何“资不抵债”?
这些银行为何“资不抵债”?

  活久见!这家农商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不仅不达标,而且还跌到负数了。 7月23日,贵州乌当农商行披露半年报,该行合并口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资本充足率为1.41%,不仅与监管7.5%、8.5%、10.5%的最低要求相差甚远,而且出现了指标为负值的情况。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核心资本充足率为负的银行还不止一家。 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为-7.28亿元,发行二级资本债12亿元后,年末资本净额为4.71亿元。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41%,资本充足率为0.91%。 另一家是河南修武农商行,其2017年不良贷款率为20.7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拨备覆盖率仅43.44%。 为何“资不抵债” 具体来看,贵州乌当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状况在2017年经历了拐点,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均骤降超过10个百分点。 出现类似情况的还有贵阳农商行。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7年骤降超9个百分点,由正转负。 一位国有大行银行业分析师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资本充足率指标出现负值,是因为资本金已不能覆盖扣除项。 资本扣除项主要包括:商誉、无形资产、贷款损失准备没有计提充足的部分。从贵州乌当农商行半年报的数据来看,相关指标出现负值,主要是贷款损失准备没提足的部分较多。 上述分析师认为,究其根本,还是不良贷款过多,以至于贷款损失准备不够计提。 2017年末,贵州乌当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2.02%飙升至14.96%,不良贷款余额从2016年末的2.30亿元翻了近9倍,达20.12亿元。 同一会计期内,贵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增至19.54%;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增长64.69亿元至78.43亿元。 其中,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的骤增,与该行在2017年末对不良的认定更严格、不良暴露更充分有关。 中诚信国际在对贵阳农商行出具的信用等级通知书中指出,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贵阳农商行在2017年末,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称,2017年银监会“三三四十”检查中关注不良偏离度问题,强监管之下,不良认定标准大幅变严。贵阳农商行因拨备计提不足产生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大致形成了51.65亿元的资本扣减,对资本充足率形成-9.96个百分点的影响。 由此可见,不良认定标准趋严,成为农商行“资不抵债”的重要原因。 不过,廖志明也强调,贵阳农商行的资产质量状况不具备行业代表性,其资产质量问题主要由较大的历史包袱、较低的风控水平、及当地经济结构等多种因素造成。 而即便是贵阳农商行,其近几年逾期贷款率在显著下降,资产质量有所改善。只不过由于存量问题太严重,逾期贷款率与不良贷款率仍远高于行业平均。 农商行资本压力普遍较大 农商行面临的不良资产压力在今年尤其凸显。 山西侯马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率高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 6月份,侯马农商银行还召开了清收处置隐性不良贷款推进会,要求在进一步做实信贷资产五级分类的基础上,锁定余额,明确不良贷款余额和占比不高于5月底数据的目标。 廖志明表示,不良贷款率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农商行业务基础较差,以及不良认定标准大幅趋严。因为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公司治理水平较弱,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的影响较大。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农商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为3.26%,高于其他各类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资本充足率为13.39%。 而农商行不良率飙升带来的资本缺口压力,也促使农商行不断寻找资本补充方式。 Wind统计数据显示,年初至今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累计发行了956.2亿元。 从下图可以看到,发行主体绝大多数都是农商行。不过从体量上来看,最大的一笔为农业银行的400亿元二级资本债,占据总发行量超过40%。 不过,目前我国银行能采用的资本充足水平管理工具并不多,债务型工具尤其稀缺,且补充资本的质量并不高,二级资本债也仅能补充二级资本充足率。 而大多数农商行为非上市银行,因此无法采用相应的权益型方式,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详情]

农商行困局求解:风险暴露加速 评级频遭下调
农商行困局求解:风险暴露加速 评级频遭下调

  时代周报 [摘要] 一方面是农商行不良率因大幅度攀升,评级被下调;另一方面则是两家农商行相继被证监会发审委取消上会审核。 最近频频上头条的除了网贷平台之外,还有农商行。 6月底,贵阳农商行因为不良率过高被下调评级;7月10日,山东邹平农商行被下调评级。据同花顺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而去年全年,60家银行的评级被上调。 一方面是农商行不良率因大幅度攀升,评级被下调;另一方面则是两家农商行相继被证监会发审委取消上会审核。 “这种情况与银行业去年开始的严监管有一定的关系,同业业务等受限,这轮严监管对大行以及龙头股份制银行是有利的,对一些业务不大合规的地方性银行影响很大?!币晃还煞葜埔幸滴癫棵鸥涸鹑烁嫠呤贝鼙钦?。 “农商行不良资产的问题一直存在,只是最近他们开始更如实地披露,以前的报表不如实反映,其实监管一直都有要求?!币晃还煞葜埔械胤街行谐じ嫠呒钦?。 根据监管数据,2017年末,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3.16%,并且呈现逐季升高趋势,2017年一季度末仅为2.55%。到2018年一季度末更是上升至3.26%,远高于商业银行的1.75%平均指标,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银保监会近期表示,目前银行机构运行稳健,风险可控;目前商业银行整体贷款质量和经营效益稳定,风险抵补能力和流动性储备充足。 评级频遭下调 7月10日,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其理由是:跟踪期内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等。 截至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3%下降至7.12%。净利润只有0.001亿元,也比上年的1.13亿元下降了99%以上。 东方金诚的评级报告指出,作为地方农村金融机构,邹平农商行信贷投放主要集中于区域内中小微企业,以中小制造业为主(制造业贷款占对公贷款比例为64.74%),而客户又相对集中(前十大客户贷款集中度高达52.26%),面临的信用风险较大。 “这就是城商行与股份制等银行相比比较特殊的一面,贷款类型比较容易受当地产业结构的影响?!鄙鲜龉煞葜埔幸滴癫棵鸥涸鹑怂?。 事实上,邹平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是在2017年突然变差的。2015年、2016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29%、2.3%。分析其原因,东方金诚评级报告提出,邹平农商行不良率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是受环保整治、担保链风险传导等因素影响。产业结构调整、环保整治等政策持续推进对邹平县区域经济产生较大冲击,部分行业龙头企业以及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均出现经营困难,信用风险不断暴露。 在此背景下,邹平农商行以制造业中小微企业贷款为主的信贷资产逾期现象明显增加,并通过担保链条逐步传导,导致该行资产质量明显恶化。 超高的关注类贷款比例也让邹平农商行资产质量持续承压。截至2017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为42.16亿元,占总贷款比例为31.19%,远远高于2017年末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3.49%。 评级报告指出,邹平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下迁将进一步加剧其资产质量恶化。事实也正是如此,2018年一季报显示,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已经上升至10.49%,较2017年末上升1.79个百分点。 评级报告显示,为了应对资产质量下行,邹平农商行一方面大力推动贷款结构调整,加强存量贷款的风险排查和检测,并通过健全制度建设,完善管理机制,推进信贷队伍建设等措施提升信用风险管理水平,减少新增不良贷款。另一方面,该行多措并举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力度。 资产质量恶化还引起了资本充足率的大幅下滑。截至2017年底,邹平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7.12%,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6.22%。三项指标均已低于2017年过渡期资本充足率要求。而该行2015年末、2016年末资本充足率均大于监管要求,分别为11.98%、11.73%。 评级报告称,考虑到该行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较大,盈利能力亦大幅下降,内源资本积累能力已大幅弱化,该行面临较大的外部资本补充压力。 对于这份评级报告,邹平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管理制度等方面的原因,暂时无法回复。 不良率较高 这并不是个案。今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从原来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 5月,山东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被东方金诚从AA-降至A+,展望从稳定到负面。近期则是邹平农商行、贵阳农商行被降级??晒┒员鹊囊桓鍪菔?,去年全年60家银行的评级被上调。 评级遭遇下调是一方面,近期多个农商行公布了2017年年报,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部分农商行经营情况并不理想,不良率远远超过农商行的平均水平。 比如河南修武农商行,根据年报,截至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69.87亿元。营业收入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呈现出断崖式下跌。一方面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9.5%;一方面是净利润300万元,同比剧降92.86%。它的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2.92%下降至2017年末的-0.75%,拨备覆盖率从191.06%下降至43.44%。 而山东寿光农商行,其2017年年报则被该行聘请的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峒扑衔?,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2017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元。这意味着,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寿光农商行将大幅亏损6.87亿元。 数据显示,山东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2015年开始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2017年不良贷款率高达4.22%,同时拨备覆盖率已经降至100.84%。 在排队上市的农商行或许也受到波及。7月2日,青岛农商行在上会前夜被证监会取消上会审核;7月9日,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也在上会前夜被按下暂停键,其理由均为“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市场多认为与其资产质量问题有关。 “在最近半年多的时间里,银行IPO过会成功率100%,最近两家农商行相继被取消上会,也为其余排队的农商行敲了警钟?!币晃煌缎腥耸扛嫠呤贝鼙钦?,发审委关注的核心并不是银行的净利润,而是资产质量,今年成功过会的银行,有关资产质量的问题频频被提及。 证监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算上取消审核的两家农商行,共有19家各类银行排队IPO,这其中农商行就有8家。除了上述两家,还有厦门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重庆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以及江苏海安农商行。 除了评级被下调之外,农商行还出现频频被罚的现象。日前,黑龙江大庆银监分局针对“违规办理同业业务”连发四张罚单。其中,大庆农商行被罚1000万元,黑龙江肇州农商行被罚600万元,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被罚700万元,黑龙江林甸农商行被罚700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大庆农商行是其他三家农商行的股东。这也是银监系统对农商行同业业务开出了近年来最大一笔罚单?!岸耘┥绦欣此?,这属于巨额??盍?,很多小的农商行都是微利?!被弦晃慌┥绦腥耸慷允贝鼙钦咚?。 加速揭盖子 “这只是农商行个别的现象,不能代表农商行的整个群体,这个要区别来看?!痹诓煞霉讨?,多位专家都这样提醒记者。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农商行和农信社数量高达2000多家,这些暴露风险的银行数量占比很小,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属于个别现象。 但近年农商行整体不良率上升却是业界的一个共识,这与不良贷款确认趋严、去杠杆以及监管趋严等因素分不开。 在监管层面,今年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月30日,银保监会农村金融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将之前意见稿监管要求开始落实到农村中小银行。 “就是在降杠杆之下,金融业过去严严实实的盖子正在逐步被揭开?!泵裥磐蹲使芾碛邢薰就蹲首芗嗔挝盎允贝鼙钦咚?。 “农商行的地域特性特别明显,贷款和经营基本集中在当地。如果当地的产业环境好,农商行的日子就会好过,反之就会受坏账上升等的困扰,风控是一部分,‘靠天吃饭’也是一部分?!鄙鲜雠┥绦腥耸慷允贝鼙钦咚?。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中信证券(港股06030)银行业研究员肖斐斐认为,小型区域性银行由于自身管理问题,前期积累了较大的存量资产问题,而在银保监会今年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的政策指引下,问题资产发生集中暴露。 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农商行自身的疮疤也在严监管和去杠杆的强光照射下暴露出来?;嫡寺熟皇谴讨?,其背后的缘由却埋藏已久。农商行还存在前期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等内部管理问题?!敝泄嗣翊笱Ч驶醣已芯克芯吭崩詈绺嫠呤贝鼙钦?。 中金公司(港股03908)研究报告指出,在多重因素作用下,未来中期内银行体系会面临地方小型金融机构风险暴露和出清的趋势。近年来,对地方政府融资渠道的整顿和社融增速的严控使得高杠杆的区域不良暴露增加,监管在贷款分类和非标回表等方面更加严格,以及强监管环境下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等中介机构更勤勉尽责,这几个叠加的因素将加速地方金融机构风险的暴露。 “未来,不良贷款偏离度限制政策下,小型区域性银行不排除仍有问题资产大幅暴露可能,特别是2016年、2017年评级展望有下调的城农商行。同时,全银行业资产质量处于整固期,拨备新政、债转股政策均有利于银行资产质量的持续改善?!毙れ踌橙衔?。[详情]

贵州的农商行都怎么了? 核心资本充足率跌到负数
贵州的农商行都怎么了? 核心资本充足率跌到负数

  农商行最近坏消息不断,又一家贵州的农商行核心资本充足率跌到了负数。 7月23日,贵州乌当农商行披露半年报,上半年增收不增利,净利润4623万元同比下降两成多,更令人吃惊的是,该行的一级资本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36%,已经严重不符合监管要求,亟待补充资本。 此前已有包括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多家银行评级遭遇下调,不良率或资本充足率触及监管红线。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暴漏风险的农商行,总体还是在监管强化之下,存量隐藏风险加剧暴露,是个别现象,不是农商行整体面临的问题。同时,农商行风险暴露区域的特征较为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而不良率排名第一的正是贵州省内的农商行。 资产减值大增,净利下跌 资本充足率是衡量银行偿债能力的关键指标,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应该为10.5%、8.5%和7.5%。 然而,一家名为乌当农商行的银行披露的监管指标令业界难以相信,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1%、-1.36%和-1.36%。 乌当农商行是2015年9月由贵阳市乌当区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实收资本由1.5亿元变更为5亿元。截至上半年,乌当农商行总资产为219.13亿元,负债总额207.85亿元,所有者权益总额11.28亿元。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负数的见过,但是跌到-1%以下的还是少见?!币患遗┥绦卸烊耸慷匀讨泄钦弑硎?。 “看这个指标,感觉回到了20多年前的银行业,当时不少银行处于技术性破产就跟这种差情况不多?!蔽鞑恳患页巧绦腥耸扛锌?。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乌当农商行尽管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但是受净利差收窄和资产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影响,乌当农商行净利润反而出现大跌,整体盈利水平下降。 乌当农商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39亿元,同比增长110%;净利润4623万元,同比下降24%。 财报显示,乌当农商行之所以增收不增利,在于其营业支出同比大幅增加,尤其是业务管理费和资产减值损失大幅攀升,分别为1.48亿元和1.38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35%和294%。 去年7月,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就曾发过评级报告,维持乌当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联合资信认为,乌当农商行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增幅明显,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偏离度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拨备水平有待提升;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对资本起到一定补充作用,但一级资本已明显不足。 贵州农商行不良率排名第一 乌当农商行并非第一家“爆雷”的农商行,但它却处于农商行风险暴露特征明显的区域——贵州省。 今年7月初,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被评级机构从AA-下调为A+。原因则是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相应地,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变为0.91%。 不过,后续又爆出还有比贵阳农商行不良率高的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率为20.7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拨备覆盖率仅43.44%。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强调,这些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是个别现象,不能夸大为农商行整个群体面临的问题。 而在统计了65家全国有发行同业存单且披露财报的农商行情况后,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认为,农商行风险暴露区域特征较为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并不是全面性爆发。 在纳入统计的22个省份中,不良率排名前五的是贵州(19.54%)、河南(11.57%)、辽宁(4.95%)、山东(3.45%)和吉林(2.64%),相比之下,北京、重庆、四川、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在1.5%以下,远低于行业水平。 记者注意到,贵州银监局披露的该省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也不低,截至今年2季度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558.55亿元,不良贷款率2.43%,较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详情]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超20% 多次漏税曾被处罚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超20% 多次漏税曾被处罚

   近期,一边是银行股领跌,另一边是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的消息频频爆出。国开行这种连续53个季度不良贷款率控制在1%以内的“三好学生”可遇不可求;但更多的是表现平平甚至拖后腿的差生。 记者:汪下弟 高方方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超20%开始成为焦点,这意味着有1/5的贷款大概率收不回来了。自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先后被下调评级,农商行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同时,河南修武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负。 而此前,截至2017年末,修武农商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已降低为-3.12%。 2月2日,河南修武农商行因漏税被焦作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责以行政处罚,原因是共计漏缴税97.94万元。对于一个2017年净利润仅有328万的农商行来说,漏税金额占比接近30%,达到29.86%。 不良贷款率新纪录 河南修武农商行的年报显示,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4.02%、4.50%,稳定徘徊在监管红线处。2017年的不良贷款率则一举超过贵阳农商行,飙升超20%,为20.74%,刷新今年以来不良贷款率的新纪录。原因是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 同时,公司的资本充足率为负数,根据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2015-2016年公司的资本充足率12.37%、12.92%,符合监管要求。 对应于不良贷款的拨备覆盖率,河南修武农商行由2015-2016年均为190%左右骤降至2017年末的43.44%。今年2月份,监管部门将拨备覆盖率由150%调整成120%-150%,因此最少要保证120%。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负债增长快于资产增长。2017年,河南修武农商的总资产为69.87亿元,2016年为50.18亿元,2015年为47.22亿元。2017年相较于2016年,总资产增长了39.24%;2016年总资产相较于2015年增长了6.27%。 而总负债方面的增长更为猛烈。2017年公司的总负债为66.41亿元,2016年为46.67亿元,2015年为43.98亿元??杉?,2017年总负债相较于2016年同比增长了42.30%,2016年相较于2015年同比增长了6.12%。 与农商行第一股重庆农商行相比,更能了解河南修武农商行的处境。截至2017年末,重庆农商行的资产总额为9056.78亿元,位列农商行规模第一,不良贷款率仅为0.98%,拨备覆盖率为431.24%,资本充足率为13.0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3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0%。 不仅“成绩”差,河南修武农商行还爆出漏税行为。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河南修武农商行有一条行政处罚信息,是由焦作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于2月2日出具的决定,行政处罚内容主要包括“少缴纳营业税2016年53.34万元,少缴纳城建税2016年2.11万元,少缴纳教育费附加2016年1.69万元,少缴纳地方教育附加2016年9757.75元,少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2013年39.82万元?!?除此之外,河南修武农商行的司法协助信息中,有7起司法冻结信息,其中6起还未到期,其中被执行人分别为焦作市穆家寨生态农业观光园有限公司、焦作市三维商业广场有限公司、崔燕红、焦作市银河置业有限公司、范军,均为公司股东。焦作市穆家寨生态农业观光园有限公司、焦作市三维商业广场有限公司、焦作市银河置业有限公司多次成为被失信人。 同时,天眼查显示,自2017年初至今,河南修武农商行竟然有几十份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河南修武农商行均为原告。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规模小的银行风控差,但又有放贷任务,因此对贷款人信用、还款能力要求较低。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试图联系河南修武农商行,截至发稿,对方未做任何回应。 不良贷款率增速最甚 7月10日,东方金诚评级出具对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以及相关债项的跟踪评级,将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2月9日,东方金诚评级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评为AA-,评级展望为“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杉?,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信用风险早前已经开始暴露了。 根据2月9日的那份公告显示,“2月2日,东方金诚评级就资产质量大幅下降问题向山东邹平农商行了解情况,据山东邹平农商行反馈,由于当地中小企业互保风险持续暴露,部分对外提供担保企业由于涉诉导致贷款无法正常周转,该行逾期贷款大幅增加?!?截至一季度,山东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0.49%,资本充足率为5.22%;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为9.28%,资本充足率为7.12%,拨备覆盖率为59.28%。而在2015-2016年,不良贷款率均低于4%,资本充足率均高于11%,拨备覆盖率均高于150%,全部符合监管规定。 具体到贷款分类,山东邹平农商行的正常类金额71.45亿元,占比57.15%;关注类金额41.97亿元,占比33.57%;次级、可疑类金额分别为3.69、7.91亿元,占比分别为2.95%、6.33%。 在山东邹平农商行之前,贵阳农商行也被下调评级。根据中诚信国际给贵阳农商行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贵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飙升至19.54%,而2016年末,该数据仅为4.15%,符合国家监管要求;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的11.77%下降至0.91%;拨备覆盖率也从161.25%骤降至34.15%。 因此,中诚信国际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下调至A+,此前评级为AA-。 东方金诚评级表示,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规模增速放缓。截至2017年末,商业银行总资产为196.78万亿元,同增8.31%,增速同比下降8.29%,其中各项贷款余额为97.79万亿元,同增12.80%。 同时,截至2017年末,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3%、1.71%、1.52%、3.16%,值得注意的是,农商行同比和环比分别上升0.67%、0.21%,升幅较大。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小银行资本金少,而银行又是高杠杆经营行业,为了符合银监会监管规定,小银行会刻意隐藏债务,使之符合监管要求。但在现在资金面收紧、降低杠杆大背景下,小银行这块风险暴露了。[详情]

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26% 区域不景气造成资产质量速降
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26% 区域不景气造成资产质量速降

  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过26% 区域经济不景气造成农商行资产质量速降 山西侯马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率高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资产质量堪忧。 财联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财联社记者李愿 财联社7月22日讯,又一家农商行不良率高达20%。山西侯马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率高达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资产质量堪忧。 资料显示,侯马农商行是在临汾市侯马市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1年12月,侯马市农村商业信用合作联社经银监会批复同意筹建山西侯马农村商业银行,成立时注册资本2.6亿元。 截至2017年年底,该行注册资本为6.3亿元,股份总数63000万股,其中:企业法人股13户,持有35758.5万股,占总股份的56.76%。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3季度,该行资产质量急剧恶化,不良率、拨备覆盖率等多项指标下滑到监管要求之下,曾引起媒体高度关注。 而据2015年年报,该行不良率仅为2.99%,资本充足率为13.13%,拨备覆盖率为226.88%,均符合监管要求。 2016年7月,自2011年上任的第一任董事长李俊跃因负面消息缠身,山西省联社从联社系统内空降党委书记,但工作时间不到8个月,党委书记再次变更,王九生上任。5月,该行宣布将召开董事会进行提名选举。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工商信息显示,直到2017年12月4日,该行董事长由李俊跃变更为现任董事长王九生。 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降至26.28%,资本充足率仅为1.98%,拨备覆盖率只有33.5%。而2016年年报无法公开查询。 侯马农商行年报称,该行不良率未达到监管指标要求,是由于受经济下行影响,导致贷款风险增加。 为化解不良问题,2017年8月,召开处置侯马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会议,成立清收处置侯马农商行不良贷款专项行动协调小组,组长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段慧刚担任。专项行动会议要求,侯马农商行所有不良贷款,做到应收尽收。 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较2016年减少13218.56万元,不良贷款占比26.28%,较上年减少2.06个百分点。累计收回表外不良贷款485.66万元,其中收回已核销、已置换贷款230.06万元,收回购置贷款255.60万元。 财联社从企业信息统计,从2017年5月起截至今日,该行涉及司法诉讼达40多起,绝大多数为借款合同纠纷,其中不少是个人。 来源:财联社 原标题:【原创】侯马农商行不良率超过26% 区域经济不景气造成农商行资产质量速降[详情]

农商行存量风险上浮 专家称整体风险仍然可控
农商行存量风险上浮 专家称整体风险仍然可控

  信用评级遭下调 不良率大幅攀升 存量风险上浮 农商行整体风险可控 经济参考报 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规模较小的区域性银行特别是农商行被集中下调评级,引发市场对于这类银行的资产质量的担忧。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暴露出来的个别农商行资产质量恶化属于极端案例,并不代表整个农商行群体。整体来看,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风险可控。 多家农商行遭评级下调 近一段时间以来,多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日前,中诚信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并将其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19.54%;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则将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其2017年发行的2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债项评级,由A+下调至A。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3%下降至7.12%。 今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从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5月,山东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被东方金诚从AA-降至A+,展望从稳定到负面。 山东寿光农商行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审计机构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在其年报中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年报显示,寿光农商行2017年营业收入为10.54亿元,净利润为6569.98万元。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寿光农商行将大幅亏损6.87亿元。 在IPO方面,7月9日,证监会公告称,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7月3日,青岛农商行也曾在上会前夕因同样原因被取消上会审核。 不良率攀升引发监管关注 按照相关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则不应高于5%,在拨备覆盖率方面,银监会今年2月份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从当前披露的情况来看,个别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恶化,已经不能满足监管要求。 以河南修武农商行为例,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5年、2016年的4.02%、4.5%飙升至20.74%;拨备覆盖率则由2016年末的191.06%跌至2017年末的43.44%,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的12.92%跌至2017年末的-0.75%,均不符合当前监管要求。 另一方面,整体来看,农商行群体的不良率仍在攀升。数据显示,去年以来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压力缓解,多数上市银行不良率下降,但农村商业银行不良率却在走高。2017年一季度末、二季度末、三季度末、四季度末及2018年一季度末,农商行不良率分别为2.55%、2.81%、2.95%、3.16%、3.26%,而同期大型商业银行分别为1.64%、1.60%、1.54%、1.53%、1.50%。 农商行群体不良率的攀升,引发监管部门的关注。今年3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意在对单一大额客户风险敞口展开监管。该通知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统一授信和大额风险监测进行了规范,要求其对相应业务“补充授信”,并对无法穿透的资管产品统一规为匿名客户,其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15%。 整体风险仍然可控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但个别农商行暴露出的风险问题,并不能延展到整个农商行群体。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农商行和农信社数量高达2000多家,这些暴露风险的银行数量占比很小,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属于个别现象。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中国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上来说是良好的,一些农商行属于极端案例?!安煌囊欣嘈屠锩?,资产质量偏离度不同,相对来说农商行偏离度更大些,国有大行、股份行偏离度小。用一个指标来衡量,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余额的比例如果大于100%的话,这样不良贷款的认定就比较宽松,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小于100%。农商行整体上是大于100%的,随着监管将90天以上逾期贷款全部归类为不良贷款,导致部分银行出现不良率飙升的现象?!倍m邓?。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自2017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他认为,贵阳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情况不具行业代表性,其资产质量差为较大的历史包袱、较低的风控水平、以及当地经济结构等多种因素之结果。 此外,曾刚表示,农商行不良率高与其服务客户群体是抗风险较差的小微企业和农业领域有关,不良率较其他类型银行本身就较高。他建议,对于已经出现风险的农商行,需要对存量风险资产进行清收,同时加快不良资产的核销,将资产负债表清理干净。同时,如果资本充足率下降到低于监管要求之下,就需要尽快补充资本金。[详情]

华而诚:农商行不良上升是个案 不足以引发系统性风险
华而诚:农商行不良上升是个案 不足以引发系统性风险

  每经记者专访前世界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部分农商行不良率上升是个案 不足以引发系统性风险 每经记者 胡杨    每经编辑 姚祥云     过去一年,山东寿光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银行均出现了不良率高企的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上述三家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达到了4.22%、8.7%与20.74%;拨备覆盖率也分别低至100.84%、60.8%与43.44%。 受资产质量恶化影响,山东邹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下滑至7.12%,河南修武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为负,仅有-0.75%,均低于2017年过渡期10.1%的资本充足率要求。 “负面情况”集中出现,农商行一时间站到了被质疑的风口浪尖。那么,农商行不良率上涨是个别现象还是形势缩影?中国银行业的经营现状究竟如何?面临着怎样的挑战,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2018国际货币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上多位专家对此进行了探讨。同时,前世界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他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因此个别银行的不良率不会上升为系统性问题。 不良率暂不会引发系统性问题 NBD: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上升了0.01个百分点至1.75%,是最近5个季度以来的首次增长。与此同时,有部分农商行的资产质量集中亮起红灯。就您观察,银行业真实的资产质量呈现了怎样的特征? 华而诚:目前来看,不良率的上升,应该还是短期波动,不会上升为系统性的问题,部分农商行资产质量的下降也是某一家银行或某一类银行所面临的局部考验。之所以这样判断,原因是从实际来看,中国银行业的不良率长期维持在1%~2%这个区间,不是很高。 我国商业银行当前的业绩有所改善,7月11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8)》指出,2017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6%,较2016年上升2.5个百分点。商业银行净息差从2017年一季度的2.03%升至四季度的2.10%。 就中国经济基本面看来,一直以来占中国GDP的比重40%以上的高储蓄率,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高的水平,坏账因而很难引起商业银行流动性不足而导致金融体系内系统性的风险问题。 NBD:作为传统金融业态,银行业总体的经营情况还是非常稳健的。但在互联网金融等新兴领域,问题发生就相对频繁,应该怎样看待互联网金融行业一路以来的发展和壮大? 华而诚:互联网金融弥补了一些现有传统金融的短板,就是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以美国为例,2008年金融?;?,美国的失业率大幅增加,最高时超过10%,奥巴马政府就希望通过鼓励创业来增加就业。如果采取传统的做法,筹集资金就需要走上市这条路。但是企业上市会花费较大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一般的企业不具备这种条件。所以,美国政府就打破了既有的做法,推行了“crowd-funding”,即“众筹”,允许通过网络来筹集一百万美元以内的股权资金。 中国也存在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基于这种现实,一些网贷平台得到了发展的机会,在轻监管的环境下,互联网金融行业增速一度超过了美国、英国,但问题也一直存在。 NBD:对于互联网金融市场存在的一些隐患,应该采用怎样的方法去控制? 华而诚:归根到底,互联网金融本质上仍是金融行为,风险管理是极为重要的。就目前来讲,中国的征信体制还有待完善,如果没有高效的第三方征信手段辅助,风险控制还是很难完全到位,包括智能风控。投资平台的管理必须有足够的专业水平、充分的信息披露,透明并且符合监管规定。 另外,投资者教育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其实,在奥巴马政府推行“crowdfunding”之初,美国监管单位——证劵交易委员会SEC就把投资者能力以及投资者?;ぷ魑酥氐憧悸堑牟糠?。但需要注意的是,投资者教育很难达到理想的程度,毕竟是投资者自己的钱,其他人可以出主意,但最后的决定还是要由投资者本人来做,投资成败应该由投资人负责。 扩大开放 有竞争才会有发展 NBD:从历史来看,发达经济体可以为中国提供可借鉴的经验与教训。在金融业继续扩大开放的背景下,预判中国经济未来会出现哪些新形势? 华而诚:当前,中国经济已经到了资本报酬递减的发展阶段,如果仍然依赖资本扩充为主的发展模式,必然日益困难。现在要转向“双引擎”,在资本扩充之外,更要以提升投资效率,高质量助力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金融市场已经发展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相对而言,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还具备进步的空间,也拥有非常大的潜力。那么,扩大开放,引进国外有能力、有资本的金融机构,有利于吸收它们的先进经验。同时,对于这些外资机构来说,中国也能提供更广阔的市场?!敖鹑诨?、经济活”,金融效率的提高能对实体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提供巨大的助益。 NBD: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本土企业会在扩大开放后迎来更激烈的竞争,应该怎样看待这一问题? 华而诚: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所谓“开放倒逼改革”,是说除了能从外资企业身上借鉴有价值的经验,扩大开放也可能带来更多市场压力,本土企业就必须内化而奋起,有竞争才会有发展。诸如特朗普政府现在所搞的这种贸易?;ぶ饕?,则会适得其反。 NBD:相比之下,中国对金融科技的应用算是走在世界前列的,这种创新性手段有可能颠覆整个行业吗?为什么? 华而诚:金融科技的确对提升金融行业的效率有助益,正是金融界努力的方向。但还是不应该对其盲目憧憬。 以新科技对美国生产力的贡献程度为例,与上一波90年代“互联网革命”新技术浪潮下,美国经济年度增长率被提振到3%~4%不同,当前的新科技,包括金融科技,对美国生产力的拉动作用其实比较有限。美国经济年度潜在增长率难突破2%,主要是因为这一轮技术革新不具备很强的突破性。[详情]

农商行过度追求业务扩张陷同业谜局 集体领高额罚单
农商行过度追求业务扩张陷同业谜局 集体领高额罚单

  集体领高额罚单 农商行同业谜局 来源:北京商报 虽然监管对金融机构开罚单已经常态化,不过农商行被罚千万元的案例并不多见。日前,黑龙江大庆银监分局一口气公示了4张罚单,4家有着亲密股权关系的农商行均因为“违规办理同业业务”吃罚单,罚单金额高达600万-1000万元。分析人士表示,此前少数中小银行出于短期利润的追求以及对规模扩张的渴望,同业业务超标发展,需要推动同业业务回归本源。 因同一违规集体受罚 据大庆银监分局7月13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公告显示,辖区内大庆农商银行被罚1000万元,黑龙江林甸农商银行被罚700万元、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被罚700万元、黑龙江肇州农商行被罚600万元。原因同为“违规办理同业业务”。 农商行领到这一数额的罚单并不多见。有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银监系统共开出超1600张罚单,仅有10家银行被罚超千万元。更不寻常的是,工商系统信息显示,大庆农商行还是另外三家农商银行的重要发起人及大股东,持有林甸农商行、杜尔伯特农商行、肇州农商行的股权比例分别达到20%、34%和51%。三家银行的成立时间也很短,分别在2016年12月、2017年1月和2017年1月。 同业业务“陷阱” 自2017年监管不断加码以来,同业业务“猫腻”也随之被大范围曝光。此前就有不少业内人士分析称,同业业务有空可钻,同时又能为银行实现低成本融资,因此也有不少业务在快速发展中变形,如多通道模式下套利链条被拉长、底层资产结构变得越来越复杂等,且同业投资对于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高风险领域过度青睐。 部分中小银行是发行的主力军,甚至有个别农商行同业业务贡献占比超过50%。不过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不是所有的中小银行都依赖同业业务。在3000多家中小银行里,绝大多数还是以存贷款为主,只有少数中小银行,过去为了过度追求业务规模的扩张,对同业业务有点注重。出于短期利润的追求以及对规模扩张的渴望,同业业务的发展超标或者占比有点过高,这类银行未来会适度、逐步进行调整?!捌涫蹬┥绦姓宸浅4?,现在压力最大的并不是农商行,而是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群体?!?曾刚进一步分析称,同业持续的强化,推动同业业务回归本源。原来有一段时间,同业业务成了金融套利、监管套利、金融空转的重要领域,也确实形成了很多风险。这并不是完全取缔同业业务,而是让它回到流动性风险管理的本质上,把原来的套利、空转行为逐步压缩,从这个角度讲,同业业务在未来确实面临着持续高压和萎缩的状态。 此次罚单指出的违规行为是否可能就发生在大庆农商行与另外三家银行的同业业务往来之间?一位知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4家银行的罚单并无关系。北京商报记者7月17日致电大庆银监分局并留言,不过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重心应回归传统存贷业务 中小银行下一步业务可以向哪些方面侧重? 曾刚认为,过去过度发展的业务偏离了本源,逐步回到同业业务流动性管理的本质。将过度发展同业业务引发的风险进行有序控制,对银行而言是件好事情。同业业务虽然赚到短期利益,但是长期会产生很多不良?!岸砸卸?,放弃这块业务本身就是强身健体的过程,回归本质属性的过程?!彼徊剿档?,将同业业务压缩到合理的范围之内,中长期风险是降低的。把精力放到传统存贷款业务,尤其是实体经济的支持领域,是小银行更加适合的发展方向。 说到风险控制,据天眼查显示,上述4家银行都有不同数量的法律诉讼在身,其中大庆农商行最多,达532条,自身风险80条,关联风险超过2500条。进一步来看,不少法律诉讼中大庆农商行都是原告,诉讼缘由是借款合同纠纷,被告方多为个人。 对于这些纠纷是否会给银行带去坏账,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认为,从公开信息看,这些借款合同纠纷可能就是信用卡欠款一类的纠纷,整体上银行给个人放款额并不多,因此风险应该在银行可承受和可控制范围内。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实习记者 吴限[详情]

P2P爆雷农商行坏账激增 这波违约风暴到底有多强?
P2P爆雷农商行坏账激增 这波违约风暴到底有多强?

  P2P不断爆雷、农商行坏账激增,这波违约风暴到底有多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菁 风起于青萍之末。近一两个月来,P2P网贷平台不断爆雷,同时亦有多家农村商业银行爆出坏账率激增问题。两件看起来没有多少关联的风险事件,是否会成为一场更大规模风险到来的前兆? 相关数据显示,从6月1日到7月12日的短短42天内,全国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7月12日至今的6天时间里,也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平台倒下。同时,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农商银行被曝光出现不良贷款率激增的情况,其中河南修武农商行2017年末的坏账率高达20.74%。 修武农村商业银行 这或许与去年开启的新一轮去杠杆有关。去杠杆带来的收缩效应让金融领域最脆弱的P2P平台和农商银行最先感受到了“寒意”。 “去杠杆总是先从边缘开始?!鄙虾6酝饩炒笱Ы鹑谘г航彩χ踊杂氯衔?,“而且现在显现的风险也才刚刚开始”。 更重要的问题或许是,边缘爆破之后,核心金融领域能否安然无恙? P2P爆雷实际上并非新闻,只是这一波势头来得猛了一些,一些知名P2P平台也在这一波爆雷潮中倒下。 “有一些人借钱的时候就并不想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讲师郭峰指出,P2P平台上的借贷是高风险借贷,具有很强的投机性。 一位金融从业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在借款利率高于某一个水平的时候,就都是收不回来的高风险,大部分P2P的借款利率水平位于收不回的高风险区域。 投机心理伴随着P2P平台本身的高风险性,似乎决定了它的“自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中国目前大概有2000多家P2P平台,但中金公司研报预测,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可能也就200家。 而另一边,农商行自身的疮疤也在严监管和去杠杆的强光照射下暴露出来。 坏账率飙升只是疮疤之一,其背后的缘由却埋藏已久。贵阳农商行最新的信用评级报告就指出,该行还存在前期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以及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一位从事农商行领域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与农商行此前的改制有关。许多农商行是由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改制对信用社规模有要求,于是在这一过程中就出现了“重规模,轻管理”的粗放发展情况。 上述业内人士还指出了另一个原因,一些企业本身就是农商行股东,为了扩展自身企业规模,通过股权质押获得资金再作投资,在经济紧缩的情况下,资金无法收回,“就像一个泡沫,自己把自己挤出来了”。 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国发〔2003〕15号)及银监会相关文件,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需要满足一定条件,包括资本充足率、拨备率、不良率以及股权结构等要求,本意在提高其内部控制和防范风险能力。但尽管如此,坏账的隐患依然存在,截至2017年末,农商行不良率上升到3.16%,在各类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属于最高的水平。 虽然大部分分析人士认为,诸如河南修武农商行超过20%的不良贷款率是个别现象,但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认为,银行坏账率应该比目前发布的数据普遍要高,接下来还会有一个风险释放的过程。 在去杠杆和从严的监管环境下,这种风险释放既表现为银行系统暴露的坏账越来越多,也会表现为更多P2P平台的崩盘。 “农商行与P2P,并不是因为当前的政策,它们才出问题,而是它们本身就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现在的环境中凸显出来了?!绷跏ぞ?,“比如P2P之前缺乏监管,就处于裸奔状态,现在被暴露了?!?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暴露的问题现象与宏观经济的关系当然有,但主要还是企业自身出了问题?!罢飧鲈砗芗虻?,就是资产端与负债端,政策一收紧,负债无法覆盖资本,就会出现现在的情况?!?同时,管清友认为,目前风险释放正在进行中,并且会继续,也会扩大,但不会有系统性风险,比如农商行,部分地方政府可能会有相关调整,比如补充资本金,但整体看来“大结构不会出太大问题”。 7月9日,央行表示要“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罢庖荒暧Ω镁褪荘2P的死亡期,之后平台整体数量就会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绷跏ぞ耘炫刃挛偶钦弑硎?。郭峰也认为,监管层一直要求P2P必须降低规模,P2P平台应该会继续退出,这些还是受到国家政策影响的。 [详情]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飙升超20% 多位股东被列为失信人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飙升超20% 多位股东被列为失信人

   继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后,河南修武农商行也被曝不良贷款率飙升。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达到了20.74%,拨备覆盖率仅43.4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均不符合当前监管要求。与此同时,该行多位企业法人股东被列为失信企业。 对于这些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河南修武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不良高企,资本充足率为负 河南修武农商行前身为修武农信社。2010年,在修武农信社的基础上,多位企业法人和自然人共同出资1.8亿元设立了河南修武农商行。 近年来,河南修武农商行持续扩张。数据显示,从2015年末到2016年末,河南修武农商行的总资产由47.22亿元增长到50.18亿元。而到了2017年,该行的扩张速度明显加快,截至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同比增长了39.24%,达到了69.87亿元。其中,各项存款余额49.76亿元,各项贷款余额31.54亿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迅速扩张的背后,该行多项监管指标令人担忧。 贷款质量方面,2015年、2016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4.02%、4.5%,而2017年飙升至20.74%;拨备覆盖率则由2016年末的191.06%跌至2017年末的43.44%,资本充足率也由2016年末的12.92%暴跌至2017年末的-0.75%。 而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则不应高于5%。拨备覆盖率方面,今年2月份,原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即最低要求为120%。这也意味着,河南修武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全部偏离合理范围。 该行的资产质量为何在2017年急剧恶化? 《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河南修武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导致银行资产质量急剧恶化的原因大多为两种:一种是近期金融去杠杆状态下信用收缩的结果,即本身经营不是很好,再叠加经济下行周期效应,导致不良率蹿高;还有一种是该行历史经营情况原本就不好,往年通过腾挪报表方法隐藏真实的不良贷款,但现在这些风险被暴露,导致不良率急剧上升。 游春指出,目前来看,像河南修武农商行这样不良高企的农商行不是个案,事实上,包括在东部沿海的江浙一带也有农商行不良率高企。 而一家农商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解释称,从区域分布上看,2018年银行业不良率较高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西北、东北和华北地区,而中部、沿海、华南地区资产质量表现相对平稳。 “从某种程度来看,高企的不良率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农商行本身的经营水平。而随着利率市场化、金融去杠杆的不断深入,未来农商行的经营水平将进一步分化,好的越来越好,差的越来越差?!庇未喝衔?,后续还会有越来越多的银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 多位股东被列为失信人 除了监管指标恶化,记者在翻阅公开资料时还发现,该行还有多位企业法人股东被列为失信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10月至今,河南修武农商行的10家企业法人股东中,有7家都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且这些企业被列为失信企业的时间多集中在2016年末至2017年末。 根据天眼查数据,上述7家企业法人股东持有股数累计达总股本的10.42%。其中,部分股东被相关法院要求强制执行。如股东之一的焦作市三维商业广场有限公司持有的2.5%股权在2017年被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轮番冻结,另一股东焦作市银河置业有限公司持有的2.08%股权也被焦作市山阳法院冻结。 这些失信企业法人股东冻结的股权加上另一部分被冻结的自然人股东持有的股权,该行被冻结股权的数量近5%。 游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是独立经营的法人机构,一般情况下,银行的股东成为失信人对银行的经营没有直接影响。不过,银行若想通过既有股东增资扩股来补充资本的话,这些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由于本身经营不善,不会有更多的“余粮”拿来补充银行资本。 记者 陈圣洁 ▼[详情]

大庆农商行及旗下3银行因同业业务违规被罚3000万元
大庆农商行及旗下3银行因同业业务违规被罚3000万元

  记者梳理今年以来银监系统开出的罚单发现,大庆农商行此次所领罚单是农商行中因同业业务违规被??钭疃嗟囊徽?。 近日,大庆银监分局一连公布4张罚单,剑指农商行同业业务,黑龙江大庆农商行等4家农商行收罚单3000万元。 根据黑龙江银监局官网发布的行政处罚公告,大庆农商行、黑龙江林甸农商行、黑龙江杜伯特农商行、黑龙江肇州农商行因“违规办理同业业务”分别被???000万元、700万元、700万元、6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其他3家农商行的股东中,均有大庆农商行的一席之地。其中,黑龙江林甸农商行2016年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大庆农商行2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杜尔伯特农商行成立时间同样为2016年,注册资本3亿元,大庆农商行持有34%的股权;黑龙江肇州农商行也于2016年底获批筹建,注册资本4亿元,大庆银行持有该行51%股权,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以上3家农商行,大庆农商行还投资了黑龙江北安农村商业银行、黑龙江肇源农商行、哈尔滨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这3家金融机构。 记者梳理今年以来银监系统开出的罚单发现,大庆农商行此次所领罚单是农商行中因同业业务违规被??钭疃嗟囊徽?。不仅如此,早在今年1月29日,大庆农商行就因“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规则”被???0万元。 那么,这家银行的业绩如何呢?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大庆农商行资产总额达到325.75亿元,较上年底增长44.78亿元,增长约15.94%;贷款余额114.09亿元,较年初增长18.54亿元,增长约19.4%;营业收入18.41亿元,较上年底增长0.75亿元。此外,该行的净利润3.36亿元,较上年有所下降,而净息差则从上年的3.58%下跌至2.9%,资产利润率也从2015年一路下跌,由2015年的1.73%跌至2016年的1.35%,又持续降低至2017年底的1.11%。 此外,该行的流动性比例由2016年底的47.9%激增至2017年底的115.23%;资本充足率略有上浮,截至2017年底为13.8%;而拨备覆盖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7年底为279.57%;不良贷款率与前两年保持不变。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此前,同业业务是农商行扩张的重要手段。由于绝大多数农商行在存贷款等传统业务上与大行相比,竞争力不大,因而很多农商行愿意将精力投放在同业业务之上。 该业内人士表示,从2017年原银监会发布53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7号文(《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以来,监管部门对银行业的同业业务在进一步加强管理。 在此背景下,金融机构同业理财规模骤降。银行业理财托管中心公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银行业理财存续余额全年增速同比下降21.94%,月度同比增速连续8个月下降。金融机构同业类产品存续余额为3.25万亿元,较年初大幅减少3.4万亿元,降幅高达51.13%,占比较年初降11.88%。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农商行来说,不管是从自身稳定发展角度,还是从严监管的大环境角度,都应当将眼光更多的放在发展储备人才、发展银行基本的存贷款业务上,完善自身素质,不忘初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非急于求成,将发展“押注”在同业业务上。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张思源)[详情]

大庆农商行及旗下3家银行违规 四张罚单被罚3000万
大庆农商行及旗下3家银行违规 四张罚单被罚3000万

  原标题:4张罚单罚到底!同业违规,大庆农商行及旗下3家农商行被罚3000万 作者:史安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同业业务量、收入利润在一些商业银行尤其是农商行各项业务中的占比和贡献明显,但在严监管剑指同业套利、要求脱虚向实的形势下,严守同业合规警钟仍然长鸣。 因同业业务违规,一天之内,黑龙江大庆农商行等四家农商银行收罚单3000万元。而且,这四家银行还有关联关系,工商信息显示,大庆农商行是另外三家农商银行的重量级股东。 大庆农商行连带旗下3家农商行被罚3000万 黑龙江银监局官网7月13日行政处罚公告显示,因“违规办理同业业务”,辖区内大庆农商银行被罚1000万元,黑龙江林甸农商银行被罚700万、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被罚700万、黑龙江肇州农商行被罚600万元。而且,工商信息显示,大庆农商行是后三家农商银行的重量级股东。 记者了解到,大庆农村商业银行,是大庆地区目前唯一的法人银行,整合大庆地区多家农信社资源后组建,2014年12月19日在大庆工商局注册挂牌成立。其后,大庆农商银行以股权链接的方式,对辖区内林甸、杜蒙、肇州、肇源四家联社自上而下进行参股、控股,将四个经过股份制改造的县级联社作为子公司,依靠股权纽带履行管理职能,成立金融控股集团。 工商信息显示,黑龙江林甸农商银行,注册资本2亿元,2016年底注册成立,公司人数300余人,大庆农商行持有20%股权;杜尔伯特农商行,注册资本3亿元,2016年底成立公司人数约350人,大庆农商行持有34%的股权; 黑龙江肇州农村商业银行,在2016年12月底获批筹建,注册资本4亿元,缴纳社保的职工人数420人,大庆农商行为该行大股东,持有该行51%的股权。 大庆农村商业银行的股权分散,除了8个企业股东之外,有191名个人股东。从天眼查股权穿透信息来看,大庆农村商业银行的最终受益人有四名,分别是大庆农信联社工会(持股18.78%)、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持股7.7%)、个人股东蔡锦佳(持股7.39%),此外还有大庆高新区国资委(持股6.1%)。 据大庆农商行未审计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末,该行资产总额325.75亿元,较年初增长43.53亿元;贷款余额114.09亿元,较年初增长18.54亿元,增幅19.4%;负债总额303.78亿元,较年初增长37.13亿元,增幅13.92%;当年实现账面净利润3.36亿元。 谋求同业增长却屡踩红线 同业业务,包括以同业资金融通为核心的各项业务。在监管剑指同业及理财,严查监管套利、要求脱虚向实的形势下,同业业务受到影响。但到目前为止,同业业务量、收入、利润等在一些商业银行各项业务中的占比和贡献明显?;厍患遗┥绦心谌耸扛嫠呒钦?,同业业务收入在去年占到不少农商行收入的一半,甚至有部分农商行的占比超过了50%。 在该人士看来,近年来部分区域银行的贷款业务并不好做,而风险收益相对稳定的同业业务,获得了不少农商行的青睐。而且,通常来看,各类许可牌照越多、网点分布约广泛的银行,越容易吸收同业存放。因此,在市场上一直以来,相比国有行、股份大行等,农商行、部分城商行多是同业市场的资金提供方。 wind数据显示,2014年,农商行/农信社的同业存单实际发行总额487亿元,期间发行数88只;到了2015年,实际发行额升至4756.7亿,发行只数1072只;而2016年,发行总额爆发式增长至17451.7亿元,只数达到了4829只;2017年全年实际发行总额24431.6亿元,发行只数6809只;而2018年至今,已发行总额10658亿元,发行只数3269只。增速有所放缓,但发行总额、数量仍维持稳增长态势。 而此次被罚的大庆农商行,经历了过去三年的规模大扩张之后,营利能力有所下滑,经营状况正面临挑战。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7年,该行净利润变化不大、甚至出现负增长;净息差从2015的3.42%下降至2017年的3.36%,降幅明显;成本收入比在过去三年也有所下滑。如何在经营策略上寻找突破口?该行或瞄准了同业业务,只是却屡屡踩中红线。黑龙江银监局官网显示,在今年年初,大庆农商行同样因为同业业务违规,被罚50万元。 今年上半年,银监系统监管力度不减,第三方统计显示,截至6月30日,各级银监部门披露罚单1668张。这之中,同业、理财的违规操作,是信贷、票据业务违规之后的第三大处罚原因,但像大庆农商行这样的罚单金额并不多见。 值得注意的是,东北地区的多家金融机构自去年以来多次“踩雷”同业违规。曾引起广泛关注的邮储银行79亿元违规票据中,涉事机构吉林蛟河农商行就因巨额违规同业理财而挨罚。[详情]

又见农商行年报爆雷:资本充足率为负 不良率超20%
又见农商行年报爆雷:资本充足率为负 不良率超20%

   证券时报记者 胡飞军 刘筱攸 眼下爆雷的不只有网贷(P2P),还有最近密集发布的多家农商行的2017年年报。 继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之后,又一家不良高企的农商行出现了——河南修武农商行,其2017年不良贷款率为20.7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拨备覆盖率仅43.44%。 河南修武农商行核心业务指标着实令人吃惊。但不少受访业内人士指出,不能将个案简单与农商行大面积溃败划等号,这是在本轮监管强化之后,原有存量隐藏的风险暴露,并不是突然新增的风险。 净利润剧降约93% 贵阳农商行2017年末的不良率高达19.54%。但是,比该行不良率还高的银行出现了,也是一家农商行,不良率20.74%。 脱胎于河南修武农信社的修武农商行,截至2017年末,总资产69.87亿元,各项存款余额49.76亿元,各项贷款约31.5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银行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9.5%;但净利润300万元,同比剧降92.86%;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2.92%下降至2017年末的-0.75%,拨备覆盖率从191.06%下降至43.44%。 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不应高于5%。拨备覆盖率方面,今年2月,原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即最低要求为120%。 这意味着,河南修武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全部偏离合理范围。 除了贵阳农商行和河南修武农商行,山东也有2家农商行被曝不良率高企。 7月10日,评级机构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理由是:跟踪期内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等。 截至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3%下降至7.12%。 山东寿光农商行的2017年年报则被该行聘请的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峒剖κ挛袼衔?,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2017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元。这意味着,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寿光农商行将大幅亏损6.87亿元。 存量贷款风险浮上账面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后续不排除一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问题资产将继续大幅暴露的可能。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除了7月曝出的贵阳农商行和邹平农商行评级遭遇下调,此前还有吉林蛟河农商行、丹东银行和山东广饶农商行因不良率上升而评级下调。 “这些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是个别现象,不能夸大为农商行整个群体面临的问题?!惫医鹑谟敕⒄故笛槭腋敝魅卧战邮苤と北钦卟煞檬北硎?。 监管层面,今年1月5日,原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月30日,银保监会农村金融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将之前意见稿监管要求开始落实到农村中小银行。 中信建投银行分析师杨荣表示,将意见稿监管要求率先落地农商行,推断银保监会认为农村中小银行这块业务风险相对较高,从而从资本的角度对其单一客户风险敞口展开监管,约束力较强。 “农商行大多是农信社改制而来,沿袭了农信社不少陋习,一些地方分行的信贷审批权限太大、总行的指导政策不明确、业务监督不到位等内部问题较多?!币患椅鞑可鲜幸姓铰匝芯坎咳耸慷灾と北钦弑硎?。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在研究报告中表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自2017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绷沃久鞒?。 曾刚认为,几家农商行暴露出风险问题,并不能延展到整个农商行群体,“农商行和农信社数量高达2000多家,这些暴露风险的银行数量占比很小,是个案现象”。 “但风险更高并不一定是坏事,不影响其盈利水平,比如农商行的议价能力较强,目前净息差远高于部分股份银行,有不少农商行净息差达到2%~3%,而一些股份行的净息差水平不到1%了?!币幻朐粘窒嗤饧娜桃幸捣治鍪χ赋?,假如能够给风险准确定价并做好风险管理,农商行可以用定价去覆盖风险。 曾刚建议,对于已经出现风险的农商行,需要对存量风险资产进行清收,同时加快不良资产的核销,将资产负债表清理干净。同时,在资本充足率下降到监管要求之下时,需要尽快补充资本金。[详情]

农商行逢多事之秋:IPO临门两度叫停 评级接连被下调
农商行逢多事之秋:IPO临门两度叫停 评级接连被下调

  近期,农商行的日子不太好过。 一方面,IPO不顺遂,两家农商行相继被证监会发审委取消上会审核。另一方面,又有两家农商行因不良率大幅飙升,导致评级被下调。 这一系列事件引发了业界对于农商行资产质量以及排队上市过会率的担忧。 IPO审核被取消 7月9日,证监会公告称,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值得注意的是,瑞丰农商行是7月以来,第二家上会审核被取消的银行。7月3日,青岛农商行也曾在上会前夕因同样原因被取消上会审核。 从市场担心的资产质量来看,两家农商行目前的不良率并不算太高,并且财务数据也可圈可点。 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3.26%,较上年同期提高0.71%。而上市农商行资产质量远优于全国农商行平均水平,2017年末,8家上市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57%,较上一年下降0.07%。 2015年到2017年,瑞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2%、1.81%、1.56%;该行拨备覆盖率在过去3年稳步上升,截至2017年末,达到227.79%。 青岛农商行自2014年至2017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2.38%、2.01%和1.86%,虽高于同期已上市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但不算太高。2017年,该行净利润首度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10.85%。 那么,此次上会审核被取消具体是什么原因呢? 青岛农商行相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这属于正常的审核程序,需要补充一些材料,具体什么材料不方便透露。瑞丰农商行亦回复记者称,临时暂停审核是因有一些补充材料需要提交,目前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此外,两家银行均表示,上市计划不会改变。 一位接近瑞丰农商行的知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根据证监会要求,瑞丰农商行需要补充一份经过外部审计的半年报,并表示,预计这两家过会的问题不大。 不良率仍是焦点 记者注意到,虽然两家未上会农商行和前不久过会的紫金农商行的不良率都不算高,但不良贷款方面依然是发审委关注的焦点。 记者梳理证监会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反馈意见发现,对于青岛农商行,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逾期贷款率和不良率变动趋势存在差异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情况;对于瑞丰农商行,证监会则要求该行说明报告期内不良贷款率变化的原因,报告期内是否均存在公司不良贷款率低于当地其他金融机构整体不良资产负债率的情形及其原因等。 此外,对于今年成功过会的4家银行(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不良率问题也是屡屡被提及。 例如长沙银行,尽管长沙银行在2016年的不良率明显低于同行业,但发审委还是询问其低于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又如紫金农商行,发审委认为,紫金农商行在报告期重组贷款逐年增长,各期末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部分行业迁徙率较高,要求该银行说明报告期内重组贷款比重呈上升趋势,且重组贷款占比超过逾期贷款占比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当前商业银行IPO的审批情况来看,节奏明显放慢,审核标准更严格。尤其是随着MPA等监管标准的提高,这些都会影响到对IPO排队银行的审核。 评级被接连下调 前不久,评级机构中诚信下调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原因是不良率暴增。 数据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相应地,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 无独有偶,7月10日,评级机构东方金诚也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主要原因也是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下降至59.28%。 进入2018年后,评级被下调的银行数量大幅增加,农商行居多。 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从原来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5月,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也被降为A+,展望被降为负面。加上贵阳农商行和邹平农商行,今年至少已有5家农商行的信用被降级。 中金公司研究报告指出,在多重因素作用下,未来中期内银行体系会面临地方小型金融机构风险暴露和出清的趋势。近年来,对地方政府融资渠道的整顿和社融增速的严控使得高杠杆的区域不良暴露增加,监管在贷款分类和非标回表等方面更加严格,以及强监管环境下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等中介机构更勤勉尽责等多个原因将加速地方金融机构风险的暴露。 民盟上海市委金融专委会委员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深化和推进,加上经济周期叠加的效应,会加剧农商行的两极分化。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在强监管下,农商行等中小型银行受影响最大,业务经营和利润增速都受到一定影响。这些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相对薄弱,当前不良率也相对较高,此外,风险管理体制不健全等也是阻碍农商行正常上市的原因之一。 审批从严趋势不变 截至7月5日,除去已被取消审核的上述2家农商行,A股目前共有17家银行排队IPO,其中包括7家农商行,含已过会的紫金农商行,未上会的江苏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厦门农商行、重庆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 记者综合目前证监会的反馈情况发现,发审委除了关注不良率,监管部门的审查整改情况、监管评级综合结果、各种业务合规与风险、授信贷款相关情况、股东与股权架构等问题也是关注的重点。 根据上述农商行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江苏大丰农商行存在贷款集中度过高、关联交易等问题;亳州药都农商行存在资本充足率过低被处罚,股权质押、司法冻结股东人数较多,涉及股份占比较高等问题;江苏海安农商行存在净利润不佳、不良贷款“双升”等问题。 新时代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2018前6个月共首发上会企业118家,其中58家成功过会,过会率49.15%,首发审核过会率从1月份的33.3%逐步回升至6月份的55.56%?!暗鼻肮崧式?017年76.31%的整体过会率依然明显降低,发审委首发审批从严趋势不变?!毙率贝と治鍪λ锝痤页?。 对于下半年银行IPO的节奏是否会放缓,游春表示,对于过会的银行数量应该没有限制,但是证监会在具体审核的时候会把握一个节奏。[详情]

多家农商行不良率走高资产质量下行 或暴露问题资产
多家农商行不良率走高资产质量下行 或暴露问题资产

  加大不良清收处置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 胡艳明 黄蕾 近期,评级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第三方中介机构发布的报告揭开了地方农商行的资产质量问题。 如贵阳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从4.13%飙升至19.54%,暴露出部分地区银行资产质量下滑问题,再加上近期青岛农商行、绍兴瑞丰农商行临近上会前夕被取消审核,也引发市场关于农商行资产质量的讨论。 经济观察报记者对银行间市场公布的部分农商行财报和评级报告进行梳理发现,虽然不良率暴增是个例,但目前多家农商行被提示存在不良贷款走高和资产质量下行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多家农商行近年对不良资产加大清收和处置力度,部分农商行当年处置力度与当年新增力度基本持平。 对于未来会不会有农商行继续暴露问题,中信证券银行业研究员肖斐斐认为,未来,不良贷款偏离度限制政策下小型区域性银行不排除仍有问题资产大幅暴露可能。 面临资产质量下行压力 因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2017年末的19.54%;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 记者梳理发现,虽未出现不良率飙升现象,但多家农商行近期被第三方机构(例如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提示不良风险以及资产质量下行压力。 近日,寿光农商行发布的2017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2017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元。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2015年开始大幅下行,不良贷款率攀升,2017年不良贷款率高达4.22%,同时拨备覆盖率已经降至100.84%。 东方金诚对启东农商行评级报告称,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1.98%,但受当地部分中小企业经营持续承压影响,启东农商行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规模上升,面临一定的资产质量下行压力。 中诚信对东莞农商行的报告也指出,由于国内外宏观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海外需求不振,对外出口疲软,当地出口导向型产业受到波及。同时当地皮革制鞋、机械制造等行业市场竞争激烈,部分企业经营不善,加之受银行抽贷断贷影响,企业资金链断裂,贷款客户违约风险增加,使该行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中诚信对天津农商行的评级报告显示,该行存在一定贷款偏离度。随着不良贷款清收以及核销力度的加强,天津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趋势略有缓解。截至2017年末,天津农商银行母公司口径不良贷款余额为33.5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48%;母公司口径逾期贷款余额48.62亿元,占贷款总额的3.60%;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39.22亿元,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17%,存在一定贷款偏离度。 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显示,较大规模核销不良贷款后,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仍有所上升,且随着服装纺织行业景气度下降,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且较大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对净利润产生一定负面影响,2017年盈利水平下降明显。该行2017年不良率只有1.71%。 广东四会农村商业银行2017年不良率2.78%,联合资信近期发布的对该行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该行加大了对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的清收处置力度,信贷资产质量得到明显改善;资本保持充足水平。另一方面,四会农商银行受当地经济总量较小及经济环境下行影响,企业信贷需求有所下降,公司贷款规模减少,且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屡被发审委关注的“不良率” 原定于7月10日进行发行审核的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下称“瑞丰农商行”),在前一天按下暂停键,证监会7月9日公告,鉴于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记者从该行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处了解到,取消上会主要原因是财务数据已临近有效期,目前正在进一步补充材料,相关工作仍在继续有序推进。7月10日上午,记者就取消审核一事致电瑞丰农商行,该行工作人员表示领导目前还在北京,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此前的7月2日,青岛农商行在上会前夜因同样的原因被证监会取消了审核。 几天内连续两家农商行被取消审核,一度引发市场关于农商行资产质量的讨论。在过往银行上会时,证监会发审委一直关注银行的资产质量问题,此前证监会反馈给青岛农商行的材料显示,证监会要求其补充披露逾期贷款增长较快的主要原因;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之间的关系,是否存在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情况,如存在,请披露原因;逾期贷款率和不良率变动趋势存在差异的原因;分析披露逾期贷款资产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在此前过会的几家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张家港行、吴江银行、常熟银行、江阴银行,都在发审会上被提问到关于资产质量的问题。 例如6月21日上会的紫金农商行,虽然成功过会,但被发审委认为报告期重组贷款逐年增长,各期末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部分行业迁徙率较高,被要求说明重组贷款的五级分类是否合理,减值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通过重组贷款规避相关监管指标的情形等问题。 常熟银行被要求说明逾期贷款和不良资产增长率相悖的原因,“报告期内逾期贷款额的复合增长率较大幅度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不良贷款额的复合增长率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请保荐代表人说明发行人信贷资产风险分类管理制度执行有效性的核查情况?!?加大不良清收处置 根据银行招股书及评级报告显示,多家农商行近期加大了对不良资产清收力度。 同样,与不良率被关注类似的是,上述几家已经过会的农商行也在发审会上被发审委员提问关于不良资产处置的问题。 例如紫金农商行被认为存在核销应收账款和转让不良资产情形,在发审会上被要求说明不良资产处置及核销的范围、依据、流程、审议程序及权限,相应的内部控制制度等细节部分。 此前张家港行在发审会上被要求说明不良贷款核销转让金额较大的原因——请发行人代表进一步说明报告期内不良贷款核销和转让金额较大的原因,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及其执行的有效性,不良贷款核销和转让是否符合相关规定。请保荐代表人发表核查意见。 尽管被临时取消上会,瑞丰农商行和青岛农商行在招股书中也显示出加大了对不良资产处置力度。 瑞丰农商行招股书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2%、1.81%、1.73%。截至2016年底,瑞丰农商行不良资产余额7.65亿,2016年处置7.55亿,其中核销呆账1.80亿元,转让不良资产5.75亿元。2014-2017年上半年,该行累计转让不良资产21.39亿元,核销呆账5.30亿元,共处置了26.69亿的不良资产,使得2017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总额降至7.52亿元。 青岛农商行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青岛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8%、2.01%、1.86%,呈现逐步改善的情况。 青岛农商行在2014年-2017年上半年共处理不良资产17.66亿。2014年向国海证券转让2.47亿;2015年、2016年共向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1.43亿不良资产;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分别核销不良贷款1.65亿元、2.51亿元、7.46亿元和2.14亿元。 近期评级机构对几家农商行披露的评级报告显示,多家农商行对不良资产处置的力度在加大,例如东莞农商行和马鞍山农商行,2017年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与当年不良贷款余额几乎持平。 东莞农商行为降低不良贷款成立专门的风险贷款化解小组,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2017年该行新增不良贷款18.86亿元 (母行口径),主要集中于纺织服装、金属制品、通用设备制造等制造业以及批发零售等行业。为遏制不良贷款反弹,该行组织成立专门的风险贷款化解小组,根据风险排査情况。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76亿元和1.29%,同比下降0.2亿元和0.13个百分点,也即2016年不良贷款余额18.56亿,当年处置金额18.66亿。 马鞍山农商行在截至2017年年末,合并口径下不良贷款余额6.92亿元,不良贷款率2.32%。仅在2017年,马鞍山农商行处置不良贷款6.5亿,其中清收不良贷款3.65亿元,核销不良贷款2.85亿元,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信贷资产质量。 对于未来会不会有农商行继续暴露问题,中信证券银行业研究员肖斐斐认为,小型区域性银行由于自身管理问题,前期积累了较大的存量资产问题,而在银保监会今年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的政策指引下,问题资产发生集中暴露。未来,不良贷款偏离度限制政策下小型区域性银行不排除仍有问题资产大幅暴露可能,特别是2016、2017年评级展望有下调的城农商行。同时,全银行业资产质量处于整固期,拨备新政、债转股政策均有利于银行资产质量的持续改善。[详情]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率飙至20.74% 资本充足率跌到负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率飙至20.74% 资本充足率跌到负

  原标题:又一家农商行!不良率飙到20%多,资本充足率跌到负 作者:胡飞军 刘筱攸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眼下暴雷的不只有P2P,还有最近密集发布的多家农商行的2017年年报。本以为不良率飙升是个案,结果却成了批量。 继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后,又一家不良高企的农商行出现了——河南修武农商行,其2017年不良贷款率20.74%,资本充足率跌到了-0.75%,拨备覆盖率仅43.44%。 这些指标着实令人吃惊。但不少受访业内人士指出,不能将个案简单与农商行大面积溃败划等号,这是在本轮监管强化之后,原有存量隐藏的风险暴露,并不是突然新增的风险。 一家净利润剧降约93%,不良高到20%的银行出现了 2017年末不良率高达19.54%的贵阳农商行狠狠“惊艳”了市场一把后,比它不良率还高的银行出现了,也是一个农商行,不良率20.74%。 它是脱胎于修武农信社的修武农商行,规模很小,截至2017年末,总资产69.87亿元。其各项存款余额49.76亿元,各项贷款月31.5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银行的盈利很有看头,一方面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9.5%;一方面是净利润300万元,同比剧降92.86%。 它的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2.92%下降至2017年末的-0.75%,拨备覆盖率从191.06%下降至43.44%。 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则不应高于5%,而拨备覆盖率方面,今年2月份,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即最低要求为120%。 这意味着,河南修武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全部偏离合理范围。 除了贵阳农商行和河南修武农商行,山东也有2家农商行被曝出不是“省油的灯”。 7月10日,评级机构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理由是:跟踪期内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等。 截至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9.28%,相比2016年末上升6.8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15.30%下降至59.28%,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3%下降至7.12%。 而山东寿光农商行,其2017年年报则被该行聘请的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峒扑衔?,寿光农商行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2017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元。这意味着,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寿光农商行将大幅亏损6.87亿元。 农商行存量贷款风险上浮到账面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后续不排除一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问题资产继续大幅暴露的可能。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除了7月份曝出的贵阳农商行和邹平农商行评级遭遇下调,此前还有包括吉林蛟河农商行、丹东银行和山东广饶农商行也因不良率上升而评级下调。 “这些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是个别现象,不能夸大为农商行整个群体面临的问题?!惫医鹑谟敕⒄故笛槭腋敝魅卧战邮苋讨泄钦卟煞檬北硎?。 监管层面,今年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意见稿”),3 月30 日,银保监会农村金融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大额风险监测和防控的通知》,将之前意见稿监管要求开始落实到农村中小银行。 中信建投银行分析师杨荣表示,将意见稿监管要求率先落地农商行,推断银保监会认为农村中小银行这块业务风险相对较高,从而从资本的角度对其单一客户风险敞口展开监管,约束力较强。 中信证券分析师肖斐斐也认为,上述评级下调暴露风险的银行,由于自身管理问题,前期积累了较大的存量资产问题,而在银监会今年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的政策指引下,问题资产发生集中暴露。 例如,贵阳银行的评级报告指出,贵阳银行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等。 “农商行大多是农信社改制而来,沿袭了农信社不少陋习,一些地方分行的信贷审批权限太大,总行的指导政策不明确,业务监督不到位等内部问题较多?!币患椅鞑可鲜幸姓铰匝芯坎咳耸慷匀讨泄钦弑硎?。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在研究报告中表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自2017 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绷沃久鞒?。 曾刚认为,几家农商行暴露出风险问题,并不能延展到整个农商行群体,“农商行和农信社数量高达2000多家,这些暴露风险的银行数量占比很小,是个案现象?!?另外,曾刚表示,农商行不良率高于其服务客户群体是抗风险较差的小微企业和农业领域有关,不良率较其他类型银行本身就较高。 “但风险更高并不一定是坏事,不影响其盈利水平,比如农商行的议价能力较强,目前净息差远高于部分股份银行,有不少农商行净息差达到2%~3%,而一些股份行的净息差水平不到1%了?!币幻朐粘窒嗤饧娜桃幸捣治鍪χ赋?,假如能够给风险准确定价并做好风险管理,农商行可以用定价去覆盖风险。 曾刚建议,对于已经出现风险的农商行,需要对存量风险资产进行清收,同时加快不良资产的核销,将资产负债表清理干净。同时,在资本充足率下降到低于监管要求之下,需要尽快补充资本金。[详情]

农商行不良飙升个案拷问:说不清到底是谁的不良
农商行不良飙升个案拷问:说不清到底是谁的不良

  “不良”之问 导读:一些企业出现债务问题后并不主动寻求解决,而是拖延等待政府救济。认为如果债务问题不上升到社会问题就要自己承担,事态严重了政府就会出面干涉承接债务。 本报记者 侯潇怡 深圳报道 向左还是向右,关于银行资产质量的判断,短期似乎无需再摇摆。 2017年,业界仍在探讨银行业资产质量是否已迎来向好的拐点,但2018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率则再度上升0.01个百分点至1.75%,行业不良率连续五个季度未增长的态势被打破。 5月末,商业银行不良率(剔除口径差异)进一步攀升至1.9%,而后,两大农商行因不良率激增引发评级下调,另两家农商行IPO因资产质量问题被取消审核。银行业的真实资产质量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市场最为担忧的是,近期暴露的资产质量问题是个案,还只是银行业此前被掩盖的资产质量问题即将更大规模暴露的前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原银监会官网披露的数据梳理和对不同区域银行业、企业人士采访时发现,银行业资产质量整体平稳向好已是行业共识,部分区域、部分类别银行资产质量风险亦切实存在,但银政企关系微妙,“说不清到底是谁的不良”。 区域异同:银行“随行就市” 截至7月13日,原银监会统计口径下的36个地区中,共有12个省/市公布了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辖区内银行业不良率,其中,2018年一季度共有6个省/市不良率较2017年有所好转,6个省/市资产质量出现下降。 其中2018年一季度不良率最高的省份为吉林,为3.95%,此外不良率在3%以上的地区还有甘肃为3.70%,黑龙江为3.31%。不良率在2%以上的地区则包括山东2.64%,河南2.45%和贵州2.30%。 从区域分布上看,2018年银行业不良率较高的地区并未发生较大的变化,依然集中于西北、东北和华北地区,中部、沿海、华南地区资产质量表现相对平稳。一些不良本就表现较优的地区资产质量还在继续优化,如上海一季度不良率为0.53%,较2017年下降0.04个百分点,又创新低。 华南某农商行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部分农商行集中暴露出资产质量问题并不意味着全行业的风险在增加,相反,行业共识是资产质量整体在好转,更多的是曾经可能被掩藏的部分真实风险逐渐暴露,这也是为后续全行业更好的觉察和处置风险做准备。 某大行西北某分行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反映出来的区域的资产质量问题更多反映的是区域经济发展现状,实力较强的银行可以通过风控能力控制其资产质量,但就整个区域而言,银行也只能“随行就市”。 近日申万宏源一份地方债研报中统计,按照(地方债+城投债)/GDP的广义负债率计算,某省份2017年负债率达113%,较2017年增长10%。但相较规模庞大且高企的负债率,该省GDP实现增速全国前列之余,整体GDP规模仍居于下位圈。 “不同于一些经济活跃地区,这意味着该区域的经济的快速发展依赖于高杠杆。从区域的经济环境来说,该省经济发展面临着现实的多重压力和阻力,在近年严控地方债,宏观去杠杆的背景下,银行承担着更大的风险?!鼻笆鲆滴袢耸恐赋?。 某大行华北某分行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所在省份银行业资产质量已连续五年出现下滑,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企业债务?;募斜?。有别于其他省份,该省国企比重较高,受去产能、去杠杆的经济转型期影响,大量大型企业的债务加剧了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 “业内传说某城商行此前真实不良率也超过10%,近期加速处置资产有所好转?!彼赋?。 走不出的围城:农商行困境 除了区域集中,从分类别机构不良情况看,也存在明显的集中于农商行的趋势。银监会公布的统计数据看,2018年一季度大行、股份行、城商行、民营银行、农商行、外资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5%、1.7%、1.53%、0.57%、3.26%、0.66%,其中农商行不良率明显高于其他类别银行,且相较2017年增加0.1个百分点。 从银监会区域分行披露的数据看,农商行也是不良率最高的部门。如山东银监局披露其辖区内中小金融机构2018年一季度不良贷款率为3.68%,而行业不良率为2.64%。而甘肃银监局披露的其辖区内2018年一季度不良贷款率为3.7%,但其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率分别为2.44%、2.3%、1.63%,远低于行业水平,农商行的不良率显而易见拖了后腿。 而近期爆出不良率猛增的银行也均为农商行,农商行是否真的普遍存在资产质量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市场普遍认为,农商行的资产质量确实较其他类别机构有更大的压力,但整体保持平稳。2018年一季度所爆发出的问题,与目前监管要求主动暴露风险存在一定关联。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监管对不良率真实性要求提高,意在避免某些银行有意地隐藏不良,对之前掩盖真实不良率的银行有一定影响,其实不限于农商行一类,而且这种调整过程并不影响银行的实际风险,只是导致这些银行的不良情况更加真实地暴露出来。 华南某农商行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7年以来,虽然中国经济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总体势头增长较好,但实际上中小微企业的发展还是比较艰难,而主要服务于小企业的农商行资产质量必然面临较大的挑战。在经济下行期,优质的项目更加抢手,而中小行因缺乏竞争力基本上拿不到最优质的项目,从资产质量看,大行、城商行、农商行所持有的项目资产质量是逐渐下行的?!罢饧负跏桥┥绦泻苣炎叱龅奈С??!彼寡?。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数据时发现,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质量逐渐下行并不绝对,也存在例外。甘肃省2018年一季度国有大行的不良率高于该地的股份行和城商行。 华北某大行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受产业转型影响,部分僵尸企业的债务问题是大行区域分行难以解决的大难题?!暗胤焦笞魑挠胖势笠岛芏嘁滴穸际枪写笮性谧?,出现债务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目前占比最高的就是大型企业的坏账,相反小微贷款、涉农贷款的资产质量反而是比较好的?!彼赋?,“关键看该地的经济发展状况,和不同银行的放贷情况?!?解不开的局:谁的不良? 一方面全行业都在关注并努力化解不良,一方面是连续五年不良率节节攀升,某大行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压力山大,但是很难突破瓶颈。 他直言,政、银、企的关系很微妙,说不清到底是谁的不良。 “一些地区大部分的坏账都是国企和大型企业,之前养尊处优惯了,出现坏账就等政府救济??伤孀偶喙芮餮虾筒底蜕?,政府不愿意再埋单,但也不允许银行抽贷。银行层面更不想埋单,还是希望收回贷款,于是和有政府背景的资产管理企业签合同,由政府提供担保把银行的债务承接下来,账面不良消了,但是实际的风险还是存在?!彼馐偷?。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这并不是结束,企业依然需要继续发展,需要资金,银行也看中政府背景担保,甚至出于维护政府关系考量,还要继续借钱给企业。如果企业的转型升级没有成功,未来可能还会产生更多的债务,可是这种政银企的循环关系很难打破。 华北某城商行业务人士指出,如果政、银、企之间互相推诿,那不良资产永远无法得到真实的解决?!罢庵智榭鲈窖菰搅?,当地一些企业出现债务问题后并不主动寻求解决,而是拖延等待政府救济。他们认为如果债务问题不上升到社会问题就要自己承担,反而事态严重了政府就会出面干涉承接债务,协助解决,银行很头疼?!?大行因为背景雄厚相对而言还掌握一定的主动权,前期风控能力也较强,中小行尤其是农商行、农信社在这其中更为被动。前述业务人士表示,中小行为了抢占市场不得不降低一定的风控标准,且地方政府对地方银行的干预程度更大,并不完全是市场化行为。 “比如某城商行的行长是市原财政局二把手,个别风险较大的项目可能不符合银行风控标准,但相关部门督促下,银行不得不想办法找担保帮助贷款符合条件发放,其背后的风险不言而喻?!彼赋?。 华北某大型棉纺织厂高管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企业在面临债务问题时承担着最大的压力,从政府到银行,一轮一轮的约谈和审查,已经在积极想办法偿还债务,但收效甚微?!澳苈舻牡匾丫悸袅?,能处置的资产也已经全部处置了,优先偿还银行贷款,但因为处于经济下行期,产业升级存在困难,经营状况没有改善,难以根本解决债务问题。为了不造成社会性的问题,不得不求助于政府?!彼寡?。 前述城商行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这就像一个解不开的局,如果不能从源头上真正处置不良资产,债务依然只能在政、银、企间来来回回。从银行业务层面,不少银行选择用零售、小微业务来覆盖这些坏账风险,通过收缩公司业务规模来减少风险,改善资产质量。但这是不是根本之计,从业者再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 (编辑:周鹏峰,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email protected][详情]

农商行不良走高:地方反应平静 有历史包袱还有天花板
农商行不良走高:地方反应平静 有历史包袱还有天花板

  农商行又站上了“风口”。 7月2日,青岛农商行在上会前夜被证监会取消上会审核,7月9日,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也在上会前夜被按下暂停键,其理由均为“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市场多认为与其资产质量问题有关。 同样在7月,另两家农商行相继被评级公司下调评级,并披露其不良率分别为19.54%和10.49%。 7月尚未过半,四家农商行密集的“负面遭遇”令整个农商行甚至银行业的资产质量问题引起市场关注。我们不禁要问,频频“爆雷”的农商行究竟怎么了? 先天不足且不良出表难 面对农商行时有爆出的超过10%,甚至20%的不良率,市场愕然,可是地方反应却很平静。 面对某农商行不良率激增后记者的询问,当地与该行有业务往来的金融业人士表示:“还好,并没有很高,也没有感觉资产质量出现什么问题。统一口径后此前几年的不良率更高,近年还在逐年改善?!?而对农商行不良的“格外宽容”也存在历史原因,该人士指出,从农信社改制发展而来的农商行,在资产质量上存在“先天不足”和“历史包袱”。为了尽快实现改制达成各项监管指标,原有农信社的不良并未得到妥善化解,部分农商行通过增资扩股稀释不良率、加大非应计贷款压降力度等实现经营利润快速上升。但农信社时期的历史不良很多已经无法回收和处置,已经变成固定的基数侵占利润。让本就底子薄、风控能力差、市场空间有限的农商行倍感压力。 不良资产行业联盟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在关注和质疑农商行不良高企的同时,应该看到农商行发展所面临的实际困难。从解决问题的层面考虑,应该加速农商行不良贷款合法合规出表。 她指出,农商行不良贷款担保物九成左右是房屋等不动产,由于房地产市场波动,很难变现,还有部分借款人涉足民间借贷,从维稳角度考虑,处置也受到政府干预。加上经济下行,农商行受区域经济波动因素,比如农副产品价格波动等影响,不良往往容易集中爆发。而农商行自身合法合规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有限,迫于考核压力只能隐匿或瞒报不良贷款。 她认为,近期集中曝光的农商行高不良,一方面与监管要求银行披露真实不良有关,另一方面或也与农商行下一步谋求主动出表,真实核销不良,化解历史包袱有关。 某股份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小行普遍缺乏足够的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传统的通道出表,和一些其他违规出表方式走不通,他们将更多地寻求与专业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作。 天花板如何突破? 存款难增、贷款难放、风险难控、效益难提,是农商行普遍认同面临的实际困境。作为立足于小微和三农的区域性中小金融机构,不乏经营出众者,但面对层出不穷的金融科技、新金融,甚至民营银行的冲击,农商行现阶段的天花板也有所显现。 中部某农商行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农商行有些不上不下。农商行定位面向三农,网点可以做到比大行更下沉,好处是在县域竞争没有那么大,存款吸收有优势。同时弊端也很明显,随着息差收紧,传统农商行、农信社靠吸收存款放贷款的主要盈利模式能够带来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不得不进行业务拓展。但向大行靠拢发展零售金融、理财、互联网金融又不具竞争力,未来属于农商行的发展转型方向在哪,行业也没有明确的答案,更多还在探索阶段。 他坦言,很多农商行都在随大流,大行的趋势是什么就投入什么,比如不少农商行重金投入金融科技,但投入产出未必尽如人意。缺乏足够的投研能力和风控能力,也缺乏足够的独立性,很多时候受制于地方政府?!耙恍┓缦战洗蠡蛘咴て诨乇什⒉桓叩男幸?,如果地方政府鼓励,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基本是首当其冲要支持鼓励的。甚至一些地方固有观念是,只要今年贷款的企业或农户按期归还,明年理所应当继续贷款;如果贷款还上,新的一年却不给贷款,省联社则会责令农信社发放贷款?!?该地一位村镇银行行长告诉记者,因为业务地域受到限制,业务发展的瓶颈非常明显?!按婵钤谙角谠冻渌?,业务触角已经覆盖了辖区内每一个村,存贷比超过80%,未来最发愁的是,每一户的贷款需求都已经明确,业务拓展的空间十分有限?!?中部某省财政局PPP专家则告诉记者,市场上项目都在找资金,银行尤其是大行额度也是供不应求,资金价格水涨船高??墒鞘谐∩喜⒉皇钦娴拿挥星?,地方农商行、农信社有大量存款,远远没有被充分利用。市场期待更多有资金的机构可以把资金投入优质项目中,前提是机构要具备足够的风控能力。 某大行西南省分行公司部副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面对对公业务不良率攀升的压力,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在发展零售方向上作出有益的尝试是应该鼓励和支持的。中小行尤其是地方农商行确实地域局限性,普遍存在存款很多但贷款放不出去的情况,零售转型存在一定瓶颈。但现阶段,中小银行通过和一些零售转型已经有所成果的大行合作的方式或许可行。 “比如农商行有一千亿存款,农商行在合规前提下将存款转移给大行,通过大行的平台发放零售贷款,双方共享收益是目前在探讨的一个方向?!彼赋?。 (编辑:周鹏峰,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email protected][详情]

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信用评级调降 IPO被叫停
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信用评级调降 IPO被叫停

  随着不良率持续攀升,农商行资产质量风险正在发酵。 年初至今,已有5家农商行被调降信用等级。更令人惊诧的是,评级报告揭露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已飙升至20%,而邹平农商行净利润仅10万元。此外,7月以来有两家农商行先后在发审会前夜取消审核,IPO临门被摁下“暂停键”。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现象反映了市场对于农商行资产质量担忧的加大。近年来,虽然银行业整体不良率已逐渐走稳,但是农商行不良率却在持续上升。而随着不良认定标准趋严,业内预期银行不良率未来还将继续走高。 五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 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对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的评级报告显示,邹平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飙升至9.28%,净利润仅10万元。 此外,由于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导致资本净额被大幅侵蚀,邹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的11.73%下滑至2017年末的7.1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10.58%大幅下降至6.22%,已明显低于监管最低要求。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由上年的215.30%暴跌至59.28%,亦显著低于120%-150%的监管下限。 由此,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2017年发行的2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债项等级,由A+下调至A。 而不久之前,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出具的评级报告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并将其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据中诚信6月29日公布的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与之相应,该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暴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锐减为0.91%,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除了上述两家银行被降低评级以外,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评级机构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评级机构从原来的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此外,今年5月,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也被降为A+,展望被降为负面。 资产质量下滑,侵蚀银行净利 对于评级调降的原因,多份评级报告中均提到了,信用风险持续暴露,导致资产质量下滑,从而引起的净利下降。 东方金诚在评级报告评级公告中表示,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受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影响,该行净利润以及净资产收益率等盈利指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持续承压。 受资产质量下滑的影响,除了上述银行被调降评级外,近日,另有山东寿光农商行因贷款损失准备计提不足而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7月2日,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财报审计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并非纸面上的6569.98万元。由此,该审计机构因该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而形成了保留意见。 不良情况成发审会关注重点 7月以来已经连续有两家农商行IPO被取消。证监会7月9日公告,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而此前的7月2日,青岛农商行因同样的原因被证监会取消了审核。 对于审核取消的原因,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对媒体表示,两家农商行被取消上会审核,可能与其公司治理水平、资产质量两方面的原因有关,折射出当前我国农商行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挑战。 与2017年上市银行平均不良率1.54%相比,青岛农商行1.86%的不良率明显高于这一水平;瑞丰农商行虽相差不远,但该行的不良率好转与其近年来大批量处置不良资的举动产密切相关。招股书信息显示,2014-2017年上半年,瑞丰农商行累计转让不良资产21.39亿元,核销呆账5.3亿元,共处置了26.69亿的不良资产,使得2017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总额降至7.51亿元。 梳理今年成功过会的4家银行(包括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发审会上的情况后会发现,业绩并不是发审委的第一大关注点,而不良率问题则屡屡被重点提及。 比如,郑州银行被问及,报告期不良贷款总额和不良贷款率等各项财务指标持续上升的原因及其合理性,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关财务指标的波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其合理性。长沙银行也被问及2016年不良率显著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以及净利差、净息差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等,同时也被问及贷款五级分类制度是否健全有效,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问题。 不良认定标准趋严,不良率将继续走高 数据显示,自2017年初以来,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对此,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冠华表示,2017 年一季度以来,银行业整体资产质量持续改善,但是从分类型银行数据来看,主要是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在改善,而农商行的不良率却一路攀升的。上市银行的整体风控能力和管理水平普遍高出农商行好几个档次。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认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上月初,有消息称监管层已要求各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之中。此前,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曾向蓝鲸财经透露:“确实有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的要求,时间上会分步执行?!?前文提及的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猛涨背后的原因即在于。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称,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该行在2017年末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由此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 随着不良认定趋严,业内预期未来银行不良率未来还将继续走高。据邱冠华预计,今年二季度及下半年,银行不良率会出现小幅回升。主要两方面原因:一是去杠杆缩融资确实不同程度导致实体经济违约率小幅回升;二是不良确认趋严使得不良暴露加速。(蓝鲸银行 梁轶雯)[详情]

莫开伟:农商行如何才能修成经营正果
莫开伟:农商行如何才能修成经营正果

  农商行近来却传出了一些令人忧虑的信息:贵州贵阳农商行和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大幅上升,经营情况不容乐观;此外,还有更让人失落的是山东青岛农商行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在IPO上会的前一夜被证监会取消审核,令人深感蹊跷。[详情]

13家银行遭信用降级农商行占10家 急需融资补充资本
13家银行遭信用降级农商行占10家 急需融资补充资本

  原标题:13家银行遭信用降级 急需融资补充资本 作者:杨佼 [自2017年6月以来,至少已有13家商业银行被降低信用评级,农商行就有10家,占比约达80%。同时,3家城商行先后被降低评级。] 逾期贷款、不良贷款高企引发的资产质量恶化,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农商行、城商行,敲响信用降级的警钟。 因为资产质量下滑被降低信用评级的银行中,邹平农商行是最新的案例。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出具追踪评级报告,决定将邹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展望、债项的信用级别,全部进行下调。 而邹平农商行并非近期唯一被降低信用评级的商业银行。自2017年6月以来,至少已有13家商业银行被降低信用评级,农商行就有10家,占比约达80%。同时,城商行也敲响了信用降级的警钟,柳州银行、包商银行等3家城商行,先后被降低评级。 资产质量迅速下滑,导致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要求,部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已为负数,融资补足缺口迫在眉睫。而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下半年以来,已有部分农商行、城商行启动了规模庞大的融资,以提高资本充足率。 13家银行遭降级 东方金诚在前述评级报告中称,在对邹平农商行2017年以来经营情况及相关行业进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对该行及其2017年二级资本债的信用状况进行跟踪评级,将该行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上述债项评级下调为A。 根据评级报告数据,截至2017年底,该行不良率已经高达9.28%,比上年底的2.43%大幅上升6.85个百分点,增幅高达200%左右;净利润只有0.001亿元,也比上年的1.13亿元下降了99%以上。 不过,邹平农商行的年报数据与此存在一定差异。该行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12月底,不良贷款率为8.7%,净利润则为1858.49万元,均略好于评级报告披露的情况。 银行类金融机构的信用评级被下调,此前较为罕见。但进入2017年之后,此类情况突然大幅增加,而且又以农商行居多。自2017年6月以来,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就至少已有13家商业银行被降低信用评级,其中有10家为农商行。 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资料显示,2017年被降级的农商行共有5家。其中,2017年6月底,广东四会农商行、端州农商行的信用评级展望被联合资信调整为负面。当年7月、12月,乌当农商行、唐山农商行、威海农商行等3家银行的评级展望,同样被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而进入2018年之后,被降低评级的商业银行数量进一步增加。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评级机构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评级机构从原来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 此外,今年5月,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也被降为A+,展望被降为负面,2017年二级资本债则被降至A。6月29日,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并将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从A+下调为A。加上邹平农商行,今年至少已有5家农商行的信用被降级。 除了农商行之外,信用评级下降还蔓延到了部分城商行。迄今为止,共有3家城商行被降低评级。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7月、10月,柳州银行、包商银行的信用评级展望,分别被东方金诚、大公国际降为负面,但主体和相关债项评级均未变化。此外,丹东银行的主体、二级资本债的评级,也在今年3月从AA-、A+,分别下调为A+、A。 大规模融资补充资本 部分农商行、城商行的信用评级被下调,究其原因,主要还是逾期贷款、不良贷款短期大幅上升,从而引发对资产质量的担忧。 不良贷款之外,邹平农商行的逾期贷款、关注类贷款也居高不下。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逾期贷款占比同比大幅跃升20.07个百分点至27.2%,不良贷款率(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同比上升6.85个百分点至9.28%,关注类贷款占比更是高达33.57%。而该行2017年年报则显示,同期关注类贷款42.16亿元,占比也接近32%。 到了2018年,邹平农商行的不良率继续攀升。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亿元,不良率10.49%,比去年底上升1.79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余额43.6亿元,在全部贷款中的占比仍然达到32%以上。 被降低评级的城商行,情况也与之类似。公开信息显示,丹东银行因其授信客户丹东港集团违约,正请求仲裁追索本金,丹东银行对丹东港集团的授信规模很大,本金及利息合计48.44亿元。截至评级报告出具时,该笔贷款还未计入不良贷款。 柳州银行2017年年报则显示,当年该行净利润仅为7824万元,比2015年、2016年的6.56亿元、6.6亿元分别下降约5.78亿元、5.82亿元,降幅高达88%、89%左右。截至当年底,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虽然同比下降7.3个百分点,但仍然高达23.18%。 由于不良、逾期贷款大幅上升,不少银行已出现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缺口。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邹平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仅有59.28%,资本充足率7.1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6.22%,均低于监管要求。到了2018年3月底,上述后两项指标均已降至5.22%。 广饶农商行的不良率已经高于10%。截至2017年底,其不良率为13.9%,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分别只有8.51%、33.16%。而截至今年3月底,乌当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仅有0.6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2.18%,严重低于监管要求。 若要补足缺口,必须进行融资。在唐山农商行的相关评级报告中,评级机构就认为,受盈利息差收窄、拨备计提上升影响,通过该行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存在压力,需要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增资扩股补充资本。 为了应对这一局面,部分银行已开始行动。柳州银行2017年11月公告显示,该行2.5元/股、每10股配10股的配股计划,已经获得广西银监局批准。配股实施后,该行共计增资到位9.41亿股、实收资本由17.07亿元增至26.48亿元,配股补充资本的资金为23.53亿元。此外,同处广西的桂林银行也进行了增资扩股,定向募股7.9亿股;北部湾银行则计划增资11.15亿股,目前已到位1.57亿股,全部增资扩股将于2018年完成,届时其总股本将增至55亿股。 部分农商行也启动了增资扩股。6月29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天津农商行拟新引入不超过4家投资者,每家持股规模不高于7.5亿股,合计不高于22.5亿股,合计占比不高于25%,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增资后,国有股权预计占比在30%~35%左右。根据媒体报道,乌当农商行也在今年开始安排补充资本。[详情]

微博推荐

更多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前三直选走势图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 备战假日旅游,你有ROCK吗? 2018-12-18
  • 兵团第十二师三坪农场“民族团结一家亲”让亲戚越走越亲 2018-12-17
  • 哈儿啊,你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不错么? 2018-12-16
  • 2018年度海军招飞定选录取6月14日全面启动 2018-12-15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揭幕战俄罗斯队大胜沙特队 2018-12-14
  • “铁三角”里张国立老被说是最抠的 2018-12-13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8-12-13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8-12-12
  • 图解:5年来,习近平的“上合时间” 2018-12-12
  • 空腹吃荔枝致孩子死亡?西安专家教你咋吃荔枝最科学 2018-12-11
  • 大连金石滩鲁能希尔顿度假酒店开业 2018-12-10
  • 【北京隆晟通达车型报价】北京隆晟通达4S店车型价格 2018-12-10
  • 吉林省政府部署落实《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工作 2018-12-09
  • 为什么世界杯让我们如此疯狂 2018-12-09
  •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图书上市 让诗意在墨色间流淌 2018-12-08
  • 370| 874| 262| 754| 387| 386| 260| 12| 968| 118|